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從咚滋咚滋到歐咿歐咿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Uncategorized

日前在信義區某夜店,一名資深員警遭遇赳眾毆打致死。這個事件震驚社會,一方面令人為家屬痛失親人感到遺憾惋惜,另一方面則顯示政府在娛樂產業管理上的缺失。

寫在事件發生一個月後

日前在信義區某夜店,一名資深員警遭遇赳眾毆打致死。這個事件震驚社會,一方面令人為家屬痛失親人感到遺憾惋惜,另一方面則顯示政府在娛樂產業管理上的缺失。

娛樂產業涵蓋範圍廣闊。舉凡提供某種形式、節目或內容供人娛樂,而無實質物品上的交換者為是,俱為虛業而非實業。在此文中,想要對於其中的「夜店」作更進一步的說明,並提出本台的觀察與看法,藉此拋磚引玉,引發大家的討論。

「夜店」於經濟部商業登記中並不存在此一類別,卻表現出在舞廳、舞場、飲酒店之外,另一個行業形態。本台某次訪問中,夜店這個名詞,最早是來自於時任 2nd Floor,the Loop 的 J6 手筆。主要是為了讓來 2nd Floor 的客人,更清楚他們的營業形態跟舞廳、酒店都不一樣,發想來自於英文 “night club”,作為活動宣傳之用,而後新聞媒體更進一步將它發揚光大。

夜店的靈魂是音樂。不同於傳統舞廳、舞場,除了有人陪侍跳舞(舞場沒有),雖然也有 Dj ,但音樂的內容與形式常常固定不動;因為要方便跳社交舞的舞客,每種經典類型如恰恰、吉魯巴或華爾滋等,放送的時間跟曲目基本上都要是固定的。而夜店的音樂由 Dj 完全操控,有時提供時下流行的歌曲;有時也是 Dj 巧思與創意的呈現。

[youtube]http://youtu.be/UDraMOMZkDA[/youtube]傳統大舞廳

時至今日,某些知名 Dj 的演出,一至數小時的演出費用,可能高達百萬,甚至特化成表演節目,主辦單位結合舞蹈、特技、燈光、煙火及數位科技,打造出頂尖絕倫的視聽饗宴。此類奇觀等級的大型表演,不下於傳統表演藝術或是知名樂團演出,相關產業也因而發展蓬勃。據本台曾經報導,如全球跳舞音樂產業,一年的產值上看數百億台幣。大型音樂祭也帶動相關周邊觀光發展,如此算來價值更是不可限量。

營業型態的邊界日趨模糊,現在大多數的業者在申請商業登記時,亦登記音樂展演空間業類別,作為替國外藝人演出申請登記之用,有些甚至還會向文化部申請稅務減免。邀請國外知名藝人來台表演,除了滿足營利目的以外,對本地觀眾與表演工作者來說,也有音樂交流與激發創意的作用,產生反饋輸出國外演出的可能。在介紹國際音樂脈動流行方面,夜店實功不可沒。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0fNH3uWq0[/youtube]巨型商業化跳舞音樂派對,極盡燈光佈置之能事

在這次事件當中,有一個議論焦點是:警察是否有私下接受業者委託圍事。這凸顯政府法令在管理上的失能,揭露此一行業處境之困難。先不論營業形態,一個聚集多人的場所,本來就必須將公安意外處理措施納入考量。政府單位除了如同反射動作般,勞師動眾「查到店倒」的態度之外(台北市長郝龍斌在接受市議會答詢時所說),是否能拿出具體方案,更積極面對與管理?輔導業者建立健全的安管系統,或是在特定區域,讓警察駐點巡查,是否才是現今政府應有的作為?

在我們多次訪問當中,可以瞭解到業者對於政府執法的態度,就像是普通生意人一樣,其實都是盡量配合。然而在媒體新聞炒作與抹黑下,民眾想像中的夜店是個人人醉生夢死,一擲千金的地方,也才引來了有心人覬覦或是黑道的圍事,但現實往往不如想像中的美好,豪客不是天天都有,演出並非天天爆滿;對照近日來發生的油品事件,大賺黑心錢的公司,規格升級到請官員或是民意代表作為門神,才真讓人覺得「有錢人真的想得跟你不一樣」。

drunk-dog

除了那些瞎事,還有很多更值得媒體報導的事情

產業的發展需要資金的投入,對有心想要經營者,穩定的商業環境是必要的。反面案例如先前平面媒體報導港星來台投資夜店,總共投入了三千萬,卻在開幕前一天遭到檢舉,於是建管處火速拆除;又或是如前年喧騰一時的師大地下社會,營業了十五年,卻因為營業項目登記不符,慘遭勒令停業。政府近年高舉文創產業大旗,但這些事件不啻是打了政府一個耳光。前項業者投入鉅資,焉有可能知法犯法,想要鑽取漏洞開業?後者開業十多年,莫非從未繳稅?若業者誠實納稅,就應當受到政府保護,絕非落得如此下場。

在這次事件下,也看到電視名嘴或是所謂的「夜店達人」出來大肆評論。他們各個舌燦蓮花、嘴角生波,在電視台強烈的燈光下,一座座有如龍潭虎穴的夜店像海市蜃樓般浮現;去的人好似傷風敗俗、非奸即盜、醉生夢死之輩,吸毒、酗酒、黑幫變成與夜店的相關名詞。名嘴講得活靈活現,可對於長期關注台灣派對場景的我們不禁好奇,他們說的是哪一個世界?

阿姆斯特丹議會令ADE應免費供飲水

ADE活動是全城大事

近兩年內,音樂工業產生了神奇的翻轉。以往被歸類於地下、另類的跳舞音樂,開始搶攻主流市場,各大音樂祭都看得到 Dj 的身影。荷蘭阿姆斯特丹,甚至有以跳舞音樂為主題,為期一周的城市活動( ADE:阿姆斯特丹跳舞音樂節 )。本台日前曾訪問報導,發現此一活動雖由民間發想,卻獲得市政府全力的支持與協助。阿姆斯特丹集全市之力,邀請全球的相關媒體參與盛會,全程由公家出資招待,一齊來見證與同樂。相較之下,跳舞音樂面對台灣爹不疼、娘不愛的狀況,我們不說國外的月亮比較圓,但也只能大嘆無奈。

(Visited 3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