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mit Paul Kalkbrenner!

Written by A, Digest, News

人們須有一個人體展示的自我意識。你必須要喜歡這樣的形式,在群眾面前展示。– Paul Kalkbrenner —

Die Maschine arbeitet, und ich bin die Galionsfigur.

機器運作著,而我只是個代表人物。

Man braucht einen körpereigenen Exhibitionsmus. Man muss det schon mögen, so ausgestellt zu werden.

人們須有一個人體展示的自我意識。你必須要喜歡這樣的形式,在群眾面前展示。

— Paul Kalkbrenner —


Interview: Heiko Hoffmann | Groove 07/08 2011

  • 保羅,在過去幾年你幾乎只有混音的作品。為何現在對你來說是出一張新專輯的時候?

蛤? 嗯因為我必須要啊!因為我必須要再出新的專輯了。人們會不自覺的感到內在壓力,是時候要做出新的東西來了,而不是只有混音如此。三年來的等待,現在我必須再次公開展示新專輯。

  • 這張新專輯就像一個例行公事一樣:裡面剛剛好有10首,也是精準的60分鐘長,專輯名稱 Icke Wieder (譯:又是我) 聽起來並不誇大宣揚而是比較像不言而喻的感覺。

沒錯。其實對我來說重要的是例如,新專輯裡面不要再出現Sky & Sand 的風潮了。雖然這類型的曲子都還在我的硬碟裡面。但是我不要我的歌迷們這樣想: Sky & Sand很酷沒錯; 而其他的曲目並不怎麼特別。他們而是應該這樣的心聲: Sky&Sand讓我抓狂; 而其他的曲目更是讚不絕口。我比較傾向回到2004年的專輯Self作風。一張專輯,對於聽眾來說所有曲目一樣出色。

  • 對於這張新專輯你滿意嘛?

我非常的滿意!在一月的時候我還在想 ”歐,老天,我應該要哪裡生出新的音樂來呀?”  這是現在的我,在最短時間內可以做出的極限吧。

  • 你會有時這樣想,你只是比較該死的比較幸運嘛?

Paul: (笑) 那是當然!而且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 兩年前你離開了Ellen Alliens的唱片公司(Bpitch Control),而自己公開發行專輯。是什麼原因促使你的離開呢?

Paul: Ellen沒有辦法理解我離開的原因。但是發展到最後也並非是我的淺在因素了。那時的她根本沒有要發行Berlin Calling,因為她根本不喜歡那張專輯。至今我的唱片經銷商支付了她(這裡指Ellen Alliens)私人公寓和她旗下的藝術表演者的薪水。我為她的唱片公司已經做的夠多了。

譯者註:有看過Berlin Calling的人就會體會出來,片中Ellen跟Paul那時候為了發行一事有很大爭執,Paul甚至把Ellen的辦公室毀了一半,是否這也暗示了他們兩人在當時已經意見不和?!而後現實中Paul毅然決然的離開了Bpitch Control,當然為了不擾亂觀眾對影片的焦點,保羅與艾倫不合的原因在影片中並未演出。
  • 有一些Live電子音樂表演者喜歡用藝術的代表人物來展現自我—Deadmau5, Daft Punk, Kraftwerk…

嗯他們是很好呀。但是我是以我個人的角色來呈現。我是自己在舞台上表演。用藝術代表人物來演出是很難去掌握的,因為他們必須自己控制那個隱藏真實自我的界線,憑良心給自己打多少的分數。而且人們須有一個人體展示的自我意識。你必須要喜歡這樣的形式,在群眾面前展示才能勝任。

  • 你曾經在過去的一個訪談當中提到: 要如何變成像Tiesto聞名世界,但又不被冠上Tiesto名氣下的俗套?

沒錯。就是這樣。大多數被劃分在”Techno”類別之內都是”bullshit”。因此我把自我與其抽離。我認為在這之中很重要的是,我在這幾年內一直如此的觀念而且沒有追隨市場流行的走過來。就像這次的專輯對我來說重要的是,專輯內所有曲目可以在各大Techno舞廳播放並且讓聽眾一邊享受卻又說:Ja, nett。(這裡是指聽眾感覺得他的音樂很屌,但又覺得跟以往的大眾口味不太一樣)

  • 在過去這幾年當中你的交友圈起了變化嗎?

我幾乎不再交新的朋友了。但是那在Berlin Calling之前就已經是如此了。我的朋友們大部分都是從很久以前認識一直保持到現在。Sascha [Funke] 自己和我比較少聯絡了。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好。和Modeselektor的Gernot, Housi [Housmeister], ZanderVT-Jungs 或是Autotune的 Jan-Erik都還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友誼。至於和Ellen [Allien]逐漸淡去的聯絡我想那已經是很明顯的事情,不需要我再多解釋了。

  • 在今年初有一場表演在”阿富汗”。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決定在這樣危險的地方演出?

其實我現在應該會立刻說:下一個問題,謝謝!

那時候有一些聲音說 “Paul Kalkbrenner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與名氣,而我們的國軍嘗也試替我營造出一個很酷的形象” 等等。 從總理的官邸傳來消息他們要策劃這一切。有一位最低階級的小士兵寫了信給我們,非常希望看到我能為他們表演。我後來自己支付這場表演的費用,而我就是恨這些官僚的作風,因為我們的軍人只是為了國家的義務而上戰場犧牲生命。最後這場表演讓我們的官兵都讚不絕口!我自己曾經就是沒有去兵役體檢,而就這樣躲藏了一陣子。對我來說這場演出是一個抗議的聲明,特別是對那些說:”士兵們是殺人兇手”的人。

 

資料來源:Groove 7/8月 2011年

Die Übersetzung des Interviews aus der Groove.

–D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