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aoki

不眠的派對動物:青木.史蒂夫

A, Feature No Comments 1294

Steve Aoki以超高能量的音樂與誇張的舞台演出著稱,為當今EDM浪潮當中的代表人物。受到九月底日落春浪活動之邀請,將再次訪問台灣登台演出。

除了Steve Aoki之外,同場演出還有Armin van Buuren與W&W等國際知名藝人,以及一眾台灣當紅DJ。而此場同為主辦單位友善的狗,所成立之活動品牌「日落春浪」的第四場系列活動。

各種瘋狂的行徑

所謂藝人就是異於常人。生於美國南加州的Steve Aoki可謂體現「work hard play hard」的精神。他玩得瘋起來是前無古人,一路讓他玩進了百大DJ之列;在工作上,其敬業的態度甚至讓人懷疑他似乎沒有睡覺的時間。


 在派對上

*Cake ME:知名脫口秀主持人賴瑞金曾訪問他,怎麼選擇你砸蛋糕的對象?「找看起來最瘋的那個就是了」。
Aoki會丟蛋糕不稀奇,但是他已經把這花招精煉成一項技巧了!
Steve Aoki最遠可以從80呎(約25公尺)把蛋糕準確砸中舞客臉上。

對付前排舉高高擋住你視線的最好辦法
蛋糕大合集
人群衝浪:Steve Aoki的派對總是人群滿滿。不同於一般DJ,Aoki人來瘋時,便會從台上一躍而下,任由舞客托著他在舞池「漂流」。有時更會駕著橡皮艇出航!
電玩:你在2K8、2K9也可以使用Aoki下場打球,雖然他自稱是運動白痴;另外你在《七龍珠異戰2》也可以啟用Aoki。
綠箭俠:Steve Aoki曾在綠箭俠影集當中,客串過一集。在當中飾演DJ的角色。

在工作上

Dim Mak:19歲成立,白手起家。Steve Aoki在南加大求學期間創立了這家唱片公司。儘管家境富裕,但父親未曾替他出過一毛錢。在替The Kills發行了《Black Rooster》單曲後,開始扶搖直上。

dim-mak

Deckstar:他同時也是Deckstar老闆。Deckstar是美國大型藝人經紀公司,旗下有ANDRE ANJOS、AIR、BLINK-182與MORRISSEY等人。

deckstar

行程滿檔:曾在Netflix上透露其驚人的工作行程,估計兩天四十八小時,湊起來只有四五個鐘頭休息時間,大部分都在交通工具中偷打盹而已。單就演出部分,他一年可以跑上320個場,24/7都在工作。
基金會:Steve Aoki成立了一基金會專注於人類大腦與認知藥物的研究。
aokifund

父親的影響

相較於其他一線DJ,Aoki在工作上如此的拼命三郎,就是放諸於其他領域也是不常見,深究其原因,影響可能來自於父親——青木廣彰(Hiroaki Aoki,英文名為Rocky)。

Hiroaki-Aoki

也許Steve對音樂的熱情也是遺傳自父親,青木廣彰在年輕時也曾組過樂團,擔任Bass手一職,但後來棄樂團轉向摔角,據其自述原因是:「節奏感實在不行(笑)」。

青木先生在大學期間甚至取得了1960年羅馬奧運摔角的參賽資格,但他並未與賽,隨即前往美國摔角界發展,在蠅量級當中未曾一敗,並且自1962年,連續三年贏得全美冠軍,並獲得提名進入摔角名人堂(95’)。

青木先生在運動上取得成功後,也開始尋思在餐飲事業上的發展。遷居至紐約後,除了摔角之外,他還在哈林區租了一台冰淇淋車,做點小生意,同時負笈社區大學,攻讀餐飲管理。在完成學業後,從冰淇淋車生意積累的一萬美金,並且說服了Steve Aoki爺爺投資,便這樣開起了第一間「紅花鐵板燒」海外分店。

Benihana

紅花鐵板燒目前在全球共有116間分店,其商業模式令哈佛也好奇。青木先生當初在發想時,從冰淇淋車生意當中察覺,美國人其實並不喜歡吃不熟悉的食物,但是卻喜歡在充滿異國風情的環境下享用。念頭一轉就想到東京老家的生意,從「鋤燒」的型態轉變為現在大家所熟知鐵板燒模式,並且充滿娛樂與表演性質。

紅花鐵板燒在第一年也是慘澹經營,一直到有美食家登門,留下了精彩的評論後,生意於是蒸蒸日上,披頭四與拳王阿里都曾是座上賓。

青木先生除了餐廳管理之外,他也不放過任何宣傳品牌的機會,本著運動的專長,積極的參與各項極限運動,讓紅花的形象更是新奇好玩。在Netflix紀錄片當中解釋了,Steve Aoki從小耳濡目染,把這樣影響延伸到DJ台上,帶來前所未有的派對體驗。

一如青木先生白手起家,Steve Aoki亦然。在賴瑞金的專訪上,賴瑞金問到Steve Aoki的父親真的毫無資金上的幫助嗎?Steve Aoki回答道其父親是從實務上學習,所以也會希望Steve能夠了解這個道理,並且說將來也會這樣養育他的小孩。

這樣的精神帶到Dim Mak,但一開始Aoki並無遠大的計畫,只是想要參與音樂社群,貢獻一己之力而已。Dim Mak成立於1996年,當時Aoki還在唸書玩團(This Machine Kills),在自己的學生宿舍,拉線搬音響讓友團來胡鬧而已。後來場地有了名稱,叫做The Pickle Patch,換過幾次地方也越搞越大,到最後有紀錄來表演過的樂團超過了四百多個。

Steve Aoki自己描述說,當時並不是為了賺錢,什麼規劃都沒有,就只是單純的想要「到達」而已,而且這也不需要什麼錢,需要最多的是時間,而他們學生什麼沒有,時間最多。光是這樣描述聽起來感覺很輕鬆,但在一次專訪當中,Aoki談及了那時的生活:一週有近二十個樂團表演要處理,他還去學校唸書,完成兩份學業,同時還兼差兩份工作;同時場地的收入,一個人僅收費5塊美金,但是幾乎全部都交給了樂團作為演出費用,Steve Aoki的瘋狂令人訝異與恐懼。

成立Dim Mak時,成本是從自個兒口袋掏了四百塊美金,從上到下幾乎什麼事情都是自己來,而一些行業的know-how,則是向朋友或是別家公司學習而來。他曾在一家唱片公司做實習生,還幫忙寫音樂評論,寫專欄在該司出版的雜誌上,七年皆無支薪。之後替the Kills發行了首張單曲,再來替Bloc Party發行單曲奠下了日後成功的基礎。

Black Rooster也為the Kills自己開啟了成功之路

那為何會從一個龐克廠牌老闆,變成一個EDM DJ呢?Aoki在多次訪問當中說到,自己其實很晚才進入DJ的行業。

一開始Dim Mak在好萊塢舉辦一些派對,他們有邀請一些樂團人來放歌,他自己偶爾也放,但是就只是把歌「放」出來而已,沒人知道怎樣DJ。但在當時開始流行把一些樂團歌曲混音,Aoki說到這對他來說是一種認識電子音樂的方法,接著Electro類型開始大熱,Aoki剛好站在一個非常巧妙的位置上。在2007年,簽下The Bloody Beetroots與MSTRKRFT之後,也就把Dim Mak推到了更為舞曲導向的廠牌。

在這之後的許多合作,如Tiësto更把Steve Aoki帶向現在我們比較熟悉的樣子,但當時其實讓許多原來支持他的人非常感冒,可是Aoki並不會以此為限。

“人們開始會再大的活動上敲我演出,既然如此我就上台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想限制自己”

但在持續了一陣子以後,開始EDM的標籤便貼在Aoki的頭上了,對他來說這是又愛又恨的事情。

如同其他的EDM大牌DJ, Skrillex之前也是玩死硬派的樂團主唱,後來成為了Dubstep DJ;Avicii帶來uplifting的浩室音樂舞曲;David Guetta則是法式風味的Electro音樂,這些頭牌藝人的風格各個不同,但都為EDM帶來不ㄧ樣的風貌,所以也許在另一個層次上,EDM的標籤代表著你在某方面類型的卓越成就,並且是吸引上萬人進場同樂的票房保證。
演出宣告


SS

【 活動訊息|Event Info 】
日期/時間:2017/09/24 (日) 14:00-22:00
活動名稱:2017日落春浪電子音樂節IV
票價:NTD3,200 元起
地點:台北市大佳河濱公園
售票時間:2017/07/10 中午12:00啟售
VVIP包廂訂位資訊請Email至 springwavemusic@gmail.com
>> SpringWave Sunset臉書粉絲頁

(本篇文章由友善的狗文化活動股份有限公司贊助提供)


Author

databass

Dj,萬能工友,黑膠愛好者 喜歡看漫畫與聽音樂

Related Articles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