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mills

[轉載]Jeff Mills與Derrick May的夢幻共演

A, Review No Comments 380

轉載自:http://iamacloudeer.blogspot.tw/
REVIEW | Jeff Mills, Derrick May and The Melbourne Symphony Orchestra at The Sidney Myer Music Bowl
Cloudy Ku 庫巧兔

http://goo.gl/9ACYDY


上週末來臨前,我發現週六的夜晚是MSO(墨爾本城市交響樂團) X Jeff Mills + Derrick May在墨城的表演。同時間得知Smoke Machine也公布了Jeff Mills三月十八日在台北的演出訊息。

印象中這場墨城的演出,好像有人跟我提醒過,但我忘了是誰。每當開演前幾天的關鍵時刻,總會接到各種形式的大量提醒,臉書、信箱或是朋友。如果這個表演夠重要,我很樂意接到這些訊息。總之,我開始上網找尋官方售罄的座位席門票。即使多花點錢,我也一定要買到靠近舞台的座位席,若是站立席的話,我就不去了……在瀏覽網頁時,我這麼默念著。

Myer Music Bowl是一個大型的戶外場地,就像一顆含著珍珠的蚌殼,舞台即是珍珠,大約有兩千三百個座位席圍繞著,一大片斜坡般的外圍就像蚌殼,是可容納超過一萬人的站立席。我曾有過切身之痛,就是參加去年(2015)十一月Tame Impala的演出。澳洲出了名的毒品酗酒問題,搭配上這來自伯斯的迷幻樂團組合,真讓我大開眼界!視線不良只是其中之一的小問題,最惱人的是東倒西歪、隨時會跌倒在妳身上和大聲說話及胡鬧的觀眾,而我這樣講已經算是很客氣了。我怎樣都猜不透這些人為何要花上將近台幣一千五百元的門票,再私帶烈酒、毒品進場,喝到吐、嗑到掛……到了一種根本不知道誰在台上表演的程度。

Myer-Music-Bowl

但這是我喜歡在墨城參加Indie、Underground表演的原因之一,並非說我不想看大團,而是人一多的大表演或派對現場是真的很胡鬧,幾乎過半的觀眾都只是來參加派對的,他們的焦點並不在音樂本身。於是每當要參加國際藝人的演出,我就得想辦法避開人群。看Indie團就沒這樣的煩惱。看團的人大多有禮貌,也會共同維持秩序,遇到沒禮貌又擾亂的情形,就會直接請保全將鬧事者送出去。相較之下,在台灣看表演,既沒煩惱又舒適;大部分的人都是尊重表演者和場地的,整體來說是很有氣質的。

終於,週六夜晚,我身處Myer Music Bowl,手拿著票卷找著坐位,碰巧看見幾位被譽為代表墨城Techno的年輕音樂家 / DJ也來看表演,他們的出現絕對很合理,因為今晚是世界上最前衛的Techno大師——Jeff Mills和底特律傳奇三傑之一的Derrick May以及當地首席交響樂團MSO同台共演,喜愛電子、爵士、古典、靈魂樂的音樂人和樂迷們,沒有理由不前來。

當晚的演出順序是Jeff Mills與MSO共演一小時,之後再由Derrick May與MSO共演一小時,最後則是Jeff Mills x Derrick May x MSO encore。

MSO整隊完成即開始演奏,沒有侵略性的表現,反是輕輕淡淡的現代環境音樂。我嘗試著去聆聽Jeff Mills身在何處,同時,現場也喚起了我的記憶——那些由他所製作的電影樂曲作品。和交響樂搭配的演出,是面目一新的感受,我聽到一些Light beat和Hi hat出自他的手筆,小小聲地。Jeff Mills並沒有將自己放在主角的位置,他站在舞台右側,就像他做電影配樂一樣。

在第一首歌結束後,Jeff Mills拿起了麥克風,非常有禮地感謝了關於活動的這一切,並介紹下一首曲目〈The March〉——這首歌是Jeff Mills對當時底特律正在進行的政治抗爭所做出的回應。他當時人在柏林,所以無法加入現場抗爭,但這場行動使他創造了這首歌。〈The March〉是正統的底特律House舞曲,並混入工業的機械聲,因鍵盤、合成器的音色所致,本身另帶有弦樂色彩;而聯袂MSO重新詮釋的版本,則像是全開般的編制交響樂與鼓機力道十足,別開生面。

觀眾幾乎在等待Jeff Mills使出傳聞中那「神乎其技」、「出神入化」的鼓機大秀,空氣中瀰漫著這般的氛圍,融合著交響樂那清晰的演奏,舞台上的理智呈現,更顯得台下的騷動不安。我心底突然有一種抗拒的感覺,關於……Jeff Mills被冠上的那些厲害形容,那些浮誇的譬喻;我認為有辱了這位未來派的大師。

接著一曲響亮的〈Sonic Destroyer〉劃破了我激進的想法。

這首凶狠的90年代名曲,由Jeff Mills與編曲家Thomas Roussel重新改寫為交響樂版本。當本次的指揮家Dzijan Emin優雅地揮下第一拍,那如金屬般尖銳的弦樂便大飆特飆,隨即終結我和所有觀眾腦海裡那混亂的宇宙。接著,科技般的聲響出現。靈敏的鼓機挺進著節奏,而強勁的管樂則是發出了急救般的嗚咽。這一氣呵成的旋律,彷彿在翻譯我心對這世界陳腔濫調的厭倦,這膠著的意識型態。隨著全場的歡呼和淋漓盡致的演奏,〈Sonic Destroyer〉俐落結尾,實在厲害。

Jeff Mills的音樂,是以DJ的技法來延伸創作而聞名,在此曲中更是令人感受至深。今晚他使用Roland TR-909、Roland TB-303、24軌Mixer搭配CD players、CDJ mixer。他讓穩定的鼓聲錯落在緊張的弦樂之間,使每回打擊的鐘聲更具戲劇性,他得逐一審核音源,這ㄧ放一收,都是在挑出多餘的、不必要的弦外之音。

在最後一曲上場前,Jeff Mills走至舞台中央,和觀眾介紹接下來這首歌,是在94年發行的《Cycle 30》專輯中所收入的〈Utopia 〉。他說:「在籌備與MSO的巡演時,讓我重新整理了許多老歌。我一直想將〈Utopia 〉改編為交響樂,這次剛好有機會一償宿願。今晚是〈Utopia 〉首次的現場演出,希望大家喜歡。」

曾有媒體在看完Jeff Mills與交響樂的首次搭配演出後報導:「Jeff Mills看起來迷路了。」但我並不這麼覺得。在Techno名曲中,經常有大量的弦樂、打擊樂元素,和管弦樂有著相對的關係。

若想在Jeff Mills的現場中,聽見那脫穎而出的Techno Beat,你是得去他的個人專場打碟秀才能親身體驗到的。而他和交響樂的表演是恰恰相反的。

Jeff Mills:「我在樂團的位置裡,比較接近大提琴、低音大提琴手,而我的工作是保持節奏。」

他為求音樂完美呈現,多次邀請指揮家代替自己來擔綱交響樂的編曲重任。而這些散發曖曖光澤的底特律之音經由交響樂的詮釋,不僅呈現了最立體的一面,氣勢壯闊,更令人歎為觀止。


抬頭一看,天色全暗了,9點20分,今晚是月白風清的良夜,空氣的濕度聞起來像秋天,然而現在是盛夏。

也許是因為遠在他鄉的緣故,我突然想起一些四散在世界各地的朋友,有人讀書、有人結婚、有人行醫,有人為了理想出走,見面機會總是遙遙無期;我又想起家鄉裡的一些朋友,很多人在堅持某些事,他們從來沒有打算離開台灣。

舞台上空降了一條橫式的投影,Derrick May坐在指揮家Dzijan Emin的正前方。穿著黑襯衫和戴著黑框眼鏡的他,看起來像個爵士樂手。我瞇著雙眼看著他的雙手敲擊在Motif XF7鍵盤上,耳朵裡便傳來共鳴,那音樂涓涓的流動著,那投影柔柔粉粉的,是一條銀色小魚在舞台上無秩序的游著。

接下來我幾乎出神。我的意識被女高音Michelle McCarthy和女中音Cassandra Seidemann帶著走,只依稀記得自己彷彿在底特律的母體中;迪斯可芝加哥浩室歐陸白人合成器電子樂黑人放克靈魂爵士樂;Techno與古典交響樂的完美搭配根本超現實。

我就這樣癡癡的望著舞台,甚至看見許多孩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並跳著舞,其實在座位席的觀眾多為闔家來觀賞交響樂的演出。可是派對(菸、麻、酒、毒)氣息實在太濃厚,所以我在進場後便壓根忘記了這些家庭的存在,坦白說這些組合非常奇怪,但這就是墨城最真實的樣貌。

霎時一個熟悉的鋼琴獨奏清爽的落下,我不由自主地跟著全場尖叫起來,是Derrick May的生涯代表作〈Strings of Life〉。記得Derrick May曾說:「如果你來我放歌的場子想要聽〈Strings of Life〉,那就滾吧!」但今晚的節目不同,也是目前唯一能親耳聽見他本人演奏的機會了,而透過指揮家Dzijan Emin的領導,更令我感受到舞台上的靈魂充滿著熱情的律動,精彩絕倫。

電子樂對於Derrick May來說就像是一個無垢、無限的宇宙。因為住在底特律,那裡的一切對他來說既醜陋又雜亂。電子樂不僅還給他美好事物的想像力,也是啟發他開始創作的影響之一。這首歌在1988年發行時剛好迎上80末、90初Acid House的熱潮,這些成熟的因緣,為底特律之音開了一扇門,Techno一炮而紅並席捲了全世界,接著歐洲、英國的音樂家又重新演繹了Techno,如今2016年,Techno已變成全世界夜生活的風格代表,放Techno的俱樂部從週五開始營業,一路不間斷到週日,時代徹底改變,音樂只是狂歡的輔助品。又有誰還記得最具指標性的底特律舞廳——The Music Institute?在當年,舞客們只單純為音樂而來,不僅人人有著開放的心胸,聽到音樂甚至還會全場齊唱,而且只賣果汁不賣酒,甚至還沒人抽菸……這樣的精神,還有誰記得呢?

此曲結束後,全場觀眾站了起來。這些熱烈的掌聲在漆黑的夜裡像是煙火一樣,然後Jeff Mills回到了舞台上,這是他們首度同台演出。對此,他們共同寫出了一首新歌,是今晚的安可曲。既然是最後一首歌,我決定往靠近舞台一些的方向走,不想錯過這個具有歷史性的演出。天空開始落下雨滴,迫使著在屋簷外的觀眾也擠進座位區。

指揮家Dzijan Emin雙手一揮,天衣無縫的將古典又前衛的MSO樂團、極簡又科幻的Jeff Mills與浪漫又熱情的Derrick May優雅地串聯在一起,我開始懷疑這場大雨是出自Dzijan Emin之手!他是今晚最出色的翻譯員,也是鐵克諾樂迷必須記住的藝術家。而他們一同譜出的曲目,果真得到了最大的掌聲。今晚對我而言,看到兩位表演者,已是夢想成真,還能聽到好聽到無話可說的新曲,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而三人在結束後輕輕說了聲謝謝便隨著團員一同離開了舞台。雨越下越大,剛剛演奏的音樂彷彿還在耳邊迴響。觀眾在底下歡呼,Derrick May回到舞台上拿了遺忘在鍵盤上的眼鏡後,揮揮手跑下舞台;今晚完全沒有「神乎其技」也沒有「出神入化」,是一場穩紮穩打的形而上表演。雷雨交加的傾盆大雨迫使著我離開,上了電車後,我仍望著濕淋淋的窗外,回味著這場充滿浪漫主義的演出。


 

原文粉絲專頁:Cloudy Ku 庫巧兔

https://goo.gl/3kx7e6

 


Author

databass

Dj,萬能工友,黑膠愛好者 喜歡看漫畫與聽音樂

Related Articles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