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蹦世代依然活跳。DJ @llen專訪(1/3)

Written by A, Feature, People

是怎麼樣的動機讓DJ @llen對於地下場景維持著始終如一的執著與熱情?DJ @llen對於國內地下場景的發展與時下當紅的EDM,有怎樣的看法?在康芮帶來的疾風暴雨中,以咖啡香為伴,DJ @llen將這一切娓娓道來。

1995年,夏日的二重疏洪道。那是全台灣,甚至可能是全華人地區可考的第一場瑞舞派對。從那時起,DJ @llen不遺餘力的推廣瑞舞活動。他的足跡遍佈陽明山、大稻埕、梅花湖、貴子坑,是這樣的努力不懈下,我們才能看見台灣的千禧瑞舞大爆發。然後,他前往中國,在台灣的圈子裡沉寂了好一段時間。就在我們懷疑DJ @llen是不是將全心在中國發展時,他回來了,帶來令人驚喜不已的失樂園計畫~一系列在南港瓶蓋工廠的瑞舞派對。

 

由於南港瓶蓋工廠將被回收移作他用,DJ @llen選擇在Legacy重現瑞舞派對原始生猛的力量。這個派對不但有英國硬派Techno廠牌Surface主理人Nick Dunton獻藝,更有新加坡鐵克諾女王 Angela Flame助威。加上Legacy混合地下與文藝的氛圍,相信這場派對也將精采可期。是怎麼樣的動機讓DJ @llen對於地下場景維持著始終如一的執著與熱情?DJ @llen對於國內地下場景的發展與時下當紅的EDM,有怎樣的看法?在康芮帶來的疾風暴雨中,以咖啡香為伴,DJ @llen將這一切娓娓道來。

 

█ 請問蹦世代計畫是怎麼產生的?
@llen(以下簡稱@):2011年,因為爸媽身體不好,我從北京回到台灣。當時其實沒計畫接下來要做什麼,也暫時沒想要辦派對。但是剛好我回來以後,DJ Kile發現了南港瓶蓋工廠。我們討論後覺得那個地方真的很棒,沒有人去辦派對實在太可惜,所以我就去文化局都更處申請合法使用。

 

█ 所以可以說,瓶蓋工廠是一個新的開始對吧?
@:對,因為瓶蓋工廠的派對還蠻成功的。派對要好玩,除了DJ之外,場地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當然,對於喜歡商業空間的人來說,有漂亮裝潢與包廂的夜店會比較吸引他們。但是對於喜歡聽獨立音樂、電子音樂,對國外瑞舞文化有點認識的人來說,商業Club並不是他們喜歡的場地。戶外派對和倉庫派對在台灣真的也很少。是因為有這麼好的場地,我才會開始再辦派對。

 

可惜瓶蓋工廠後來被收回了。所以這次Nick Dunton和 Angela Flame的Promoter透過我的老友Stingray連絡我,想在巡迴新加坡和泰國時,也安排台灣的演出,我因為場地問題沒答應他,只告訴他看看有沒有場地再說。沒有好的場地,我的想法是一切隨緣。

 

結果一切都很湊巧。隔了幾天,Legacy也主動問我辦派對的事。先前他們主要都是做現場或偏主流的活動,最近也想做一些不同的東西。Legacy讓我想到瓶蓋工廠,雖然沒破爛到像廢墟,但也不失倉庫的感覺。而且他的空間挑高比瓶蓋工廠更高,設備也比較齊全。於是我就答應他,把Nick Dunton和Angela Flame簽過來。

 

1234935_10151677940856713_1729984405_n

圖片來源:南港瓶蓋工廠失樂園計劃派對

 

█ 為什麼想再度重現倉庫派對的感覺?
@:首先我覺得倉庫派對有商業空間沒有的趣味。在商業空間音樂的選擇會偏向華麗的Disco,而Surface的音樂比較適合在倉庫這樣地下的環境呈現。然後,Surface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廠牌,相信喜歡90年代Techno的人一定都知道。我聽過Nick的音樂以後,也覺得非常喜歡。另外就是台灣幾年下來其實也很少邀請這樣的DJ,即使是請了Techno DJ,大部分也是比較Club取向的。

 

我還有一個想法,有點類似賈柏斯的理念,就是功能越簡單越好。與其讓派對同時作太多事情,還不如把重心放在讓大家好好聽音樂。包括燈光和視覺,所有其它設施盡量簡單,不要造成分心,反而更好。Legacy空曠的空間就很符合這樣的感覺。

 

我這個人作事通常沒有太多計畫。如果很多因素都能湊在一起,我就會中間當串連的角色。所以這也可是說是巧合吧。

 

█ 你這麼努力的在推動這些活動,是因為覺得地下場景在台灣依舊是有機會的?
@:我認為絕對有。每件事情都是相對的,有商業的場景,就一定會有地下場景的生存空間,要不然就是兩者都沒有。其實很商業的地方,地下場景通常也都很活躍。我蠻相信平衡的概念,商業和地下場景一定會形成平衡。

 

█ 你自己感覺從二重疏洪道到現在,地下場景有沒有什麼變化?
@:早期的地下場景社群感比較強烈,比較純粹,比較熱情。來派對的人,大多知道我們是為了比較不一樣的音樂和場景氣氛而來,不是為「跟商業不同」或是「很酷」一類的表面因素。現在,瑞舞的社群感比較沒那麼強了。譬如在南港瓶蓋工廠,雖然來的人也很多,但玩得投入的多半是外國人。台灣人則感覺比較多是來看看,沒有找到夢想烏托邦的興奮感。

 

1014233_10151677524101713_662921856_n

圖片來源:南港瓶蓋工廠失樂園計劃派對

 

█ 所以你預期這種來這種場景的人的感覺是怎樣的?
@:我希望來到這個舞會的人,能感覺不一樣的衝擊。我常想像來舞客心中的OS,也許應該是「哇這個怎麼這麼酷啊!」「在這種地方真是太屌了!」。當然也有人會是相反的覺得「哇這是什麼啊?」「怎麼會叫我來這種地方?」我想各種各樣的OS都會有,這是最有趣的事。

 

我相信沒有參加過戶外或廢墟派對的人,對這種感覺很陌生。但我也相信只要沒有在門口掉頭就走,進到派對現場以後,他們一定會感到衝擊。現在美國當紅的EDM其實也是在消費瑞舞「酷」的形象。那些穿著瑞舞褲,含著奶嘴的小朋友,大多沒有相關經驗。他們也許只在網路或雜誌上看過聽過,甚至也許他們的父母曾經參加過這些派對。因此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們不見得能夠體會到也感受不到。

 

█ 大型派對近年來在台灣很熱門,你認為它們對地下場景有什麼影響?
@:我覺得不太有好處。這些商業派對甚至在活動公布時,根本看不到DJ Line up。但新一代的舞客去過這些大型派對以後,也許還是會覺得覺得好好玩好嗨喔,然後就覺得地下派對沒有爆點。他們也許會因此感覺不到地下場景的酷,甚至貶低它。過度的商業包裝只會更加強一般人的偏見,認為只有這樣的東西才好玩。

 

國外雖然多大型派對更多,但是他們的地下場景也更深厚,人也夠多,可以支撐地下場景。然後有些商人突然想到,地下以外還有很大的市場,有機會賺到主流的錢,商業派對才開始越來越多。我們看到很多國外的電子舞曲場景,也許感覺它們都很地下,而那些大型音樂節在十幾年前,其實也都放以地下音樂為主,逐漸成長到現在的規模。

 

反觀台灣,地下場景還不夠大。直接把國外的大型派對搬進來,很可能會讓商業場景和地下場景失去平衡。現在很多人以為電音就是大家穿上白衣服,舞台上要有舞者,加上華麗的聲光效果,音樂五秒就要來個高潮。等他們到了地下派對,他們可能會覺得音樂很怪,甚至跑去叫DJ換歌。這樣的人沒有辦法靜下心聽音樂,也聽不到音樂中的新東西,因為他們習慣制式化的高潮。有些主辦單位甚至會消費PLURs,但活動內容根本無關。這對台灣沒有好處。

 

明天我們將繼續刊載這次專訪的中篇。在中篇裡,DJ @由失樂園計畫的經驗為例,分析未來派對活動與公權力之間的新關係。此外,他還將分享他在中國六年之間,所觀察到的中國電音場景發展狀況。

 

>>點擊我前往本專訪第二部分:蹦世代依然活跳。DJ @llen專訪(2/3)

 

(Visited 9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