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對的陰性體質及神話轉喻|記巴比倫之聲x上帝之鎚—三面繆思

Written by A, Review

究竟該如何,寫一場派對?

文|詹慈恩  編|劉阿雅
攝|許天祥、詹慈恩

究竟該如何,寫一場派對?

除了感官上的描摹,和音樂類型的梳理分析,更裡面那些引起我們跳舞,引起一體感的東西是什麼?可能,文字終究僅能具象出接續性的片面,而電子樂是太有機且複雜的物質,同時融會了撐起整個結構的嚴謹、技術面上的理性,以及外顯於音樂上躁亂抽象的感性,然派對,又是太瞬間且狂歡式的發生。因此,這些延伸或許也只是一些隨意的拿、主觀的拼法,其中的用意其實是想在舞客、讀者,與寫者之間,搭起一座更篤實的橋,交換我們對派對的詮釋,與參與其中時感官、意念的構成方式。

這場巴比倫之聲與上帝之鎚的合作,光從命名上的神話性質著想,便已經是個令人不禁要騷動的隱喻。神話迷人於,反映了人類原始生命、生活,覺察萬物的模式,其中蘊含的意義幾乎是萬有,自世俗到靈魂,在故事傳頌中,表現我們通過何種方式去體現人性與現實。

「巴比倫之聲」的概念原型,能追溯到聖經裏巴別塔的故事。挪亞方舟的大洪水後,人類因為想造一座超越天堂的塔而觸怒了上帝,便在他們築塔時變亂他們的語言,讓人類無法溝通,再也無法理解彼此,因此爭執因此撕裂,從此分道揚鑣,巴別塔也失敗了。在聖經的神話中,國家與族群的概念便是在那時產生的,語言是詛咒,是亙隔,所以當我們溝通到了某種境界,便會自然而然要跳脫語言,甚至在實質的溝通前就可以先不要語言,音樂與舞蹈便是這樣的。

而以techno為主題的上帝之鎚,取了代表陽性能量的鐵匠做喻,好比北歐神話中擔任工匠角色的侏儒與矮人,和希臘神話裡鑄造武器的火神,他們的手藝和心智都十分靈巧,卻都有其貌不揚、擁有缺陷或瘸腿的特徵,而鑄鐵、煉造武器,當然是為了打仗——發射的,攻擊的,目的確切而單一,具有實質的威脅性,因為於某部分駑鈍,而能直接、有效率。

綜合兩者——由人為、人性,發展出的國家概念,與充滿力量卻含有缺陷的男性形象,卻轉化成以陰性面貌示人的「三面繆思」,似乎是一種追溯,回過頭去找到文明與人(Man)背後的源起——自然,生命的本源,孕育萬有,卻屢屢遭人類與文明欺身放逐。在神話與人性世界的互有之餘,再扣上於電子派對中一再被提及的本質:「回歸自然」,便連出一面遼闊的蛛網,一切元素因果都得以相連帶,而「自然」究竟代表什麼呢?是陰性,是有機,森林、模糊、濃稠,強烈的雜,包裹與包覆,混沌與母體的轉化,而其中也蘊含著非常陽剛。

於神話,繆思的原形是森林中守護山泉水的寧芙(山林女神),通常與半羊半男的牧神潘恩生活在一起,擁有狂風暴雨般的性情,將精神野放於身體與自然之間,他們亦是酒神女信徒的轉化。酒神戴奧尼索斯,原意為「繆思之首」——戲劇,藝術與狂歡之神。再另個版本——與阿波羅形影不離的九位繆思形象,是活力,高雅,代表智慧與才華,卻洗掉「野」的成分,便也弱化了繆思的本質。然而,不論是在牧神,酒神,或阿波羅身邊的繆思,都有跟隨,隨侍的意味,於許多描繪神話的畫作中,山林女神多半是成群結隊,於畫面中鋪排成一片姿態繁茂的肉色呈現,擁簇著少數陽性,乍看是被做為佈景的眾多肉體,實則卻是相當凶猛的意象,比方說,充滿激情而發狂的山林女神/酒神女信徒將男人撕碎的故事,於希臘神話中也不乏多見。

就說性感好了,何嘗不是最陽剛?例如跳舞,所有節奏感,野性,由身體發出來的力道,構成了強烈的發射,與往外攻擊有關,異性之間相吸,其實是對彼此的挑戰與攻擊,因而,諸如“性感”、“魅力”種種引起人們渴望與另個個體結合的力量,便是最陽剛的了。

帶著這想像再轉化另個層面,那麼,異性戀的男性何嘗不是被自己擁有的成分吸引?同理,異性戀中的女性,是不是也在往外尋找自已那些,因為被社會慣性制式的性別價值所隱藏、割掉的陽剛本質呢?

是不是也能說,其實無須區分異性、同性、跨性,我們若是得以回過頭去,探索自己體內的陰性本質,便能回歸混,什麼都不是,便也什麼都能是,因而無須分別他者,文詞上的定義也不為辨認了,而是要試著透過細微闡述、表達的力量,讓種種錯落於性別光譜中的角色們,都能在社會中騰出立足的空間,去得回某些應有,卻被社會主動排除掉的權利。然而我們卻也總是被文字欺瞞愚弄,掉進定義的陷阱裡,而習慣性的以眼見去區別出你我。

所以在這裡,並不是要說男性與女性處於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也不只是說男女關係要取得對等、提倡性別平等之類,平等的議題似乎已經被我們談得相當疲憊卻不見更進階的效力了,或許能將這裏提及的男性與女性,想像成抽象的能量,而非具體的生理性別,當性別以「能量」形式被探討時,是否更有了融合的想像?陰性可以去找到自己的雄性之處,雄性去探索自己的陰性成分,以發散的形式,進行淡入或淡出。

主動的、外顯的、陽剛的,與被動的、內裡的、溫婉的,這些形容詞,被語言化約為男性與女性,陰性與陽性,但其實都只是「質量」罷了,都能被切分為無數無數鋪排於光譜中的雜點。

林林總總描繪至此,再帶著這一大落廢墟般消弭著浮動的概念,拉回來派對本身。

三面繆思包納了許多音樂類型,活動頁面光是列出來就花了兩行字:Techno | Medieval | Industrial | Folk | Ambient | Hip Hop | Glitch | Classical | Psychedelic | World | Abstract,一一列出以上的名詞定義,似乎也代表已經無需定義。

所有類型一旦訴諸於電子樂,其實都已拼織一塊,巴比倫的原型是人性的耽溺沈淪,鐵匠或許代表攻擊性的、父的力量,而這兩者連結混合,搭上人們於音樂中不斷探求的自然本質,反而迸發了更繁複亦無邊際的氛圍,也更可能產生被討論、再討論的空間。

然而再跳脫一下,鬆開以上這些論調啊概念的,純粹帶著感官看回現場,會迎面撞上許多令人太捨不得錯過的場面,前段都是期待,有一點實驗,有一點小心,也扎實的踏在地上,晟於陰沈溫婉的深水中,反覆運行著散開、不帶稜角的爆裂暴躁,而狸貓又是男孩又是女人,撒野胡鬧得爽快也性感強勢得理直氣壯,Ruby Fatale則冰冷剛勁,節點式的猛畫曲線,粗礪亦從容繞著悠遊。

後段則接上一連串不同特質的精彩替換交融,Vice city一貫純質強烈,在陽剛的確切篤定中展現溫柔的形式,人聲神秘莊嚴的傳唱與機械聲響混合,衝突亦相輔,與Elin不構成對比,卻顯現出微妙的相似與相異之處,Elin是混沌,由某個模糊的中心蔓延出線條與網狀去堆,是嚼不開的鮮豔的塑膠也是鬥魚,帶有神秘與妖的質感,音樂這樣野著,外延出的輪廓卻也最是安靜也嚴厲。

一脫開跳舞的狀態放眼台上,時常會望見四五個人同時在台上交頭接耳,弄東弄西,就是個大家庭的形式了,彼此相互在意關照,也沒見過哪個DJ會在舞池裡快樂的邊跳舞邊吃香蕉,一切是這樣自然而什麼隨便都能出現,除卻分別,共存亦幫助,在一個團體內自給也互足。

Soma這次似乎帶著一點混濁憤概,在他身上感覺到新鮮少見的世故,古典與弦樂很兇很沈很抑,卻仍不放手那份帶有躁鬱的信念感,臨近中段,慢慢緩緩於漸次人聲中暈成渲染,摻入明亮的雜訊,再巧妙隨性一拋,台下便連著浮動起一片鬆軟的身體姿態,Soma便又是那自在,吊吊啷鐺,能低遠剛沉也能輕垮馳騁的Soma了。

天亮時分,Wayland是溫柔肅穆的巫師,用乾淨的原音傳唱,澄澈通遍整座狼藉的舞池,鼓聲野放彈韌,將每具疲憊昏沈的身體放逐到河堤邊上,正當樹梢搖曳一切都清款搖曳的當口,便來了個強勢得意準備再次一展身手的轉彎,用高度明亮又繁複的psytrance帶大家展開全新的一天(勵志)。

這樣歷經幾番輪換演替,便什麼都有了,身體精神於黎明細雨中緩緩發著舒坦的暈,高腳椅的灰色羢皮微微黏膩,只見pipe的老頑童大家長童老師,快樂拎出一瓶whiskey,對著眼前幾位後輩說唱似地發表混合孩子氣與俠客精神的心得看法,City與Soma已經癱成一片,卻也仍精神著聊天說話。這場派對,綜合空間與人,音樂與各種被稱為主題象徵的東東,能是一母體,一顆綿密包容的繭,應該也沒有這通篇闡述什麼太複雜的涵義道理,他只是存在這裡,呼喚著會被呼喚起的某群人,於生活中日常的歪斜裡磨得再疲憊,就來花上幾小時聚在一塊,於這時空我們會是一也是多,個體如此,關係如此,性/別與自然如此,音樂當然如是。

當天演出者作品連結:

晟 SHENG aka maZe https://goo.gl/fA0Akl
Aristophanes狸貓 https://goo.gl/iv6AlV
Ruby Fatale https://goo.gl/e4bN1w
Vice city https://goo.gl/Hpemnq
Elin https://goo.gl/RkTjDm
Soma https://goo.gl/hbTY99
Wayland https://goo.gl/yT6EYz

本文同時刊載於
人是枯,枯是字,字是所見,皆乍響而逝
http://gardenia-jasminoides.blogspot.tw/

巴比倫之聲X上帝之鎚【三面繆斯 The Three Faces of Muse】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00739516806531/
5月30日23:30-05:00 @pipe

◤ 演出者 ◢

| Live |

11:00-11:40 晟 SHENG aka maZe
11:40-00:20 Aristophanes貍貓
00:20-01:00 Ruby Fatale

| DJ |

01:00-02:00 Vice City
02:00-03:00 Elin
03:00-04:00 Soma
04:00-05:00 Wayland

| VJ |

11:00-02:00 Computer Face
02:00-05:00 Carl_Westman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