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音樂季出招遏阻參加者使用藥物

Written by A, Digest, News

EDM音樂季的死亡案例重新喚起了美國社會對於青少年使用娛樂藥物問題的重視。音樂季紛紛出招,設法減少參加者使用藥物的機會。然而有些作法也許走得過頭,引起了參加者們的憤怒與抱怨。

自從去年的Electric Zoo兩名參加者不幸因藥物與多重因素死亡後,藥物問題在美國社會重新喚起了大眾注意。直到目前為止,在美國的電音音樂季只有非常少的幾場(例如Tomorrow world)沒出事,其他的多少都傳出一兩起死亡案例。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主辦方無不更加積極的推動各種政策,希望負起社會責任,同時也讓形象好轉。

 

Electric zoo為了避免去年憾事重演,最近通過了強制性的政策:他們將參加者的入場手環啟動碼放在反毒宣導影片的最後,所以參加者必須先看完宣導影片才能入場。既然這隻影片非看不可,他們也不敢拍得太爛。「Come to life」找來知名影集「嗜血法醫」(Dexter)導演James Manos拍攝,質感非常好。若不管內容的意識型態,其實看起來還挺有趣的。

 

[youtube]http://youtu.be/gqgwU5Ulnfg[/youtube]

 

除了事前的宣導以外,主辦單位也對參加者的攜帶物品設下了更多限制。我們相信這些措施都是為了讓活動更安全,但Electric zoo和Mad decent block party的禁帶物品卻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音樂季出招遏阻參加者使用藥物
Electric zoo禁止大家攜帶較大的包包、背包以及、螢光棒還有糖果。
音樂季出招遏阻參加者使用藥物

Mad decent block party則是禁了奶嘴、較大的包包以及串珠裝飾品。HARD Summer在傳出兩死案例以後,也立刻把串珠禁掉了。

 

為了保護大家的安全,主辦單位用心良苦是可以理解的。但禁止大家帶包包、串珠或奶嘴則顯得有點詭異。禁止攜帶包包也許是不想讓參加者有地方藏藥,但若參加者要藏藥,實在有太多方法。譬如,有人就開玩笑,那參加者如果把藥藏在直腸裡,以後是不是也要禁止大家攜帶直腸?更不用說這樣的政策有可能讓某些人乾脆一口氣吃掉當晚的份量,反而更加危險。

 

音樂季出招遏阻參加者使用藥物

 

至於串珠與奶嘴,從瑞舞文化的發展史來看,它們確實與藥物有著深遠的連結。也許主辦單位認為這些裝飾品是身分認同,消滅他們就能夠消滅藥物的聯想,使參加者比較不會想用藥。或著更單純的~他們只是怕有人在裡面藏藥。但這些裝飾品已經是美國音樂季文化重要的一部分,許多參加者認為這種作法太過粗暴。

 

為此,Diplo在臉書上發表聲明為主辦單位辯護。他認為禁掉這些裝飾品是為了打造百分之百的安全環境,就算為此會觸怒一百個舞客他也覺得划算。參加活動的目的最終還是音樂,希望大家能體諒主辦單位的苦心。他甚至講了重話:「世界上有那麼多婦女小孩因信仰造成的戰爭而死,吵這種小事很無聊。你不認同主辦單位的政策就別來,我們的趴少了你也沒差。」

 

音樂季出招遏阻參加者使用藥物

>>前往閱讀Diplo的發言

 

主辦單位到底該怎麼做才能面面俱到,不觸怒消費者又保障大家的安全呢?Deirdre Goldsmith的女兒Shelley Goldsmith去年在Electric Zoo中不幸喪生。就在前天(8/12),為人母的他投書巴爾地摩太陽報,發表他對於音樂季中減害策略的看法。

 

>>前往閱讀Deirdre Goldsmith的投書

 

值得注意的是,他並未如一般社會輿論,對 EDM音樂季或使用藥物大加撻伐,反而在信中表現出高度的理性與智慧。他指出根據法醫的檢驗結果,藥物只是Shelley死亡的導因,中暑才是真正結束他生命的元兇。而中暑不只是藥物問題,也是音樂季會場的公共安全問題。由於音樂季會場擁擠炎熱缺乏飲水,參加者又常因過度舞動導致嚴重疲勞,因此中暑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雖然沒有人希望青少年接觸非法藥物,但可以肯定的是,總會有些人選擇使用。因此,社會必須採取安全優先政策。換句話說,我們需要降低用藥的立即風險和危害;同時繼續尋找方法,防止我們的孩子取得藥物。」

 

「對音樂季來說,毒品導致的死亡是個複雜問題,這個問題必須從幾個不同的角度解決。我們需要繼續設法教育青少年,讓他們了解最好的決定就是不使用藥物。我們還得要求音樂季為顧客提供安全設施。在此期間,如果我們的孩子嘗試使用藥物,那麼他們需要知道如何最有效地減少風險和危害。」

 

Deirdre認為減害策略並非縱容藥物使用,而是現實和務實的態度,他給予現場服務使用藥物人群的Dancesafe等組織高度的肯定。以上的言論也許是主辦單位與舞客們都應該放在心上的。

 

(Visited 1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