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18 Underground專訪:台灣電音人氣天王Victor Cheng

Written by Feature, Story

從2008年以後,台灣人氣天王DJ Victor Cheng移居至加拿大,開始人生另一場冒險。但他每年固定返台時節,依舊是舞池最佳票房保證。在此我們將與大家分享DJ Victor Cheng離開台灣這幾年的各項動態

1988,DJ Victor Cheng還只是個剛滿18歲狂熱樂迷。在因緣際會之下,歷經70’s Disco、80’s Synth POP與80末House風洗禮的他,踏上了DJ舞台。1998年,他前往紐約親炙Danny Tenaglia、Peter Rauhofer、Carl Cox與 Victor Calderone等大師風采。此後他發展出當時在台堪稱獨門的Techno/ Minimal/ Tribal/ Underground House曲風,精鍊成混合流行與地下個人音樂風格,成為當之無愧的台灣DJ人氣天王。

除了腳步遍及台灣各大知名舞場以外,Victor發行過兩張混音專輯,並為在艾迴發行的「Ricochet」完成個人創作「Modified」,也為本土藝人林曉培及伍佰製作混音單曲。而他融合豐富元素的Mashup作品,則是許多DJ爭相收藏的私房軍火,知名DJ Tom Stephan曾在電台與其DJ SET播放過這些作品。即使坐擁令人稱羨的成就,Victor與人分享好音樂的熱情,卻自始至終從未消退。

從2008年以後,DJ Victor Cheng移居至加拿大,開始人生另一場冒險。但他每年固定返台時節,依舊是舞池最佳票房保證。1/17的18 Underground中我們有幸邀請他參與演出,在此我們將與大家分享DJ Victor Cheng離開台灣這幾年的各項動態。

DJ Victor Cheng
Victor @ work

♦你移居加拿大已經五年,這段時間有過哪些經歷?
這段時間我過得還蠻居家的。我回過幾次台灣,曾到舊金山、北京、上海等地演出,最近則從溫哥華搬到多倫多。此外,這段時間我還到歐洲和紐約旅行過。

♦這段時間感覺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表演是哪一場?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在舊金山的The Endup。The Endup是一個歷史很悠久的經典舞廳,沒有太多裝潢,但是音響很不錯,是很典型的地下場景。就像他的名字一樣,在舊金山週末的最後,大家都會去那裡玩,所以在這邊感覺可以派對到天荒地老。然後也因為這樣,這個舞廳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類型的客人,不同的音樂主題派對也很多。有些很地下,也有些會放比較商業的音樂。

我去Endup放過兩次歌,第一次的經驗最好。我的前一班放很典型的House,後一班則是Techno DJ,所以我可以把音樂從House慢慢的帶到Techno。就像以前在Texound的放法,我把流行的東西和Underground混合在一起,在當天的情況下很適合。

DJ Victor Cheng
The Endup

♦可以請你就你的觀察,為我們介紹加拿大的跳舞場景嗎?
剛剛提過,我最近從溫哥華移居到多倫多,這兩個地方的派對場景狀況很不同,我分開來說吧。我第一次去溫哥華時,朋友告訴我要聽House就去Celebrities。這家舞廳平時是Gay bar,但週末的時候會變成Mixed Club。實際走訪以後發現這家舞廳實在不好看,裝潢像Kiss那個時代或80的大型舞廳,也許從那個時候起都沒有改過。

♦是因為溫哥華人口太少嗎?
也許吧。加拿大全部的人口只比台灣多一些些,而溫哥華的地下音樂場景相對於其他城市又更小,所以很難養活像樣的地下風格舞廳。

♦那麼多倫多呢?
相對之下多倫多和蒙特婁的場景就成熟很多,夏天的時候每隔一兩個禮拜就有大型戶外派對活動。這也許是溫哥華的位置不像多倫多和蒙特婁這麼好,沒有其他城市能影響它。而多倫多距離底特律很近,在音樂文化上也會受到影響。

多倫多的派對場景應該已經是有歷史的。畢竟能夠連續辦那麼多的活動,背後要動員的人力和人才,也不是一兩年可以產生的。而且就我實際參加派對的經驗,當地也有很多懂音樂的客人,不是那種一群人來湊熱鬧的場景。這也是要花時間培養的。

DJ Victor Cheng
Brrrrr! Winter Festival

♦夏天一兩週就有活動真的是很密集,是因為冬天很長嗎?
加拿大的冬天確實很長,有半年的時間都冷到非穿大外套上街不可。但其實倒也不是天氣冷,就沒有大型商業活動了。在冬天他們有個的戶外派對叫Brrrrr Winter Festival,Brrrrr這個字就是形容冷得發抖,所以大家就是覺得人定勝天,還是要去出去玩。這個活動裡,大家都穿著大衣,連DJ都穿著大衣和雪帽放歌。

♦這幾年以來你參加過印象比較深刻的場地或派對有哪些呢?
首先應該是紐約布魯克林區的Output。這家舞廳由廢工廠改裝的,環境也是像剛剛說的Endup,是不太有裝潢的地下風格。Output裡面有兩個廳,一大一小。其中的小廳大約只有20幾坪,挑高兩層樓。

Output音響很棒,音樂水準也很高,我當天去聽的表演是Danny Tenaglia,但就連小廳放的Deep House也非常好。相對之下,這個舞廳非常黑,小廳更是幾乎全黑,只有DJ台打了一個小燈。此外就是他們有No cell phone no Shazam的政策,不歡迎舞客分心拿著手機亂拍亂找。

DJ Victor Cheng
Output

另一個我想提的是多倫多島上的Electric Island。我自己有過很多戶外派對的經驗,一般我們在台灣即使是玩戶外派對,比較常見的也都是從晚上到白天,主要重點時間都是晚上。而Electric Island辦在白天,最晚只到十點半。

這個舞會的時間多半都在白天,音樂卻不是像我們刻板印象,覺得白天就是要放Soulful House或是Beach House,主要的音樂類型還是把Techno、Tech House和Deep House混搭在一起。雖然會場音響很好,但因為在白天沒什麼燈光,所以想像中這樣的音樂搭配場地可能有點怪。但去派對的人大部分都是懂音樂的人,所以現場氣氛一點都不怪,音樂、場地、舞客三者就是很搭。

DJ Victor Cheng
Electric Island

♦聽起來你似乎對「黑黑的」地下場景情有獨鍾?
是啊,其實多倫多還有另一家叫Footworks的舞廳,也是這種感覺,我也很喜歡。這些場景共同的特色就是不以華麗的裝潢取勝,音響處理得很好,而且舞客也都了解音樂。好的音響能讓你聽清楚更細微的節奏,使平常我們聽起來很軟,感覺不太能跳舞的歌,也變得更有跳舞氣氛。

♦這種場景風格的優點在哪裡?
我想這才是比較適合跳舞的環境。現在很多商業場景太強調燈光和裝潢,大家去那裡反而都不是去跳舞,比較像是去看秀。而且加上那些場景放的音樂節奏大多太單調,所有的重音都打在大拍子上,完全沒有Groove。這種狀況導致舞客的舞步也變得單調,很多時候都只是在揮手而已。

DJ Victor Cheng
Footworks

♦去年聽過印象最深刻的表演是哪些呢?
我的前三名是:Hot Since 82 以及Adam Beyer在Footworks的表演,還有Danny Tenaglia在Output的表演。Hot Since 82是從今年開始爆紅的DJ,我覺得他紅得很有道理。他自己的作品不是非常突出,但現場表演動力很強。這三個DJ的共同特色就是他們都是硬底子的DJ,不是那種製作人跑來放歌的。

♦你對近年來流行的製作人DJ這個現象有什麼看法?
這些製作人DJ大多不擅長表演,只是因為做出了受歡迎的歌,而被邀請上台。但DJ和做音樂本質上是兩回事,DJ的工作還是應該是要用音樂帶氣氛。很多製作人DJ放歌的方式感覺比較像是演唱會,只是把自己的知名歌曲一首接一首放。如果是要把現場變成演唱會,那其實也沒有必要把歌接起來,也不用太在意氣氛是否連貫,因為來的人聽到那些歌其實就高興了。

有些製作人DJ的表演是真的有演奏,譬如Basement Jaxx在表演的時候真的會有現場的Jam,就確實很有趣。但如果他們的表演並不是演奏的話,實在沒有必要做成現場,因為那和聽CD感覺沒什麼差別。

♦你的音樂在這五年來有沒有什麼改變?
這兩年我覺得自己的音樂中,House的元素又慢慢減少,而Techno的元素變多了。這倒不是說我的口味改變,也許只是因為最近有比較多Techno的作品更吸引我。最近新的藝人中,我比較喜歡剛剛提到的Hot Since 82,我並不會特別喜歡他的音樂,但很喜歡他的DJ風格。他在放歌的時候,節奏比他自己的作品重很多,但還是聽得出是他的風格。

DJ Victor Cheng
Victor @ work

其實我通常自己很難察覺自己的風格變化,這種事情還是要由別人來說比較準確。有趣的是,我去年12/28在台中放歌時,朋友告訴我,雖然現在放的歌內容不一樣,但還是聽得出來是我在放歌。就算是我以前放House多,現在放Techno多,但還是聽得出來。

另外,從今年起我改用電腦放歌。對於新科技我從來不會排斥,以前從黑膠到CD,我很快的就轉換過去了。我覺得無論是黑膠、CD或是電腦,都只是放歌的工具,並不會改變我想說的故事。至於過去幾年沒有換用電腦,主要的原因還是不信任,害怕當機一類的問題。但其實我早就已經開始在網路上購買歌曲。這幾年看下來,電腦DJ無論是軟體和硬體感覺都已經很成熟,所以我今年初終於決定切換過來。

♦可以和我們分享改用電腦放歌的體驗嗎?
從CD改用電腦放歌最立刻感覺到的好處是,不用再燒一堆CD了。這樣不但比較環保,而且也比較省錢,因為在加拿大買空白CD比在台灣貴非常多。另外數位化以後,可以使用Sync也是很方便的事情。

♦所以你並不排斥使用Sync?
這就是現代科技提供的便利功能,為什麼不用呢?使用Sync可以省下很多時間,這些時間可以玩Loop,可以做Re-edit,讓Mixing變得更有趣。以前的DJ想玩3、4個唱盤必須要有很強的對拍功力,現在有了這樣的科技,就可以讓很多人都能做這樣的表演。

當然有這麼方便的功能以後,挑戰的就是每個人的Sense和創意。你不該為了放三個唱盤而放三個唱盤,而是為想表達的內容放三個唱盤才有意義。反正現在科技已經發展到這個程度,不可能擋住不做這件事,我們能做的就是跟著科技一起進步。

DJ Victor Cheng
DJ Victor Cheng

♦離開台灣五年,你自己每年回來,感覺到台灣有哪些改變?
這幾年我雖然不在台灣,但是還是會透過臉書關心。2008年離開台灣時,已經感覺到客人有斷層的存在,很多舞客都只在大活動出來玩。這幾年感覺很多團體的出現,大家努力的辦活動,場景似乎又漸漸有熱起來跡象。希望未來大家都能繼續堅持下去,把派對的品質提昇起來,再把客人培養起來。

♦這幾年在創作上有什麼收穫?
我和「信」以及「女孩與機器人」有過一些商業合作。然後也做了很多Mashup。

♦你的Mashup完成度很高,可以請你談一下你製作的概念嗎?
其實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笑),我還有更多歌是是做到一半就覺得不合或沒意思的。但有時也會回收使用。

我通常是因為兩個狀況做Mash up。首先是表演的需要,其次是收集到有趣的acapella而引發靈感。在概念上,我的Mashup不是單純把兩首歌合在一起。在很多作品中,我已經把下面的歌和Vocal都拆開,甚至重新拼貼,所以其實已經比較接近Remix。

前往試聽Victor的混音作品

♦請問你是用什麼工具做的,通常會花多久時間?
我目前是用Protools做的。平均一首歌快的話大概兩天,但我做東西會東摸摸西摸摸,有時候會做到一半先擺著,等其他時間再回來弄。之後就會發現這邊可以怎樣那邊可以怎樣,結果就會花一週以上。另外就是要把人聲整理好,通常會花很久的時間。

♦沒有考慮直接找唱片公司拿清唱版嗎?
有嘗試過,但其實很難拿到。以阿妹的「火」為例,當時我問阿妹有沒有火的清唱版可以給,他們說有其他的,但這個沒有。現在台灣唱片公司的生態是,如果歌星是剛發歌,也許還有可能,但舊歌的話因為已經結案,很難把清唱軌翻出來。

♦感覺台灣唱片業對混音版似乎不太重視?
也許是他們認為這件事情沒有商業利益。台灣的國語市場曾經流行混音版一段時間,但那段時間沒有產生夠好的商業作品,對歌迷來說只是聽起來不一樣的版本。從市場上來看,台灣的舞廳也不太放這些混音版。

另外,為了做Mashup,我會聽許多歌星的清唱。聽那麼多東西下來,真的會感覺得到,台灣流行歌曲適合改成舞曲的比較少。在這些條件影響下,很難產生出色的混音作品。其實台灣是有很多人有能力做混音的。而混音品質只要做得夠好,台灣的舞客也並不排斥。所以,如果有更多調性適合混音的歌曲出現,相信會對整個市場會有正面幫助。

♦所以你未來會更往創作的方向發展嗎?
目前我還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完全走創作這條路。畢竟,我不是學音樂出身,如果要走這條路,感覺上應該還要再進修基本樂理。從以前到現在,我對DJ生涯的規劃都是做到哪裡算哪裡。所以有關於這種事情,也不是太有計劃的去做。但不管創不創作,我都會繼續音樂這條路,直到不聽音樂的那天。

(Visited 9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