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aik

Envelope x MIST faet.Arkaik

A, Feature No Comments 128

歷經數十場本土派對與六場國外藝人的活動後,台北鼓打貝斯低音廠牌Envelope開始嘗試跨國交流的可能性。7/1邀請中國成都低音廠牌MIST主理人Cvalda與目前長住上海的英國製作人Arkaik來台共同演出。

身為多年成都的代表,Cvalda已在全國的地下音樂場景做出多年努力。從最早的樂迷蛻變成後來的經營者、DJ、主辦..到各式活動的策劃、海報設計,她的工作幾乎涉及了club文化的每一個層面。


✈✈與Cvalda的第一次接觸

開始頻繁舉辦派對活動後,才知道身為promoter要負責的事情範圍有多大,尤其是邀請國外藝人來台。2013年Legacy與好友Trent成立Envelope,擬定以唱片廠牌為核心,派對活動為支脈讓大家可以逐漸認識Envelope。

去年(2016)十月,是Envelope的三週年活動。幾年來的經驗累積與曲風的探索,決定邀請Exit唱片廠牌老闆dBridge來台演出。

在詢問鄰近亞洲國家關於dBridge巡演意願下,認識了成都一人低音廠牌MIST的主理人Cvalda。雖然成都後來缺席,但對這位熱情的成都女孩也留下深刻記憶,首次的合作就是由她推薦Envelope做的Fre4knc亞洲巡演。

arkaik-2

✈✈與MIST的合作契機

以下透過Q&A的方式來了解這次兩個單位的合作,與MIST主理人過去在成都個人與廠牌的發展。

1.此次來台和Envelope合辦派對最主要的動機是什麼?

雖然MIST跟Envelope相隔那麼遠,但在音樂的口味上卻非常接近,這樣的緣分實屬不易,當然需要一起玩一下!不過更要感謝Envelope的邀請才能讓這次派對成行。

Arkaik是第一次MIST巡演的藝人,其實當時是為了給剛剛搬到中國的他做巡演才有了MIST。開始於DiffrentMusic,後來成功在Dispatch上位的Arkaik是我從2013年開始就非常喜歡的製作人,也是每次MIST巡演的黃金班底人物,所以他非常代表MIST,希望他的音樂能被更多的人聽到,感染更多的人。而這次也有很久沒有出現的Arkaik的另一半Cursed的加入,來自著名DnB網站In-Reach的她除了是辛辣的寫手之外也是很厲害的DJ,也是我們第一次巡演的成員哦!所以感覺2015年的巡演又多了一站似的!很奇妙!

對我個人來講,上一次來台是參加好朋友廠牌DoHits的演出,並沒有放DnB,而是放了一個Dubstep的set,當時電腦出了一點問題,也是這個原因讓我之後下定決心放黑膠,從此再也不想回頭,而兩位Envelope的主理人都是黑膠DnB DJ出身,所以特別希望能交流學習一下。

2.身為一個廠牌的主理人,你最想要傳達什麼給你的群眾呢?

哪怕是最古老的電子音樂類型之一的Drum&Bass也可以玩出最與眾不同的花樣。所以我們歷來邀請的、和支持的大多是在製作上獨樹一幟的音樂人。也是希望他們的來到可以讓國內的年輕人聽到真正新鮮的聲音,甚至得到啟發自己變成創作者。

因為只有自己做出來才是自己的,別人拿不走的東西,也才可以說我們有自己的場景。所以我們也在本地做workshop‘MistCamp’,現在也帶動了其它團體在做。

camp

第一次workshop’MistCamp’與DoHits合作

MIST對原創的重視還涉及到視覺方面——除了巡演我們會選擇對方的一張唱片封面來做海報之外,其它的海報素材都是原創的——來自我們的視覺藝術家好友苗晶(hibanana.work)。

另外MIST也參與了多媒體藝術項目3000,這個部分是讓大家看到除了派對和跳舞音樂之外的可能性。

因為MIST算作是我個人對外的一個出口,所以也會跟著我自己的人生軌跡來走。不管未來怎麼樣,有一點很重要:我們來自地下,我們只玩真的。

3.大概是什麼時候喜歡上drumandbass的?之後曲風的喜好有變化嗎?

2000年前後我成為一個瘋狂的電子樂迷,早期更偏向於Downtempo一類,當然什麼都會聽一些,Drum&Bass是喜歡的其中之一,但並沒有很深入。一直到09年我開始製作音樂,那段時間受一個朋友影響聽了特別多的DnB,而我也發現DnB並不會像其它很多類型一樣容易被時代淘汰——反而是越老的越好聽。在嘗試製作了很多種不同的類型:Downbeat、Grime、2-step、Garage等等之後,我發現還是最愛Drum&Bass和Jungle。從此以後86bpm就成了我比較固定的速度,絕大部分的製作都會在這個速度裡完成,包括後來的Ambient。10年我成為了Drum&BassDJ,一開始也是會偏jumpup一些,雖然也有很多實驗元素在裡面,但並沒有很徹底,或者說沒有十分明確的個人風格,直到13年在SoundCloud很偶然地聽到了HomemadeWeapons的set,才醍醐灌頂一般的找到了自己——極簡和實

4.你是屬於即興還是編排型的DJ?為什麼?

目前放Dub的時候我大多會即興,因為大部分都是7寸,容易找到,而且旋律容易記住,所以每張其實已經很熟了;Drum&Bass一般情况下都要編排一下,當然也會在演出的時候根據情況做調整——編排的目的也就是有思路吧——還是需要有一步步構建起來的東西。不過我現在最愛的是B2B,真的玩不夠!而即興就是自己跟自己B2B——其實自己才是最難打敗的。

5.辦活動到現在最辛苦和最欣慰的事是什麼?

MIST的整個運作其實只有我一個人,包括聯繫演出到設計海報到採訪還有文案推廣等等。這裡面每一步都有苦有甜,不能說辛苦,我學到的其實更多。要說最緊張的部分就是巡演的時候要照顧好每個人,還有飛機會不會延誤之類的很死腦細胞的問題。好在每次都很幸運,而且每次都特別開心——MIST的巡演都會是比較固定的成員一起——為了保證質量,我們從各地收集了能夠代表我們音樂口味和水準的DJ們,比如這次的主角Arkaik、Cursed,以及住在哈爾濱的地下低音電台19Hertz頭目DJSayer。

去年7月Fearful巡演所有成員(包括Arkaik和Cursed剛出生的DnB寶寶)在上海大家姐Siesta的派店’PieSociety’聚會。這裡也是每次到上海我們的據點。Arkaik和Cursed也是Siesta的DnB派对组织SweatShop的固定成員。

最近一次MIST巡演請來DiffrentMusic的另一員猛將Fearful

最欣慰的是去年遇到一位北京的年輕製作人在去了HomemadeWeapons那場活動之後茅塞頓開,開始做minimalDrum&Bass了。不會有比這更開心的事!而目前我們已經開始了合作,希望不久的將來會有發行。

還有開心的事是諸如Arkaik和Fre4knc這兩位我熱愛的製作人第一次見面是在MIST——其实也是多亏了Arkaik,我们才真的和欧洲的地下DnB场景有了直接的联系,得到了很多难得的艺人。

7.你覺得未來有機會看到更多亞洲創作者的作品出現在其中嗎?目前的差距是什麼?

當然有機會,科技發展這麼快,製作的門檻也越來越低,新的製作人也在不斷出現,總會越來越多的衝出亞洲吧。差距應該是文化上的--我們並沒有真的身處其中,而是盲人摸象般的去接觸,好在互联网的发展正在拉近这种距离。還有技術上的--真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有突破。

8.剛開始創作時最困擾你的困難是什麼?你是如何克服的?

其實是音質,因為一開始不太懂mixing的技巧。只能多做,沒有竅門。做多了就順了。臨摹喜歡的製作人的音樂是一個加快進程的辦法。另外也要多跟其他製作人交流,有時候別人的做法會突然點醒你。所以現在我會多參加各種workshop,多看看別人怎麼做,開拓一下思路。最近還弄了一個學習小組,準備跟本地的幾個製作人互相Remix玩。

9.有沒有什麼音樂相關網站或是創作學習資源你覺得值得推薦給大家的?

學習的話,我都是帶著問題去搜youtube,基本上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另外很推薦FACTmagazine的AgainstTheClock系列,可以看到不同的製作人如何做音樂。真的差別挺大的,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即將與老婆小孩來台演出Peter(Arkaik本名),目前長住在上海。當天Lindsay(Cursed本名)也是演出陣容之一,夫妻同台演出的情況實在難得。在這之前讓我們透過Q&A來更瞭解Peter的經歷。

1.什麼動機讓你開始音樂事業?

大約13/14歲第一次聽到drumnbass就愛上它了。我15歲開始DJ且對黑膠/DJ文化非常著迷,2006年開始陸續在夜店和倉庫趴表演,之後成為英國雷丁區drumnbass系列活動”Bassment”的固定班底,在經歷過多次表驗後我開始思考我的DJ演出還可以有什麼樣的新歌讓我的表演更完整,這應該是促使我開始創作的動機。

2.你的名字Arkaik有特別的意義嗎?

記得想到這名字時我正在接一些老派、比較另類的DNB,老派techstep當時還不是主流,所以那些音樂在當下顯得很復古,我忽然靈光一閃想到Arkaik這個名字然後一直用到現在。

3.你的dnb英雄是誰?

這個問題太難了,因為很多製作人我都很喜歡,像是Sabre、AlixPerez和dBridge,或是早期Photek、Badcompany和那些開疆闢土讓DNB可以像現在這般壯大的前輩們,我對這些製作人有著無比的敬意。

4.你認為未來幾年dnb會如何發展?

我希望可以看到多一點funk元素。我認為techstep蠻有可能回歸,因為這幾年neurofunk大受歡迎,我估計tech和tearout類型會有一些發展空間。

5.你認為dnb目前有點太注重”音量”和”技術”的製作層面嗎?

舞曲需要大的音量來驅動音響系統並展現它的能量,但我也認為製作人如果太著重於技術層面有時候會容易失焦而忽略了歌曲的律動。你需要技術來打造一首歌但同樣你也要有好的創意。

6.你都在哪裡找取樣?

經過好幾年的累積我已經蒐集了大量的取樣,其中有些是從黑膠取樣而來,但大部分都是從網路或是取樣包。我會用錄音設備錄製自己的取樣,例如一些環境音、低頻效果音和打擊樂器。

7.你會怎麼向你的小孩介紹dnb?

我的小孩現在還太小聽不懂我說的話,我猜他寧願去玩積木。

8.你如何有效運用你的時間並在生活和音樂當中尋求一個平衡點?

我有份正職的工作、老婆和一個一歲小孩,所以找時間去工作室做音樂真的很困難。我通常會在一個禮拜挑一個白天去工作室做一整天音樂,然後晚上等大家都睡的時候繼續熬夜加工。我發現當你有靈感的時候要完成一首歌的架構是很快的,通常都是最後的微調需要花幾個禮拜的時間。我有固定的DJ演出,所以我也盡可能的在工作室排歌。我想要有時間來多做一些音樂,但我必須在工作、生活、DJ和製作上尋求一個平衡點,還要喝很多的咖啡!

9.最好跟最糟的演出經驗?

我最好的DJ經驗可能是替FlexoutAudio在BoomtownFestival的演出、上海血汗工廠的活動和Marky或dBridge一起表演、澳洲巡迴(特別是Grumpy的)或是雷丁地下停車場舉辦的銳舞派對。

我最不好的DJ經驗可能是倫敦沃克斯豪爾的一場表演。在我表演前30分鐘那間舞廳被迫關閉,所以我的演出被取消,加上主辦跑路,所以我也沒拿到演出費用,最慘的是當天已經很晚了,我已經沒火車可搭,最後必須搭計程車回家,花了我一大筆錢。

10.接下來會有哪些發行或計畫?

我接下來會在VandalLTD的‘ModernSoul3’裡出現,近期內就會推出,我也剛替DispatchRecordings完成了一些作品,發行名稱為‘TimelapseEP’,預計今年內發行。除此之外,我目前正在替VandalRecords製作一張EP,FlexoutAudio今年也可能還有計畫發行。

近年DnB的走向與變化夾雜許多驚喜。身為極簡派別的代表之一,將為台北帶來怎麼樣的能量與聲音,值得期待!!


文字:envelope提供 編輯:Databass


Author

databass

Dj,萬能工友,黑膠愛好者 喜歡看漫畫與聽音樂

Related Articles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