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_nicky

勸世壞小孩 – Ben Nicky專訪

A, Feature, People No Comments 580

來自英國的Ben Nicky,曾被Armin van Buuren譽為「Trance場景內最歡樂卻也是最努力的一人」。一身刺青,看起來是名副其實的壞小孩,人其實非常的真誠與幽默。這次本台有機會在表演前採訪Ben Nicky,過程非常的輕鬆愉快,一起來看看這位大男孩怎麼用音樂走出自己的路。


你在相對短的時間內變成一位世界知名的成功DJ,你覺得關鍵是什麼?

我不會說我在短時間內成功,我放歌大概也放了…六年多吧?但當時我一直都是二三線DJ,就是人們一陣子就會忘記那種。然後我開始作了自己的品牌(Headfxck),開始自己的Radio Show,做了很多獨特的mashup,加上我在網路上的個人特質,讓我跟大部分的Trance DJ有很大的不同,大概在這段時間內迅速往上爬的原因。然後我也花了一些時間跟粉絲們互動,在行程表的空檔塞入像是跟粉絲們一起吃飯、玩耍等等的活動,粉絲們會很感謝這些機會,也比較喜歡這些新玩意兒。我的形象也是比較外向,當然不是說其他喜歡靜靜的DJ或是Producer不好,但就是作我自己,不會管其他人說什麼。我也很驕傲自己的形象,不會因為其他人而改變。

可以說說你剛開始的一些故事嗎?像是怎麼開始DJ的?

我還在學校時,我有兩台Pioneer唱盤,當時是放Drum&Bass、Jungle,我喜歡那種很大、很「dirty」的低音線條。但放得實在不怎樣,後來放棄了,大概21歲的時候。但在英國到處都有靈感,尤其是Trance的Radio,所以後來又買了CDJ,拍了一些影片放在YouTube上。當時的靈感幾乎都是從Radio來,也不會只有侷限在Trance上,我喜歡Rock,我喜歡打鼓,任何有興趣我想練的都會努力把他做好。這中間當然有非常多瑣碎的原因讓我想成為DJ,但我就是踏入這個圈子,然後我又是蠻商業取向的其實,每次表演都會想可以做什麼,有點像是作家一樣,放歌時我總是在想那個畫面,讓觀眾知道我是誰、我正在做什麼。

你獲得許多一線Trance DJ的支持,像是Armin, Paul van Dyk, Gareth Emery等等,你可以用一句話形容你的成功嗎?

Oh fuck man…如果只用一句話形容的話,大概就是「一個場景內用自己的方式完成全部的事情、不靠別人投金錢或是幫忙」,我有點像是underdog(指相對弱勢的人),旁人總是會懷疑:「你真的做的到嗎?」。好像超過一句話了,但大概就是這些原因,激發我到現在這個位置。如果別人不喜歡你?Fuck you。

對於EDM場景的蓬勃發展,你有什麼看法?

每一種曲風都有高峰期。在英國,Garage、Trance都曾經很興盛:M.I.K.E. Push、Binary Finary、Cosmic Gate等等都曾有一席之地。現在EDM場景…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完全不鳥啦,畢竟他沒有影響到我。真正有影響到我的,大概就是音樂廠牌會把錢丟到EDM上,但其他曲風也有一樣問題就是了。我尊重EDM的藝人,但音樂廠牌會花大把大把鈔票在EDM上面,而我覺得如果Trance擁有一樣多的錢,一定也會一樣成功。我不是說我討厭EDM,因為我根本不在乎,但EDM泡沫在這六個月內的確破了不少,我在美國有注意到,群眾也開始去挖掘真正的音樂:Trance、Techno、Psytrance等等。

可以談論一下,你覺得Trance未來的發展或是看法嗎?

以往Trance傳奇人物的粉絲們,年紀也開始愈來愈大了,大概40歲之類,有家庭有小孩,要出門跑趴變得比較困難。我很感謝我有一群年輕的粉絲,或許是我的形象吧,有一群18、20歲的粉絲很棒,年紀較大的粉絲常常會有一些責任義務在身反而不大能出門。對我而言,我很高興有這群年輕粉絲,他們對我頗為死忠、到處參加有我的表演。當然有些年紀大一點的還是會跟年輕族群一樣熱情,但年輕族群還是會比較多,畢竟年紀大一點如同我剛剛說的,有更重要的責任得面對。Trance發展至今也一陣子了,往後也會有後起之秀傳承下去。當然我也不是非常純正的Trance DJ,但至少也是其中一種。

你怎麼看待新興的亞洲市場?像是中國、台灣、馬來西亞等等?

我覺得我在亞洲市場頗成功的。我算是放比較硬的DJ,但其他也放比較硬的Trance DJ好像比較不常來亞洲表演,主因應該也是因為EDM,許多夜店還是傾向請商業DJ。而那些花好幾萬開香檳的消費者只想聽EDM,讓這些Trance DJ更難打入。但對我來說,我都是在辦個人秀。我在吉隆坡賣的票,應該是世界第四多,Facebook也會顯示我的粉絲從哪邊來的:泰國、峇里、泗水…太多了我也暫時記不得。中國的話因為沒有社群網路,我看不到,我放歌的時候還想說放慢一點,結果觀眾也是很瘋狂:各種印我logo的衣服、旗幟等等。對我而說,亞洲算是蠻成功的,我很感謝,而且是持續性的支持,不會是在某個國家特別有名。

大家都叫你勸世壞小孩(Trance Bad Boy),你對這個稱號有什麼看法?

這是阿曼幫我取的啦,某一次在ASOT他幫我取的,我發誓我從來沒幫我自己取過這個稱號。我覺得我做的事跟其他DJ沒有兩樣,只是我把這些公諸於世,我也比較誠實。我可以跟你保證你去後台看,不管是結婚了還是怎樣的DJ,他們做的事跟我一模一樣,只是他們不會公開討論這些。我知道為什麼大家會這樣叫我啦,但我只是作自己。像我朋友是一個在英國MTV節目非常紅的人,有幾百萬追蹤者,他們拿了別人的錢,故意在電視節目上喝醉、跟別人上床等等,而因為我在這種環境生活,這對我來說很正常。所以有人問我問題,我就老實回答而已,幹嘛說謊?我就做我自己而已。Bad Boy比較像是Rock人物的形象,不是我真的就是混蛋或是壞人啦,就只是針對我平常給人的形象而已。

台灣也有很多不錯的DJ與製作人,你會想要跟他們合作嗎?

當然,但我大概是全世界最不會看Email的人…你看我手機,三千多封未讀的訊息,連唱片公司每週寄給我的新歌我都不一定會看,很糟的壞習慣。我大概都是,每週去beatport晃一圈,看看有沒有不錯的歌,或是在Email信箱搜尋三四個我喜歡的製作人,看他們有沒有新歌寄給我,不然就是找一些經典的歌做Mashup。所以對那些新面孔,我不知道哪些人比較熱門,我也不會在意其他Trance場景,比較是默默作自己的東西,特別是對這個場景有貢獻的事。但如果有台灣人做了一首非常屌的歌,當然,寄給我吧,如果我有看Email的話…


Author

Chih

工友底迪 a.k.a 夥計,trance DJ,希望可以用音樂感動人心

Related Articles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