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他偽裝自己是知名DJ愚弄大眾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Nadja Brenneisen坦承自己過去兩年實施了「行為藝術計畫」,引導大眾相信自己化名的「Nutters」是個知名DJ,再藉由這個成名故事反應EDM場景已經過度商業化。

隨著近年EDM火熱發展,商業場景亂象層出不窮,使得檯面上許多DJ的專業備受質疑。本屆DJ Mag百大票第一名被質疑過度行銷,更在業界引發強烈批評。如今有個人坦承自己過去兩年實施了「行為藝術計畫」,引導大眾相信自己是知名DJ,再藉由這個成名故事反應EDM場景已經過度商業化。

記者騙倒舞客兩年2

以下的故事來自Vice瑞士版記者Nadja Brenneisen的親身經驗。他的動機離奇堪比「絕配冤家」或「愛情趴趴走」,活脫就是現實裡的電影。總結兩年經驗,Nadja認為商業場景的走紅之道就是「行銷」~要盡可能老套,盡可能俗氣。

商演不需高深技術

在兩年前(2013),Nadja曾任職派對Promoter,後因對夜生活炒作女體與藥物氾濫等現象感到不耐,決心離開。在他的派對工作生涯中,最讓他感到噁心的,莫過於以放著預錄帶玩丟蛋糕等小把戲,讓人以為自己是音樂家還賺進大筆鈔票的「DJ」。他認為這些DJ根本只是靠行銷站上舞台,與才能毫不相干。於是他和Promoter朋友Tobias設計了一齣大戲,讓大眾認為Nadja是知名DJ。

記者騙倒舞客兩年5

Nadja表示自己一直到今年(2015)才畢業,也就是當這個計畫開始時,他還是個學生,這些計畫全都是在他求學過程中執行的。他請朋友在白天時於舞廳給他密集訓練,幾週後他就學會了其中訣竅。

至於準備音樂,他覺得那根本不是問題,抄別人的Set就行了,譬如Tomorrowland。「挑最常聽到的就好,反正舞客們都愛。他們對這些歌曲都夠熟,放出來比較會有回應。」他在自述中這樣說明歌曲準備工作。

在他的計畫後期,為了將自己的名氣推向更高境界,Nadja甚至找來槍手製作人寫歌。與他合作的Ben Mühlethaler現在於德國EMI工作,Nadja稱讚他是「既有效率又有創意」的樂手。儘管後來因Nadja認為時機還不夠成熟,把這首歌壓下來暫時不發行,但Nadja很確定發行歌曲後DJ事業會更成功~成功到超過他的負荷。

行銷套路打遍天下

不光是音樂不需要新鮮感,整體來說Nadja認為只要搞得越老套就越容易成功。

譬如根據經驗Tobias認為兩個女孩子比一個容易紅,所以Nadja找來另一個美眉加入計畫。在計畫開始後,他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準備表演,同時用心打理裝扮,拍攝美美的宣傳照。這招果然非常奏效,讓他們在首演就大獲成功。雖然幾個月後另一個女孩子因為法學院學業與愛情無法兼顧,不得不退出,但女子雙人組合已經成功為Nadja打響名號。

[youtube]https://youtu.be/CXy6Xgf39sU[/youtube]

又譬如DJ名稱,Tobias認為應該要盡量簡單好記。但Nadja不想操作性慾,所以捨掉DJ Da Candy這類名字,把自己的藝名定為「Nutters」~這個字是個英文俚語,指的是「瘋子」。如果翻譯成中文大概會是「DJ 肖ㄝ」一類的。

在成功的初試啼聲後,他很快的受到了業界矚目,也開始有媒體報導他。雖然相較於其它DJ,「Nutters」有點像是不知哪裡蹦出來的,但奇妙的是並沒有人發出質疑。Nadja的DJ技巧也沒受到任何批評,因為台下舞客顯然都很愛他放的那些EDM芭樂歌。

一旦有了些名氣,Tobias便更容易用經紀公司的商演邀約技巧操作,Nadja行情也就水漲船高。才不過幾個月後,他的收入已經到達每小時近1200美元的價碼。在2015年春天,他每個月都有8-10場表演。到了2015夏天,他取得Sonnentanz、Holi Festival of Colours、Zurich Openair與Street parade Afterparty 等大型音樂季與派對的演出機會。在某些會場他甚至登上主舞台,緊接著Bassjackers與Tujamo等頭牌大DJ表演。

[youtube]https://youtu.be/SOAfXALC_5c[/youtube]

在DJ與記者間面臨抉擇

這個「行為藝術計畫」如此成功,讓Nadja名利雙收,Nadja坦承自己簡直開始迷惑起來,幾乎忘掉自己到底為什麼開始這個計畫。但Nadja很確定自己並不喜歡他放的音樂。因此在某些小型派對,他會改放自己喜歡的Techno。他也只能在這些場地放,因為他知道Techno並不符合自己塑造出來的「Nutters」形象。

記者騙倒舞客兩年4

也由於學業與計畫兩頭燒,後期更兼職當起記者,Nadja開始支撐不著。除了曾經累倒在舞台上,他也因為過度勞累導致反覆生病。他和Tobias都知道,如果這個計畫要繼續下去,他非得放棄一切全心投入才行。

然後他得到Vice提供的全職記者工作機會~這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的工作。他的「行為藝術計畫」是為了證明所謂的「大DJ」只是靠幾場表演和一些技巧捧出來的,而他和Tobias也已經證明這點。若要再往下一步走,就該發行當時還沒暫時壓下來的單曲;然而這步一旦啟動,接下來媒體關注會蜂擁而來,Nadja害怕自己扛不下來~畢竟他的DJ生涯並不是真的。

計畫是假但初心未改

Nadja的「Nutters」顯然是虛構的,這算是欺騙嗎?Nadja表示自己在舞台上的表演都是真的,他甚至從來沒按過Sync。但就虛構出身分這點,他確實感到有愧於樂迷與場景。Nadja對以音樂家自處的DJ抱有極高敬意,在計畫與真實越來越難分辨之際,他愈發不能接受自己做的事。

「DJ就像是老師,帶領聽眾接觸創新甚至革命性的音樂。這些音樂有的是加上電音節拍的俗氣流行歌曲,能提供人們更多新奇感受。有的則能讓你深思,讓你做夢。在那些充滿創意的靈魂手中,電子音樂曾經是世代之聲。他們比用丟蛋糕放煙火來娛樂大眾的人更有資格站上舞台。但他們卻很少被大型商業音樂季邀請演出。」Nadja認為商業場景的問題就是過度商業化:大公司只顧著搞巨型「瑞舞」賺大錢,把電音舞曲搞得跟大便一樣。

記者騙倒舞客兩年3

Nadja也很清楚這個計畫所有的設計都是為了迎合商業場景,放手才是正確的決定,否則自己也成了它的一部分。最終Nadja選擇了記者工作,正式結束這個「行為藝術計畫」。「Nutters」消失在世上,變成一篇故事。Tobias則用這個計畫的經驗開設網路平台「OneScreener」,用他的經驗幫助其它DJ與音樂家走向成功。

>>前往OneScreener

>>前往閱讀Thump原文

(Visited 40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