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n

SWANS TAIPEI 2015 REVIEW

A, Music, Review No Comments 171

原標題:「本事現場 12」SWANS Final Concert 紐約闇黑霸主 Swans 最終巡迴,再見,台北,再見。
文: Cloudy Ku 庫巧兔


我們像是從未下過水的貓,在岸邊睜大的眼,看著天鵝自在的在湖裡划水;湖面粼粼的波光模糊了不捨眨的眼,於是好幾個瞬間,也以為自己身在湖裡──現實生活裡的超現實的古怪回憶。

離開台灣前,我接下了最後一場DJ表演,2015年1月31日。開演前的幾小時,我溜去看了「2015 本事現場」SWANS 紐約闇黑傳奇 a.k.a _術慶典。為了自己的職業道德,進入Legacy 前,我早已小心翼翼地戴上最好的耳塞,決定禁語,待會遇見熟人只給微笑。當時的室友在舞台前方早卡好位,我像蛇般行至他身邊。未幾老哥們上場做開場前的整理樂器動作,我借機環顧四周,恩,什麼年紀的人都有,也有很多好看的人,現場十分地安靜——所有的人看起來就像是來參拜一樣,在聖殿裡癡癡望著台上的菩薩,渴望著開示,渴望著救贖(那一刻讓我想起在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 演出中,那位五體投地的樂迷)。

接下來,我終能理解樂迷敘述成「奇異體驗」等說法了。

以前恐嚇你/妳會多大聲的樂團,其實都誇大了,我甚至拿下耳塞,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但SWANS做到了。就當時來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大聲的表演(音量唯一能比擬的是Sunn O)))),但在他們的空間裡,是永不解脫、無限輪迴的B級地獄。)

整個宇宙的時間是流動的,人從過去而來,同時也通往未來。出乎意料地(老)天鵝們沒有起駕,反而紳士地彈奏著漂亮的樂器,發出天堂裡的聲音(對我來說)。現場雖具有宗教儀式意味,音樂也有魔性,但絕不是刻意造做出來的,一切就是那麼的自然。(老)天鵝們在台上金燦燦的,製造出的每一個聲響都是那麼深遠,每一首歌都像是一個星球,肉眼看不到的音頻就像頌缽一樣,都能使台上、台下形成生命之流,而在這有限的時間和空間裡,任何的東西都是互相影響的存在。

我為求記憶能夠組織一幅更大的畫面,在最後幾首歌,悄悄地退到了中後方控台的位置。途中,擦身見到許多當紅的、不紅的、曾經紅的各樂手,某些人在樂迷賦予部分形象也許是最冷酷的,當燈光如雀斑似的散落在那一張張被音樂震愕的臉上,我竟看見了許多從未見過的溫馴神情,那些人就像是被收服的小妖小獸一樣。

那天結束(卸下耳塞)之後,感覺就像是從一個深層的夢裡醒來,雖然不確定是否真的清醒,但我仍記得一些夢的細節:最後靠在控台牆上的我眼睛微睜,沈迷在這個既震撼又虛幻的意識裡,唯一確定的是,有好幾個瞬間,彷彿空性來臨,醒覺之中彷彿也失去自我煩惱了。

之後的某些聚會裡,談笑風生的你/妳也許又多認識了一些人(或是Tinder 刷到),他/她也喜歡看演出、聽音樂,特別是搖滾樂。這時候,自然而然地就會啟動一些關於音樂的話題,也許是鬆散地聊著一些大眾普遍喜好的樂團,然後斬釘截鐵的加入一些心頭好,也許是「另類」(難以解釋的形容詞)或是「非大眾」曲風。當對方沒聽過這個樂團時,你/妳總是用激動的、鏗鏘有力聲調來讚美這些音樂是多麽的好,只願對方投其所好。

在這你/妳來我往的交(音)叉(樂)比(測)對(驗)中,大概已經摸清對方的底細了,你/妳知道有幾個樂團講到一定會成為你/妳同一陣線的道友的──而Swans 通常就是會被提起的那一支樂隊,有點紅又不是太紅;有點輩份,但不是玩百萬音響的老爸喜歡的類型;聽不太懂,但是很棒的音樂。對了,而且現場很大很大聲。

我寫「2015 本事現場」SWANS 紐約闇黑傳奇
https://goo.gl/6EbPkW

我寫SWANS吉他手Norman Westberg – 13 at Monash University Museum of Art 16 April 2016
https://goo.gl/EXJrmR


SWANS即將在訪台灣,詳情請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89302491515904/

 


Author

databass

Dj,萬能工友,黑膠愛好者 喜歡看漫畫與聽音樂



文章轉載.敬請註明出處 
All rights reserved.

Search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