• 國語作業簿

    地下音樂場景的經驗:嘗試讓身體被音樂引導

    A, Review

    文:黃亭皓|編:AYA 上個月去了一場以國語流行歌為主角的DJ表演「國語作業簿」,喜愛非常。也在跳舞的動作裡和夜店的場景得到一些有意思的發現和反思。 嘗試回到身體自然的律動─放下按節拍的跳動,讓身體感受到音樂,自然做出動作。是這次很好的發現。無法像跟著節拍那樣爽快,卻比較自在。 在意識到律動以前,都是跟著打鼓或吉他彈奏的拍子。不知道這裡都怎麼跳舞,就以我在Live House場景用到的動作拿來夜店的場景裡跳──Rocker手勢、隨著節奏點頭、晃動身體;也加入自己想擺的動作,作出罩住單邊耳朵如DJ放歌的動作、重心放腳後跟雙腳滑行、像踢踏舞的踩踏,還有雙手弓起上下前後晃動。尤其是那種節奏很強還是電吉他狂飆的地方,就會讓我更熱烈地搖晃,像是〈愛死你〉嘶吼的bridge段落。一邊留意在這裡大家都擺什麼動作加進姿勢裡,免得太過奇怪。有時也不怎麼care,在舞台後面的舞池倚著包廂的護欄, 就當作聽演唱會的搖滾區做出搖手尖叫的歌迷動作。 最初會想跳舞是想解開身體的僵硬。主要影響是幾年前聽到一個彈琵琶的樂手鍾玉鳳說: 「在我們漢文化裡,並不太鼓勵你去注意你自己的身體,甚至是動作。(……)我一直覺得在我們文化、甚至音樂傳統裡面,我們的律動非常的單調。」 我喜歡花點小錢就能跳舞喝酒、聽DJ表演,在Chess Taipei這樣小小的空間也讓我很自在,很有意思的是能近距離看到舞台上DJ刷唱盤跟調整器材上的各種按鈕。在舞台前面很擠不如舞池能施展肢體,不過很high。 整個空間充滿菸霧,還能接受,但能避免就沒必要在這種環境玩,回家都要洗整套衣服。 放了很多唸書時期的歌,稍稍喚起當時的回憶,伴隨許多快樂湧上。張震嶽的〈愛我別走〉總能讓我從青春期唱到後青春期。信樂團〈死了都要愛〉,大家扯開嗓子嘶吼著副歌。也沒忘記我們這一代天團五月天的〈溫柔〉〈傷心的人別聽慢歌〉。雖然跟伍佰沒有那麼熟,但是經典歌曲一下,曾經聽過的印象依然鮮明。當然也放了周杰倫,〈一路向北〉還有全場一起「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那首。雖然不曉得他為什麼歌詞都不唱清楚,但歌曲對回憶還是充滿魔力。中間數度接起〈愛情的恰恰〉還有別首不知幾百歲的歌,雖然也不知道怎麼跳,興致依然未減。表演快結束前,驚喜地放了草東沒有派對的〈大風吹〉,去年我聽到他們的專輯,心理對這個時代的無奈跟憤怒都在奔狂的搖滾樂音裡得到某種釋放。 歌曲之間的銜接,有的會讓我皺眉,停下腳步,然後又覺得:「這歌好欸!」感覺有些歌曲銜接上可以更自然,像是有一首流行歌要接一首很老的歌就有跳Tone的感覺。「很好的音樂常能不著痕跡,讓人聽起來很順。」腦海浮現出這個想法。 那天最期待聽到的就是DJ RayRay表演,一結束工作就搭捷運趕過去現場,深怕錯過太多。一到夜店就聽到她在放歌,視線一直離不開她,就像粉絲看到偶像般仰望。她長得好正,鼻子上有穿環,原來她說話的聲音是這樣子。這幾個月來一再聽著她做的單曲、專輯、視頻,不在我的舒適圈裡,仍然繼續聽著;有事沒事看她粉絲頁,記下她固定表演時間,卻都還沒去過現場。發現她已經把自己的身體釋放得很鬆。做出各種手勢都好酷,我也學起來一種嘻哈手勢了。注意到她歌曲裡墊在背後的音樂元素很有意思,接歌上很Match,整體聽起來很出色。放完歌後她就站到台下滑手機,讓我有種女神跟我們在一起的興奮。 發現自己深深迷戀著她那般失去自主,就想要跳脫。去察覺自己是主體。他們淋漓盡致的弄出好音樂,而現場也有人會寫歌編曲拍片。既然我們都是人,他們以人的能力去做到,我也能這麼做。我能運用擅長的文字去做出好東西。 我要在自己身上製造風景。就是全心在跳舞和音樂的探索裡。 […]

  • jordan_suckley

    Jordan Suckley專訪

    A, People

    來自英國利物浦的Jordan Suckley,外表清秀,音樂卻是非常的「凶狠」,在Tech Trance、Uplifting Trance與Psytrance佔有一席之地…此次來台之際,本台有機會採訪到Jordan Suckley,一起來看看他分享自己的音樂之路。

  • 2nd-hand-turntable-technics

    完全Technics二手唱盤採購指南

    A, Feature

    擁有一對Technics唱盤,相信是每個DJ新手心中的夢想,而不只是DJ,喜歡黑膠唱片的年輕朋友,若是想要找一台經久耐用,造型經典的唱盤,那Technics 1200系列一定是你的最佳選擇。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