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電音無罪,跑趴有理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舞廳不該被特殊對待,跑趴不該被當成罪犯。這一年我們遭遇的不公平,不該就這麼算了。否則,相同的事情隨時還會重來。

對於台灣的夜生活場景來說,今年是不太平安的一年。

在6/14日,警察以十年來僅見的規模搜索Luxy。有數十人被帶至警局。

 
隨後又發生了震驚全台的夜店群毆案件。於9/14,一名刑警在Spark被數十人圍毆致死。

 
是否是因為這些事情,加上台北市長選舉將至,挑動政治人物敏感神經,我們不得而知。但最後的結果就是,台北夜店場景遭遇好久不見的「抄到倒」式臨檢。許多來台演出DJ看到這樣的臨檢,都感到相當驚訝,難解必要性何在。

這種狀況也影響許多派對的進行。譬如在國際擁有極高知名度的G5同志派對,就難以承擔臨檢的影響而停辦。可嘆的是,這場派對的舉行時間,正是以進步人權維號召的同志大遊行隔日。前日才有國外媒體誇讚台灣是亞洲同志人權燈塔,我們向慕名而來的各國同志展示的,卻是極有人權疑慮的全場臨檢。這大概只能以貽笑國際來形容。

 
因為相同的理由,Reboot Taipei也放棄了「One With Dubfire」。但主辦單位依舊克服萬難舉辦免費派對,讓Dubfire帶給大家難忘的一晚。請大家為Reboot Taipei的努力鼓掌。

 
還記得十四年前,夜店咖被稱為搖頭族;告訴旁人自己愛聽電音,似乎需要勇氣。我們經常有種「不想再和世界爭辯」的挫敗感。十四年過去了,聽電音似乎變得時尚,女藝人搶當電音女王。所以我們跑趴已經跑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了嗎?

恐怕並不是。

你覺得每次跑趴都要被臨檢是正常的嗎?你覺得跑趴還得面臨被警察帶回警局的風險是正常的嗎?

 
你覺得夜店開開倒倒,還得被人傳和警察黑道掛勾,全都是夜店業者的問題嗎?

 
你覺得政府一出事就瘋狂臨檢夜店,真的有意義嗎?如果沒意義,為什麼錯的事要堅持繼續?

 
從陳水扁一手在市政府前開「瑞舞派對」,一手嚴打舞廳,轉眼已經快過20年。在這20年間,陳水扁以七成滿意度落選台北市長,又選上總統,成為台灣之子;八年後變成人人喊打的貪汙嫌犯,鋃鏘入獄。而今天他就要保外就醫。這個世界已經翻了幾翻,夜店場景的慘澹卻似乎沒有太大改變。或更慘的是,轉了一圈,走回頭路了。

夜店場景看似地位有所改善,其實只是更常被人消費。無論是政治人物、演藝人員乃至大眾媒體,總愛用「電音」或「夜店」為自己妝點;似乎只要跟著那懂茲懂茲的音樂搖晃,自己看起來也變得時尚。但轉過頭去,他們卻不遺餘力的醜化夜店,好像那裏只有暴力與犯罪。

 
夜店文化已經成為當今最重要的休閒娛樂,也是現今流行歌曲的重要搖籃。十五年前台灣有過值得自豪的texound與2F,也孕育許多人才。但如今他們紛紛退隱或遠走他國,留下的人只能說「拼得非常辛苦」。我們以為國情更保守的南韓、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則已經遠遠跑在前面。

政府不該再荒謬的以為這是台灣的問題,以為夜生活不適合台灣。真正有問題的是落後不堪的管理法令。

 
如果太陽花學運能夠給舞客們什麼啟示,我想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政府會犯法,警察也會犯法。在現況改變前,每個舞客都應該對自己的法律權益更加謹慎。你不是罪犯,你有人權。

 
談到人權,人們常愛引用波士頓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碑文,來強調冷漠是罪惡的幫凶。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新教徒;
最後,當他們對付我的時候,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我也很喜歡這段碑文。但是,在等待別人相挺前,我們應該先發出不平之鳴。這樣別人才知道我們是誰。否則,沒有人會為我們站出來。

我們必須先替自己站出來說話。

(Visited 7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