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低音、瑞舞、防彈衣: Fabric 往事

Written by A, Story

Fabric是英國最知名的舞廳知一。與其他商業路線舞廳不同,Fabric始終在音樂上有絕不妥協的堅持,也因此能在瞬息萬變的舞曲市場中保有自己的特色。Vice訪問了Fabirc的創辦人Keith Reilly,由他親自述說舞廳創辦之路的甘苦點滴。

作者:JS•拉福利(JS Rafaeli)

[button style=”e.g. solid, border” size=”e.g. small, medium, big” link=”http://noisey.vice.cn/” target=”blank”]本文來自NOISEY中国授權刊登[/button]

刊頭照片:DJ Skitz (左)和Rodney P 2000年代初在 Fabric 演出 (所有照片提供:Fabric)

鮮肉市場。用這個詞來形容夜店很毒,不過也很準,讓人腦子裡立馬浮現出大學新生狂喝爛醉後的「災難」場景、喜歡動手動腳的警衛,和散場時門口的一灘攤「煎餅」(嘔吐痕跡)。

諷刺的是,倫敦最好的一家俱樂部其實就是由鮮肉市場的樓房改建而來的。

任何對英國俱樂部場景~或者籠統地說是舞曲音樂~稍有瞭解的人都聽說過 Fabric 這家位於史密斯菲爾德、由前鮮肉市場改建成的跳舞聖地。這是一家真正屬於趴體客的俱樂部,人們在那裡隨著音樂舞到天明,跟那種光鮮亮麗、香檳紅酒,對客人進行安檢的閃電約會酒吧是兩回事。

Fabric聯合創辦人Keith Reilly(最右)和其他元老。

Fabric聯合創辦人Keith Reilly(最右)和其他元老。

最近,Fabric 迎接了自己的第15個生日,這家俱樂部的持續繁榮與其創始人之一 Keith Reilly 的身世、精神以及性格間的重要關係,我猜很多鐵桿趴體客都鮮有瞭解,而他正是我今天的採訪對象。

故事要從他的名字說起。 Reilly 家族是英國最為臭名昭著的犯罪家族之一,僅次於倫敦的 Adam 家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此二家族在倫敦的蘇格蘭路一帶時有火拼。Keith 的叔叔 John 在65歲時遭逮捕,其時他手中掌握著12磅的可卡因以及~據當時實行逮捕的員警所說~「足夠摧毀塔利班政權的軍火」。

不過 Keith 堅持自己的直系親屬中,並沒有參與犯罪的成員。他的父親是15個兄弟之一,而當時的武裝搶劫和勒索事件非常有限,所以 Keith 成長中所經歷的多為合法的運輸和經銷生意。「這一點很關鍵,」他說,「因為這意味著我有機會接觸到很多空的貨倉。」

所以 Keith 像所有迷戀 Bowie 和 Velvets Underground 的年輕人一樣,開始組織倉庫趴。

「那些夜晚絕對夠瘋的~純車庫,這個車庫說的不是現在的 UK garage,而是早年間的老車庫搖滾精神,沒有規則!我們當時放的歌從 James Brown 和 Fela Kuti 到 Chaka Khan 和 Rolling Stones,什麼都有……是百分百的純非法集會,但那時候是70年代末,離所謂的倉庫銳舞場景的出現還早著呢,就算員警來把我們抓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治罪。」

早年間組辦庫房趴所培養出來的無政府主義精神,加上後來 acid house 崛起的影響,使得 Reilly 在1992年毅然退出了自己經營的 CD/黑膠拷貝生意,開始建立自己的俱樂部。「是環境所迫,當時的氛圍太賽了,」他說。「舞曲場景已經墮落到了 happy house 或是 handbag house 的地步。粗製濫造的音樂太多:海報上寫滿了各種DJ,想盡辦法吸引顧客來消費……噁心斃了。」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所以 Keith 賣掉房子,傾家蕩產開始投資建造自己理想中的俱樂部。轉眼就是7年,經歷了多次失敗後 Fabric 終於正式建成。「當年法靈頓只是個破爛舊工業區,但地理位置很不錯~這非常完美,」他回憶道。「最開始那裡的房子根本沒法用,花了兩年時間才打造成一家俱樂部的樣子,不過也就是我當年弄過庫房趴……所以一眼就看到了這個地方的潛力。」

挑選完美位置的天賦也未必就能帶來成功。「當時業內所有人都覺得我們是瘋了,」Keith 說道。「當時倫敦西區有個大俱樂部叫 Home,比我們早開一個月。有個中間人,實際上現在也是我的好朋友,有天跑到我們這來,我還記得我們的對話:」

「你知道 Home 比你們早開了一個月嗎?」
「知道。」
「那你知道他們的駐場 DJ 是 Paul Oakenfold 和 Danny Rampling 嗎?」
「知道。」
「那好吧,你們這誰駐場?」
「Terry Francis 和 Craig Richards。」
「這你媽是誰啊?」
「我的朋友。」

Carl Cox (左)和 Craig Richards 在 Fabric 的舞臺上。

Carl Cox (左)和 Craig Richards 在 Fabric 的舞臺上。

「我知道我當時的口氣可能太天真了,但我知道我辦得到。那時候,Craig 這樣的人根本沒機會找到什麼正經演出~那時候只有俗氣的 house 才受人歡迎,所有想把 house 做的更成熟更有內涵的都會受到冷遇。所以在創辦Fabric的時候我們就確立了自己的原則,在音樂上絕不妥協~實際上我們確實從未妥協。」

最後的結果,兩年後 Home 關門大吉,而 Craig Richards 和 Terry Francis 在 Fabric 的表演15年後依然場場爆滿~這二人也因此成為了英國流行音樂史上駐場時間最長的藝人。

Goldie 在 Fabric 臺上。

Goldie 在 Fabric 臺上。

在開張的當晚,有一件事情很清楚,那就是 Fabric 滿足了倫敦場景的真正需求。

「最開始的那些夜晚簡直炸了,」Fabric 的另一創始人、Reilly 多年的得力助手 Cameron Leslie 回憶道。「隊伍排滿了整條街,收銀台、警報什麼的我們根本不會用。開張的時候我們連掌管衣帽寄存處的人都沒有~這地方可是重地,因為這裡控制著進出的人流,最後沒轍我只能打電話把我爸給叫來,他是我認識的唯一一個不嗑藥的正常人,於是開張頭三個月,我老爹都以一種軍事化的手法掌管著俱樂部的寄存處。」

「俱樂部中除了音響系統,我對其他一無所知,」Reilly 補充道。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除了標準獨特的藝人選擇,正是 Fabric 的音響系統使其脫穎而出。「其他多數俱樂部裡,音響系統是最不受人重視的~爛到極點,」Reilly 說道。「而 Fabric 的一切則是圍繞音響系統建立的……因為我們的生意純粹是以興趣愛好為出發點。直到現在我們還在不停地研究改進音響系統,試圖把它變得更好。這是另一件我們不願妥協的事情。」

任何在 Fabric 跳過舞的人都知道,Fabric 音響系統的魔力在於一號房,裡面除了通常的喇叭,在地板下還有400個低音傳感器(Tactile transducer)。換句話說,你不僅能用耳朵聽到低音,還能用腳感受到低音。這種「人體音響」系統將房間裡的每個人都變成了自己的聲音共鳴器。你的前額都能隨著音樂震動,而在 drum ‘n’ bass 主題夜,你更是會有一種難以言表的愉悅體驗。

「沒錯,」Reilly 笑道,「唯一的問題在於,開始的那些日子裡,有些趴體上那些女孩嗑藥太多,直接坐地上起不來,然後……然後她們就高潮了。那感覺就是,『幹,我們竟然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跳蛋。』」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Fabric 的迅速成功也帶來了新的威脅。英國的毒販們看到了每月百萬英鎊的商機,想要掌管這個地方。Reilly 開始收到一些非常嚴肅的威脅信,經常是直接發到他的家裡,而這些威脅信的發出者都是不好惹的人物。

這時候他面臨著重大的抉擇~給自己的黑社會叔叔打電話開啟一場幫派戰爭,或是潔身自愛遵紀守法,以一己之力對抗黑惡集團。「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解釋道,「可是我根本黑不起來,那種下三濫的生意不是我能幹的。所以我說的很清楚,再騷擾我一定會去報警~一般沒人拿警察威脅黑社會。不過最後效果還不錯,但是我也不得不在開張第一年天天穿防彈背心,我的第一場婚姻也因此告吹~我前妻受不了總是半夜接到電話讓她和孩子趕緊收拾細軟跑路。」

當被問到早年間「印象最深的一晚」這個不可避免的問題,Keith 的眼角有點濕潤。「John Peel 來 DJ 的那天晚上非常特別,」他說。「剛開始他不願意來~因為之前他在別的俱樂部有不好的經歷。但是那天晚上他用『Teenage Kick』收場,整個人群跟著大合唱,還把他舉過頭頂。他激動地哭了出來,我們也激動得不行;他對我們來說就像是神~小時候我經常邊哭邊聽著它的節目入睡。」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Fabric草創時代即景

跟 Keith Reilly 以及他的團隊聊天~其中很多依然是15年前的元老~始終能感受到 John Peel 那種探索音樂的精神。Reilly 強調道:「各種舞曲潮流、風格來來去去,而我們只是堅持自己。我們的原則是從不跟隨潮流,從不預測潮流,從不邀請我們不相信的藝人。從根本上來說所謂潮流都是必敗的遊戲,最終你會走偏。」

「我有點強迫症:如果我喜歡某種音樂,我不僅想讓你聽到,還想讓你感受到和我一模一樣的激動~這讓我的朋友們非常抓狂。我覺得我活著唯一的目的就是尋找美麗的東西然後展現給別人——就這麼簡單。」

Mampi Swift

Mampi Swift

也許對於一棟充滿人群、音樂和酒精的大樓,這樣的說法顯得有點浮誇,不過 Relly 的熱情確實非常具有感染力,而 Fabric 始終如一的高品質運營在倫敦場景中也是獨一無二的。對於細節的關注和潮流的抵制顯現在他們的所有行為中~更不必說在2014年,他們依然能夠成功地經營一家基於CD的訂閱式唱片公司。

在開張之初,諸如 Judge Jules、Lisa Lashes 和 Seb Fontaine 這樣的名字佔據了所有投機取巧的俗氣俱樂部,Fabric選擇了逆流而上。在接下來的15年中,它就像一座孤島一樣,在充滿 Steve Aoki、Guetta 和 Avicii 的海洋中,孤獨而堅挺。真心祝願此景長存~一家對抗鮮肉市場的前鮮肉市場。

翻譯:席夢思
作者:JS•拉福利(JS Rafaeli)

>>前往閱讀Vice中國譯文
>>前往閱讀原文

(Visited 3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