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izon99

東南亞之聲:Horizon99 專訪

A, Feature No Comments 578
影像來源:Horizon99 Instagram

這次TeachNO x Horizon99 Presents: 無品味俱樂部 NO TASTE CLUB的主辦單位之一是新加坡的Horizon99,是由Chantal Tan(A(;D) 和 Sant RJwatana (Rot Front)所發起的派對組織兼podcast系列,成立才兩年,就已榮登Noisey版面,今年七月更遠赴斯洛維尼亞辦趴,而本次活動的場地也是因為他們想找「台一點的店」,才會特地找到The Box。這些人到底是誰?到底想幹嘛?或許讀了以下訪問會有些答案。
此次合作是由Wa?ste(他這次也會同台演出!)從中牽線,讓我們來邊聽Horizon 99為Wa?ste錄製的podcast,邊讀下去吧!

Rot Front

A(;D


這次為什麼會特別指定在台客夜店辦活動?

對我們來說,好的派對必須具有分離性(dissociative),能幫助來賓脫離現實的霸權結構,進入到某種烏托邦,且這個烏托邦與派對之外,所謂的「真實」世界不同,但相關。

有人會問:「人為什麼不能永遠趴下去?」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合理,且具有十足政治性的問題。是啊,為什麼人生不能這樣就好了?主流文化時常給電音文化貼上「墮落」*的標籤(而此標籤又是過去福特主義,乃至現在的後福特工業生產主義企圖收編、控制激進文化的政治手法);將這標籤撕掉以後,最重要的是要能持續地組織這股力量,予以集體化(collectivise),使之成為一個自我維持,自行移動的特異單位(singular unit),使裡面人人都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或物,這才是干預身後更大的政治現實時,應致力於做的事。一個好的派對能讓我們與所謂的現實產生難得的客觀距離,對現實結構之中的控制,治理,權力,性別,與階級關係等生成新的洞見,使人們在回歸日常後,還能持續發想,將這些洞見全部或部分地複製到現實生活之中。

我們之所以那麼想在台客店辦活動,是因為這樣的場地可以讓我們從各種不同的層次來與現存結構進行分離:

  • 將當代前衛舞曲從自詡為電音「神殿」的正宗/有品味夜店分離;這些店家劃分具階級意識的品味限制,決定什麼樣的音樂是人們「應該」,或「會」喜歡的,故此形成不斷自我複製的供需循環(反之亦然),因此很難把人帶到任何挑戰自我的特異境界;新的想法或脈絡自然就很難浮現。在這不斷變動的時代裡,固守窠臼其實等同在鼓吹這不正常的泡泡。時至今日,鐵克諾現在還是「地下」音樂嗎?諸如此類
  • 將夜生活與上述的品味標準分離;定睛一看,這些品味劃分其實就是階級歧視:擁有品味的人將社會弱勢者,或品味缺乏者標上「糜爛」的標籤,認為他們「應該」被排除在主流文化之外;於是如同主流社會排除電音族群一般,電音圈內部又再次執行了階級分化,助長了刻板印象,因而無法產生任何進步的動力。
  • 將上夜店跳舞這件事,與凝聚在電音「神殿」周圍的設定與規矩分離;尤其是那些強化舊有行為模式與二元對立觀點的設定。Horizo​​n99最關心的,就是將一切酷兒化(queering everything),讓事物發展是「流動的」,而非「構建的」,避免把任何形式說死。這種狀態,通常只有在人們脫離規範形成的舒適圈,面對新的挑戰,激發出新的思考與行為模式時才會出現。這場派對,挑戰了兩個世界(台客與文青掛)的底限,相信會激發出不少新的想法概念,我們拭目以待。
  • 或許還有一些我們沒想到的,歡迎讀者來論。

除了上述這些抽象概念之外,我們也對台客店常放的曲風相當青睞(hardstyle、trance、hard trance、gabber等)。這些都是Horizon99派對的台柱曲風,很高興如今可以在這樣的場所辦活動。

Horizon99 派對紀錄

新加坡有沒有與台客類似的次文化?

這場活動又讓我們再次意識到,台灣真的是文化強國。從小我們都是看台灣電視劇,實境秀和電影長大,到現在家人也都還在看(cue祖母的追劇畫面);除此之外,我們也聽台灣音樂長大,喜歡台灣食物。從新加坡的角度來說,台灣真的不是很遙遠,也許我們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台。台客音樂也是。如果沒記錯的話,台客音樂和夜店文化很早以前都是從馬來西亞進駐新加坡,就此扎根。而台客電音在新加坡的當地脈絡中,後來逐漸也發展為「阿明電音」(不良少年電音),與在台灣和馬來西亞舞廳聽到的風格非常像。這些音樂在新加坡各處都可以聽到,從心臟地帶的住宅區,到中央商務區此等品味標準的源頭(這兒一家手機店,那兒一家硬體店等等),阿明電音幾乎無所不在,根本就是新加坡的環境音樂。「阿明夜店」在當地也相當興盛,頗受當地人歡迎(其實做這個才是最賺錢的吧)。我們沒有去過台灣的台客夜店,但想必一定不相上下。

新加坡的阿明電影《15》

你們有什麼終極的政治目標嗎?

Horizo​​n99起初透過派對這種調控場域,發想並實踐那些還在未來、還未實現的概念。換句話說,是一種概念驗證。也因此我們很早便意識到,自己不會去定義最終目標,因為我們對過程跟策略比較感興趣,因為環境會一直變化。當初所設定的目標,可能在幾天/小時/分/秒之間,突然就不重要了,這個稱之為「未來」的幻影,你根本不可能抓得住。因此,我們沒有明確的目標,也不會基於這些目標為活動設定主題。我們比較喜歡可以持續翻玩,可以讓我們重新思考脈絡跟概念的操作方式。對我們來說,這種戰略絕對與「酷兒化」脫不了關係,也與生命中的「詭異」(the uncanny,精神分析概念,指在熟悉之間遇見不熟悉的毛骨悚然感)息息相關。我們希望引出各種不同的理解與詮釋路徑,讓現實還原應有的複雜性。希望可以讓觀眾質疑一切:什麼是派對?什麼是人群?什麼是Horizo​​n99?趴體到底該怎麼規劃?到底什麼是好玩?大家可以隨心所欲地解讀我們為活動撰寫的文字,解讀我們的視覺。簡而言之,我們唯一的目標就是我們想要將一切酷兒化。

然而,我們想要補充的一件事是,對於我們來說,詭異總是藏在平庸之內;存在於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商品之中。你以為你很熟,但回頭一看卻發現其實不然。跟那種二元對立後的「完全怪」走法比起來,我們覺得這比較怪,也比較適合拿來討論結構問題。輪胎/工具/渡假村/水療中心/機器/廣告/無印良品CD播放器/十點好設計,這些東西有辦法讓我們看清政治現實的迷霧嗎?這對我們來說正是有趣之處。

無品味俱樂部

無品味俱樂部 No Taste Club 海報 (Horizon99 設計)

派對要怎麼辦才能將空間「酷兒化」?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或許該解釋一下什麼是所謂的酷兒化。當代情勢是建立在二元對立的價值形成之上,這是一個將所有事物分類為0和1,男女,東西,好壞,左右的系統,每個人都被迫分到其中一邊。這與結構工業化有關,將不同角色分類至不同的機構,並分配至不同的任務,而這些人則必須融入所處環境,才得以潤滑工業系統的齒輪。另外需要補充的一點是,二元對立思考幾乎從不屬於物理層面,而是屬於心理層面,這種思考方式是透過政治宣傳來散播,也透過教育灌輸,讓人們以為這種結構性的不平等的階級化社會是所謂的「現實」。因此,對我們來說,酷兒化意味著二元對立思考的除魅,是一種反霸權行動,透過身體的去工業化來達成思想上的去制約化。這些都是我們認為好趴應該達成的事。

那麼我們想要達成什麼?我們為所有派對所設定的目標,與其他人一樣,那就是盡可能為人群舉辦最好,最有趣的派對。但是如何界定什麼是好玩呢?如何才能達到好玩的目的?是否又能藉由好玩達成其他的目的?好玩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狀態,當超越某種既定霸權限制的可能性浮現(在當代即是新自由主義秩序),當人們開始在精神上構建另一種模式的時候,才會好玩。此外,根據過去的派對經驗,也唯有在激進的集體化狀態浮現時才會好玩,也就是當人人感覺自己是平等的,感覺到有人關心和支持,當二元觀點消解,一切往橫向發展的時候。此刻派對才會超越普通的虛無主義,晉升成另一種東西。

回到剛剛的問題,我們要如何做到?下列這是我們過去這幾年來所遵循的自創原則/策略,還在實驗階段。當然遠非完整,但是這是我們現在所知道的:

  1. 可負擔性:
    我們相信,無論身家背景、有錢沒錢,所有人都有權享有同樣的樂趣。在新加坡,我們盡量讓門票價格實惠,且都讓觀眾自己帶飲料進出,讓門票更加實惠。此時會看到人們開始互相分享,因此會形成關係非常緊密的社群。
  2. 橫向發展:
    我們不相信派對需要階級,所有人都應一視同仁,因此不會靠大品牌來炒人氣。這可以在我們的視覺中發現;上面所有的DJ/製作人的名字,即便是外國人或有高成就的特別來賓,名字也會與其他不太知名的藝人名字大小相同。就算Jeff Mills有一天來為我們放歌,他的名字的大小也一樣不變,而且按字母順序排列,跟所有人一樣。這並不是要貶低Jeff Mills的成就,而是表達我們對激進橫向協作的信念。
  3. 舒適:
    人們若帶著物質包袱前來,一個派對就很難超脫。對我們來說,派對就是要再次感受自己的身體。我們以前曾在一個沒有空調,只有電風扇的房間裡舉辦派對,房間內溫度很高,但人的精神更高。襯衫脫掉了,汗水不斷在流,但好玩到爆。所有的舒適標準都應該受到質疑,每個人的身體都應處於流動狀態。
  4. 表達自我:
    每個人都應能以任何態度或方式來表達自己。當然,我們不會容忍沙文主義、種族主義、恐同者、恐變性者、性別歧視、年齡歧視、蕩婦羞辱等。Horizo​​n99將努力做一個安全的空間。
  5. 社群:
    每個好派對都會有好群眾,而所有的好群眾終將成為朋友。在H99,我們重視群眾和朋友,那些從一開始就和我們玩在一起的人。如果H99明天被迫終止,我們也認為自己的努力是成功的,因為在過去一年內結交了很多朋友。
  6. 沒有二元限制=曲風限制:
    我們認為用曲風限制音樂是一種限制可能性的二元對立。過去人們聽著鳥鳴聲,汽車喇叭聲都可以趴,H99也是如此。當曲風不被定義,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這也開啟了舞廳音樂的新的可能。
  7. 未來:
    H99將持續關注新的、未知的,和未被關注的事物。我們相信可以善用自己的地理位置,找尋新的聲音與場景。我們身處新加坡、東南亞,遠離歐美的蓬勃舞廳場景,也離最近起來的東亞有段距離,因此可以保持客觀的距離,挖掘擁有新點子與脈絡的製作人。未來的場景可能會實現,也可能不會,但如果不嘗試,就永遠不會知道。

可能還有其他點,但我想這些應該足夠了。


無品味俱樂部-banner

TeachNO x Horizon99 Presents:
無品味俱樂部 NO TASTE CLUB

時間:10/20(六)
地點:The Box (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二段67號,古亭捷運四號出口)

詳情請見活動頁面:https://goo.gl/fYEVtz


Author

Wèi Wáng

DJ味王/Wèi Wáng (Soundfarmers/TeachNO)台北的自由譯者/作者/DJ/次文化耕耘者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