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時空的旅者-Jeff Mills

Written by Feature, People

在悠久的生涯當中跨足音樂、電影與各式各樣的場景。在這次訪問當中,談及最近與法國實驗電影導演*Jacquelin Caux的電影計劃、現今電子音樂文化的狀況、當代科技下的科幻小說、科技在跳舞文化扮演的角色與其衍生而出的各種科技焦慮,以及當大家都停止跳舞,Techno音樂又該何去何從。

原文:Jeff Mills Delves Deep Into Space, Time, and the Future of Techno
作者:Lauren Martin


Jeff Mills,略作介紹:TECHNO樂壇先鋒。在悠久的生涯當中跨足音樂、電影與各式各樣的場景。在這次訪問當中,Jeff Mills談及最近與法國實驗電影導演*Jacquelin Caux的電影計劃–Man From Tomorrow、現今電子音樂文化的狀況、當代科技下的科幻小說、科技在跳舞文化扮演的角色與其衍生而出的各種科技焦慮,以及當大家都停止跳舞,Techno音樂又該何去何從。

*Jacquelin Caux的作品,曾在2006年女性影展以實驗片《過道》與台北的觀眾見面。

*The Woman In The Moon,1929年默片。是當代認為第一部科幻系列電影,由Fritz Lang所執導,是根據小說 Die Frau im Mond(1928:英譯The Woman to the Moon,1930)改編。 相關連結:http://goo.gl/evMltj


thump(以下)
▶我去年有看到你在格拉斯哥 Sonic Cineplex,搭配*The Woman In The Moon(Fritz Lang)的現場(Live)演出,令人讚賞。你曾幫多支科幻電影製作配樂,但The Woman In The Moon卻是全新的概念,以電影與原來的配樂,但卻以你為主角發展,這兩者有何不同(Man From Tomorrow)?

Jeff Mills(以下)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事情。原劇Lang設定了整個場景與方向,而我只要努力配合就好。但是Man From Tomorrow是從一個非常自我的角度出發,在與Jacqueline討論後,我們決定配樂需要是以我為主體來表現。重要的是,這個並不是表現藝人本身做為娛樂與風格的載體,而是試著演繹出,如我這樣去為了人們去創作的人,他這樣的內心世界為何?演繹出你與觀眾的距離,還有你對於觀眾的吸引力。

[vimeo]http://vimeo.com/86218993[/vimeo]

▶在The Man From Tomorrow當中,你最想要說的是影像、音樂或是概念?

恩,我需要描述我的生命是怎麼回事。當我看到時,眼前的是什麼;當在派對、旅行時,我與人們的互動(或是沒有互動)是什麼。因為我只說英文,在旅途中與人溝通的機會更少,所以我盡量觀察,從一定的距離專注於人們的舉止,特別是在我打碟(Djing)時,因為我無法跑到聽眾當中與人交談,所以我注視著他們。多年來,透過手勢、眼神或肢體動作,我感覺到我變得善於感知人們的索求,或是他想改變一些事情的時候。這也是我與Jacqueline大多在討論的事情。

▶在故事當中,實際的執行是怎麼表現呢?

我們彼此都理解到,在大多數我出現的鏡頭裡,我必須反射出這個概念,我與任何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甚至從觀眾也是。在電影中我與每個人都是,因為這就是我Dj生涯的反照。與當年離開底特律之時相比,我已非當年那同樣的人了。

▶怎麼說呢?

當旅行夠多,遊跡既遠且深時,你會有所改變。回到1992年時,我有所依靠、有些嗜好與更多的朋友能夠談論相同的話題,這些事情人們視為理所當然。當離得越遠,就失去的越多,獲得更多的知識,但取而代之是你也變得難以與人談論這些話語。

▶所以這部電影的主旨是去闡明這樣的焦慮?

也許。
但我想這也幫助了配樂的製作。不能去看棒球賽或是看電視影集,幫助了音樂的製作。在這不尋常的狀態,並要試著描述它,對我來說,思考宇宙就不是那麼困難。音樂的轉變也來自於我過著的生活。

young jeff

年輕時的 Jeff Mills (右)

▶回過頭來,我覺得大眾對於Techno的認識正在轉變。Techno音樂逐漸變成許多符號的代名詞,像是“跳舞音樂”,或是我們談到舞廳音樂的,就會想到Techno。你是怎麼想呢?會覺得Techno的根本被遺忘了嗎?

這要分好幾個部分來說。我覺得支撐這個產業,最大的部分是來自於那些覺得Techno就是跳舞音樂的人,大部份這些人都不是樂手。他們進入這個世界,想要當個Dj,但對於其他的事情卻一無所知。

我那輩大多數的Techno Dj前身都是樂手,所以當他們在打碟時,也保持了很多想要創作的想法,有些瞭解到打碟這件事情,是娛樂聽眾的一種詮釋。如果可以隨之起舞,這很棒,但是一個附加價值而已,但音樂本身應該代表某些意義,他應該隨著以一種嚴肅的方式來製作,而且這也許會啓發某些只是單純聽著他的人。我仍如此相信,但現在大多不是如此。

▶你覺得現在大眾把跳舞音樂當作是一種文化、職業或是?

“將Dj視為一份工作,並讓人們與我的音樂隨之起舞,那我的工作也便完成了”。我想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去想像Techno以別的形式存在是困難的,因為離開舞池,幾無例子可以參照。而那些可以參照的例子,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評價與報酬,登不上雜誌版面。這真的不太好,Techno有那麼多的風貌,但如果人們沒有視而重之或顯示興趣去探索更多,它最後也就這樣,我們也停止跳舞。

▶我們也停止跳舞….這樣說會不會太極端了?你說的沒錯,Techno除了在Night Club之外,是有許多面相與風貌,但人們還是會繼續跳舞啊?不管類型、品味或其他?

我已經在這行超過三十年了。比起以往,跳舞的人們是越來越少–我指的跳舞是說,人們在玩的時候真的有與音樂連結在一起,音樂達到高潮時也隨之起舞,但現在人們常常只是站在那裡,揮揮手臂而已。我想最後我不得不假設:若是這樣Techno就變成純粹聽聽的音樂,然後動一動身體而已。

▶也許這不是Dj要考量的範圍,也許是音樂製作人的責任?

恩,音樂製作人有辦法去檢視他們的作品,聽眾的感受,然後作出反應。如果聽眾沒啥反應;那也不會去做出那樣的音樂,我說的就是這個。

[youtube]http://youtu.be/STpOak4iAJY[/youtube]

▶這要如何改變呢?怎樣能阻止這樣的轉變呢?

也許還是需要有人能夠在前面引導聽眾。不過關於Techno的定義(如果幸運的話)將會改寫。揉和進其他的東西,一些更生動或有活力的東西。而音樂便只是一個媒介,讓你可以體驗所產生出來的東西。

我猜想,現今科技也會對此幫上一把,聆聽Techno音樂可以讓你感覺,身處在1945年的印度。科技會進一步,帶我們前往想要的與所欲求的氛圍,不過這只有在,當我們能完全理解與感知事情正在轉變,上述才會發生。

老實說,我想現在不如以往跳得開心,僅是我們不喜歡它了。人們變得待在某個地方,是因為那裡群聚了特定族群或某些人,以及獨特的氣氛;而Dj以特定方式演出,一切有如散發某種光芒,這似乎都說著要比跟著音樂跳舞來得有吸引力的多了。

聽著喇叭源源不絕的震動;聽些真正的好歌,比起看著別人怎麼舞動,我們都更專心投入,與音樂連結在一起,我們甚至都忘了身處何處。若如我所述,也許是某個穿戴科技,或是吃了一些啥的,你就視幻猶真。如果這說得通,比起挨在一起,我想人們都會想要這樣。

▶聽起來有點空虛啊

不會啊,一點也不。你仔細想想,科技帶給我們的孤寂感將讓我們體驗更多,甚至超越了時空與距離,這將讓我們更瞭解這個世界與人群。我也許不能立馬跳上飛機飛到巴西,但如果我戴上頭盔,吃了顆小藥丸,或是注射什麼,就能帶我的意識到那裡,感覺到我走在Copacabana的小路上,陽光灑在我的背上,耳邊傳來沙灘上人們的聲音。我想人們會喜歡這種體驗。

如果跳舞(廣義來說,如社會認定的跑趴)不再與電子音樂相連在一起;Techno不再如我們認定的“跳舞音樂”,然後我們因為科技變得更為疏離,那這樣你覺得Techno的概念、社群甚至是聲音會變成怎樣?它的價值會在哪裡?

也許“音樂”的概念也會一起改變,它也許不再只是樂器演出音符與和弦而已,它將帶來更多。它也許像與一個不存在的人,在街上交談,音樂的存在是用來將你的心帶往一個開闊的地方,這有很多其他的方法可以做到。

[youtube]http://youtu.be/PLpE18si32g[/youtube]

歷史可証,大多數的人類(human)索求的遠比科技能給予的更多,我們一直在顯示出,我們不喜歡自己過的生活,並且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人。這就像是當你看到一個非常有錢的人,有錢到花不完,而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孤立起來,他們搬到小島上,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樣的人是在顯示一個有錢、有特權、獨立的人類所會有的樣子,運用他的資源,去把其他的人搬走。如果我們將科技投入於此,也會朝向這個方向。

▶如果說焦慮與疏離是現代科技發展下的表徵,將突顯個人的渺小並以科技放大;將個人的有限集合成規模,透過科技,宇宙的未知浪漫幻想被具現化。顯而易見,坐一趟太空旅遊是既昂貴又危險,但若透過科技可以將它帶至我們面前,我們能夠如何幻想,特別是TECHNO想要描繪的想像?

有史以來,人類總是對未知的太空充滿想像,想要去那看一看。觸及或抵達,都是為了掙脫某些限制,讓自己感覺更不同,更像神;就如我們把好萊塢的演員稱為電影明星一樣,我們會不計代價只為了達到目的。

現在太空旅行還侷限於某些特定官方,但就像有錢人獨佔小島一樣,他終究不會滿足,並進而要求更多。不只是那些科學家或是太空人,有一天我們一般人也會開始要求這樣的權利,這也許會費盡眾人的努力,而某些人也會在旅途中死亡,但是我們會學著眾志成城以致之。

現今世界的潮流是趨向多元化,也許是因為要經過這樣的過程,才能讓彼此更為聯結,朝向偉大的目標。我們現在是廚於一個過渡、轉化的階段。

▶我想你說的大多數展現在科幻小說,尤其是電影當中。在科幻電影裡,主要依循著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去架構,以現實基礎上去架構幻想的世界:未來、太空或其他未可知的世界。這不是窺視,而是展現,一般人需要這樣的描述去幻想,是嗎?

科幻電影大多就是由普通人製作,而不是由科學家或太空人。科幻、通俗小說,甚至漫畫,是讓一般人幻想他身處與不尋常的狀況當中,對我來說也是相對簡單去尋找連結。

[youtube]http://youtu.be/hAwmCKnRaJ8[/youtube]

▶所以那些電影視覺特效,或是對於另一個世界的描述,並非那麼遙不可及、難以置信,讓我們浪漫的去相信,也帶給了我們希望。

的確,這讓我們以具未來感的方式來思考我們的世界。科幻電影像是佈道大會,在觀看之後,讓我們去思考人類與我們現在的現實狀況的關係。

▶你覺得現在電影當中,科技元素是否太多,反而科幻的感覺漸漸減少?

恩,科幻故事有時就會變成科學的一部分。科幻故事當中的描述是如此生動,生動到我們希望他能夠變成現實,若你回頭去看二零年到四零年的科幻小說,比照現在的NASA是怎麼運作的,Lang的Woman In The Moon當中,你看到太空船怎麼被移到發射台上的,這些都已經先在電影裡演過了。

對一般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太空船的樣子,也是他們第一次看到起飛到數、發射火箭。Lang創造這些,這都來自電影,電影總是預測未來的模樣。若是沒有世界二次大戰,也許我們在六零年代前就能夠前進外太空了。

▶你現在還是覺得Techno音樂與未知的太空,有某種程度的概念關係?

人們必須被說服,Techno音樂除了跳舞,我們還能夠對它做更多,改變不會只通過少數人就實現的。積極來說,把人們想要的,並且持續精進。如果我們仍然說我們只想跳舞,只想在半夜時聽到這樣的音樂,持續讓它邊緣化,不讓Techno伸展開來,扎根到我們的生活當中。若不這樣努力,它有一天會消失的。

▶你怎麼看待Techno音樂與時下“跳舞音樂”?

早年發展時,我們犯了許多過錯。跳舞工業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只聚焦在一個方向上面,就是不停的Party直到你失去興趣為止。

瑞舞文化就是依循著這個模式,一直到這個文化死亡。我記得那時大家只討論Party多好玩、Dj多屌、現場多眩,而缺乏耐心去聽聽別的事情,漸漸離音樂要說的事情越來越遠。

跳舞音樂的媒體認為這是無聊的主題;與其討論這個唱片概念,不如說說Ibiza又有什麼屌趴,好像除了去趴之外就沒有別的生活了,這變成一種特別的框架與限制,我們不想聽到別的東西;我們不希望它讓所有人知道,只想與那些自以為懂的人同樂,這是一個貧窮的國王阿,這就是我們現在電子音樂的處境–人們能夠聽到有主題的音樂越來越少,時間、空間、存在?我們只想討論Dj穿什麼T-Shirt,或是他使用什麼耳機。

05241622

▶你會覺得你長期發展的音樂想法會退流行嗎?

那才不勒,而且根本不是同一路線的。我覺得是這樣,當我開始製作音樂時,我們是有目的,有概念方向去製作的,但是許多人並不是這樣,所以我想也許有些人應該持續努力專心在這個上面,讓人們知道Techno除了能讓你跳舞,它還有許多等待你去探索。

我不覺得我與其他製作人或是Dj存在著競爭關係,但我想做的是,儘量能夠觸及更多的人;帶著想法用電子音樂去跟她們連結,這也是過去多年來,當我們沒日沒夜的party時,應該要去做的,但是沒做的。去達到平衡,去讓Techno有更多風貌、意義,希望能夠帶領大家去關注更多不一樣的事情。

Techno就是政治的,它必然如此。在某方面來說,我的工作一直是UR的延伸。而現在的跳舞工業對於它們過去二十年沒有涉獵的區域,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們只會餵養聽眾喜歡的東西,這就是現在整體跳舞工業的概述。

所以你會發現很少人願意做一些讓人感到困惑,或是能夠讓人批評、抱怨的事情,因為我們都已經被歸類到這個流行的分類裡面了。

▶你指的是某些藝人還是某些邪惡的媒體?

Dj想要去討好聽眾。一開始的初衷都不會想要去跟誰示好,給人家聽想要聽的東西(不過某些音樂類型沒有啦),而是想要透過器材去抒發自己的想法。但現在不論是為了賺錢、變得有名,或是對自己的價值毫無疑問。取而代之,我們開始滿懷野心,努力去取悅觀眾,我們需要當他們的英雄,如果夠幸運成功的話,人們也喜歡我們,也許就能成就事業。我們就能變得有名,變成人們說的大師,變得是少數人主導整個市場。

▶你說的是UR原來的狀態嗎?讓情緒與想法去創造概念覆蓋在音樂上面?

我們的目標是要去表現科技與外太空,不全都只是音樂。九零初期做的東西,都是建立在那時我們讀的東西,如果有什麼要標註出來的話,也許就是當我們不是那麼專注在音樂類型上,反而讓Techno變得更有趣了。這事,我真想用大聲公跟全世界說一次。

▶做個總結,你仍然倡議這樣的想法,實行在你的工作當中,而現在電影也殺青首映了,還有在計劃什麼嗎?什麼是現在手上進行的呢?

倫敦剛首映結束,我們正在與東京洽談放映與音樂祭的演出,九月時會發行DVD,內附小冊子完整解說製作過程。Jacqueline與我在準備一部新片,名為Oneness,是關於奇異點,一個人與機器合而為一的故事,估計明年初開拍。同時也有幾個樂團演出在計劃當中,另外有一個電影的改編計劃,靈感來自於庫柏力克的2001太空漫遊,搭配現代舞的演出,明年春天將在巴黎亮相。也將在巴黎La Loure駐場三個月,將會是結合舞蹈、電影與現場(live)的演出。

▶那你還有在製作音樂嗎?

當然,我還是在製作專輯,下一張就是“The Emerging Crystal Universe”,預計九月發行。而為Lang版本的The Woman In The Moon電影配樂,將以3CD形式發行,內含35首單曲。我現在也在讀關於外太空的書,特別是有關於外星人還有一些土星的發現,也許會把土星環的事情也來看個第三遍,我什麼都有興趣看喲。

(Visited 3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