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家級監控下的中國地下派對文化

Written by Feature

日與俱增的監視鏡頭,讓人憂心忡忡

日與俱增的監視鏡頭,讓人憂心忡忡

2016年,二月時分的凌晨兩點,在深圳南山區的宜家後方,大批由中外混合組成的Techno舞客擠進隧道,來自香港的DJ Frankie Lam正放送能量滿滿的音樂。突然音樂中止,明亮的燈光照得群眾都看不見,尖叫、疑惑與慌亂在人們中散開,有人大叫「快跑」,但是出口已被封鎖。

穿著防暴裝備的中國安全人員衝進了現場。當有人試圖逃跑時,他們抓住並列隊走向隧道的一側。來自中國,英國,美國,韓國,加拿大的舞客被推倒在地,像俘虜一樣面朝下。只有當他們被推到等候的公共汽車上時,他們才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他們被帶走進行藥物測試。

三年後中國的夜店場景,表面上是蓬勃發展,許多的大型夜店,從北京到廣州幾乎是每天都開。「以前大家喜歡去唱K,但這近五到十年,人們喜歡去夜店」,Mixmag中國編輯Don說。

中國年輕人喜歡EDM,大型夜店是筆大生意。「店家花大錢在執照上,人們花錢在VIP包廂上。在中國香檳不是一瓶一瓶賣,是一組一組在賣。」場景成長迅速。

這些不能代表整個中國的派對場景,在城市角落裡也有許多支持音樂勝過香檳與桌邊服務的店。

同時深圳突襲的狀況變得越來越普遍。

布萊恩是來自紐西蘭的科學教授,在上海生活了四年,每週至少去夜店或派對三次。他說話緩慢而謹慎,小心地選擇他的用字,但他對這個場景的熱情是顯而易見的,他說這聽起來像是鴉片戰爭——中國的逆襲,許多專家表示從芬太尼(類鴉片的止痛劑)到MDMA,大量的娛樂藥物都是由中國工廠出口到世界,但是地下派對文化已經難以被藥物驅動。「四年前風險是高,但是你還是拿的到東西」他說,「但是現在幾乎都消失了」。

「我不覺得這是特別針對派對文化,這只是大趨勢下的一個面向而已」布萊恩相信這只是權威主義興起的結果,中國共產黨主席——習近平在過去兩年內加強了監管與審查。

該黨希望保持對中國內部人口,以及對外作為超級經濟大國的形象控制,在線上或線下的世界,態度一致。在社群軟體如微信,談及「敏感」字詞,超過兩百萬人的工作團隊立馬就會將其標注——他們知道你的週末計畫,你想要去哪家夜店,以及他們有權給你實施藥檢。

「大多數我認識的人,對此都非常小心,因為他們想要留在中國」布萊恩說,「對外國人來說,一次你就出局了,而且是馬上遣返。我聽過有人即刻遞解出境的,連回住所拿東西的機會都沒有。」

過去這兩年,派對中途被抄已漸成常態,突然就亮燈、音樂乍停,然後所有人就依序帶往實施藥檢。有位在當年深圳隧道趴被逮的老美,說道:「為確保採到的尿液是我的,他們就看著我尿」

對老外來說是如此,而中國當地人則是短期入監。英國外交部網站指出,遊客可能在任何時間都會被要求藥檢,不論你是否持有藥物。「對當地人這事更糟,一次呈現陽性反應,官方定期、隨機的要求測試,警察可能突然出現在家門,然後要求複試。如果想要展開國內旅遊,他們會在機場就要求藥檢,這讓移動變得很困難」布萊恩說。

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也是效果卓著。基於個人行為會影響到旅行自由、水電帳單甚至是網路速度。

儘管如此,還是有一些人如凱爾,仍然在為場景努力,這似乎也讓行業內的人更團結,客人們也逐漸習慣。

另一個問題是逐漸收緊的網路管制,這讓在中國牆內與牆外的連結困難,不論是接收新的音樂,或是讓世界聽到他們的聲音。

來源:Mixmag
原文:CAN CHINA’S UNDERGROUND CLUB CULTURE SURVIVE THE COUNTRY’S RISE IN STATE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作者:JEMMA POLANSKI
(Visited 1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