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_2

成就阿基拉經典的Gamelan音樂

A, Feature, Story No Comments 3216

十多年前一晚跟著朋友,坐在滿載行李雜物的白色三菱,南下台南。好幾個男生要去玩耍,加上幫其中一人轉學搬至台南定居。不記得有見到白天風景的旅程途中,反覆播放著一張CD:日本的藝能山城組(Geinoh Yamashirogumi)——《翠星交響樂專輯(Ecophony Gaia)》。

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音樂。有點宗教感,但卻是確確實實地讓人靜心超脫,讓你無法聯想到平日生活中的佛佛祖祖神神仙們。曲子長度從8到17分鐘都有:從連續性出神地的特殊節奏樂器敲擊、電子合成器的運用、呢喃式的人聲鋪成的聲牆,以及日本傳統式的個人吟唱。夜深人靜時大地感的環境錄音,這些樂素堆疊鋪陳相互運用下,似乎將整張專輯帶往一個故事性的走向。

從遠古時的混沌、創世紀元、中古、甚至近代的都會的Disco,可以在藝能山城組的東西中透徹地感覺到他們音樂上的境界造詣之高。那時才知道原來小時候看過的阿基拉“Akira“的配樂就是由藝能山城組來演奏的。

往後對於他們所用元素Gamelan音樂就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今年是《Akira》上映的第三十週年。描寫著未來的故事,在三十年後一樣充滿啟示和預言 (而時間設定洽為現今的1年後——2019年),此作在發行至今仍是為人們所讚賞的偉大作品;阿基拉之所以成為獨一無二的不可思議之作,除了大友克洋(Katsuhiro Otomo)淋漓盡致的表現外,影響電影感官好壞的一個重要環節 —— 「聲音與配樂」在Akira中的運用是非常大膽前衛的。配樂是由大橋力(Tsutomu Ōhashi)編寫,藝能山城組演奏,代表曲目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Kaneda》 (金田)。

無法否認如此特殊的聲響氛圍下所造就Akira脫俗神聖的情境。而這類的音樂是流傳已久,許多音樂家甚至歌手運用在他們自己的作品中,源自印尼的傳統音樂甘美朗 (Gamelan)。

Gamelan音樂是印尼長久以來流傳的當地音樂,依區域有略分為不同派別,較西邊的巽他干美朗風格是速度的變化,爪哇的甘美朗在19世紀時是宮廷音樂運用在正式慶典,而峇里跟爪哇的甘美朗合奏都是相當出名的。

甘美朗音樂包含的樂器主要以打擊樂器為主:有銅鑼、鐵木琴、鼓等以及其他管弦樂器,通常一支甘美朗樂隊會有約20種樂器。不同於多人編制的西方管弦交響樂隊,甘美朗樂隊演奏是沒有指揮者的,全隊的靈魂重心人物就是鼓手,起承轉合、快慢激緩都由鼓手來決定,因此鼓手都是資深的團長往往也是男性來擔任。

表演的場所往往不是安排在室內音樂廳而是半開放式戶外的場地,因為甘美朗音樂很注重音樂跟環境空間的結合達到音樂所追求的意境。這也是由於甘美朗的演奏往往是在宮廷慶典、婚喪喜慶、宗教儀式及各式重要人生時刻的伴奏音樂,

在1986年《輪迴交響樂》之後就一直沿用Gamelan的藝能山城組,原先最早期帶有極重且嚴肅的藝術性和宗教感(恐山/銅之剣舞),但是卻在“輪迴「之後」才找到屬於他們表達其世界觀的最佳聲音頻率。一開始其領導者山城祥二(Shoji Yamashiro),其實就是往後為Akira製作配樂的大橋力,在60年代追求合聲的美學,研究以和諧得聲波來影響人類的感知能力,此外他還在雨林部落間的民族音樂裡尋找額外的聲音奧秘。

他將各種形式的甘美朗、日本傳統音樂,加上非洲、東歐等地的特殊合唱發聲法與西洋的管風琴,在藝能山城組中發揮得淋漓盡致,綜合出相當特殊的聽覺經驗;作品序章的「金田」(KANEDA),峇里島巨竹製成的敲擊樂器Jegog,為輕快的重低音甘美朗節奏,烘托青森縣祭典上會有的囃子(Bayashi),效果不同凡響。

Geinoh Yamashirogumi

但每種原生樂器都有他各自發生的物理方式,其遵照的音律和音階都有編差,要將這些武器同樣發揮在一場戰役中並非像用果汁機打成汁那樣簡單,在調音後仍有轉調上的困難。山城祥二的方式是先將個樂器精準的錄音取樣後,再經由現代的後製方式進行微調音(detune),合唱團得以在純律樂音的伴奏下發揮人聲諧和的極致,而成對演奏的甘美朗樂器部分,藉由全指向性(Omnidirectional) 麥克風捕捉到多層複音(Stratified Polyphony) 在空間裡交融後的,不得不說藝能山城組的錄音方式也是聆聽時值得細細品味的。

甘美朗音樂流傳已久,早在德布西(Claude Debussy)時就受到它的影響。1889年在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德布西從爪哇甘美朗樂隊上受到金屬節奏打擊和帶著穩定節奏催眠的演奏方式吸引,將其五聲音階的音律(國內如伍佰、國際如金屬製品樂團Metallica愛用)引用到他的作品Estamoes首章Pagodes,將甘美朗表現在其不同音調的輕巧打擊樂器中。在1903年之前的德布西,音樂上所流露的鋼琴情調是極致浪漫唯美,而在吸收到超越於西方古典的外來音樂之後,促使他的樂風有相當大的轉變,Pagodes就是可首見有東方元素感受的作品。

另外當代知名的音樂家同樣使用甘美朗在他們作品裡的還有Björk、極簡配樂大師Philip Glass、Steve Reich、Lou Harrison等等。


Author

yen

Trapped in music all my life:: soundcloud.com/salamander_yen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