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ADE認為准你帶五顆E會比較安全

Written by A, Digest, News

荷蘭向來以理性務實的娛樂藥物政策聞名世界。在本屆ADE (Amsterdam Dance Event)中,他們又有了更驚人之舉:你可以帶著5顆 Ecstasy(台譯快樂丸或搖頭丸),而不會遭受處罰。

荷蘭向來以理性務實的娛樂藥物政策聞名世界。在本屆ADE (Amsterdam Dance Event)中,他們又有了更驚人之舉:你可以帶著5顆 Ecstasy(台譯快樂丸或搖頭丸),而不會遭受處罰(請注意不受罰不等於合法)。

ADE是近年來地位迅速攀升的歐洲跳舞音樂盛事,重要性被人與邁阿密的WMC(Winter Music Conference)相提並論。在十月中期間,全世界的DJ、製作人與Promoter會在阿姆斯特丹齊聚,舉辦各種技術與商業知識的講座與論壇。世界最重要的DJ海選排名~DJ Mag Top 100 也選擇在這個活動最後一天公布該年結果,然後由掄元DJ立即進行現場演出。

在ADE舉辦前阿姆斯特丹出現三倍藥量的快樂丸,這項檢驗結果立刻被該市公告,提醒舞客可能危險性

在ADE舉辦前阿姆斯特丹出現三倍藥量的快樂丸,這項檢驗結果立刻被該市公告,提醒舞客可能危險性

儘管因為藥物政策先進而擁有相當好的記錄,去年的ADE依舊不幸發生3死意外。根據檢討結果,相關單位認為是許多派對場地並未遵守市政府要求,貫徹免費飲水政策。國際普遍認為今年阿姆斯特丹可能在藥物政策上走向緊縮,但最終結果大為令人意外。

「讓舞客攜帶更多的藥以保障舞客安全」看似有違常理。但若深究原因,會發現許多舞客因為法令規定,會傾向過量服用藥物甚多。譬如當舞廳門口進行搜身,或找來緝毒犬執勤時,舞客可能會在進入場地時為求方便,將該晚預定使用的份量一次用完。安全規定原本是為了保全舞客性命,結果反而成了致死幫凶。阿姆斯特丹的政策若放在該國長期執行多項措施,包括現場提供藥物檢測、常態藥物檢測結果公佈,以及舞場安全規定等脈絡下共同考量,就不會算是個出格的決定。

[youtube]https://youtu.be/HGcGyBorbcs[/youtube]

本次ADE期間的激進政策舉世罕見,在該國當然也引起保守勢力批評。荷蘭保守自由主義政黨~民主自由人民黨(VVD)的黨主席Marja Ruigrok便發表聲明,表示認為讓舞客多帶四顆藥(原來的規定是一顆不罰)就能增進安全,是種很奇怪的想法。他建議舞客不應該服用任何來路不明的藥物,這些藥物不但危險而且犯法。

相對的,中間路線的社會自由主義政黨~民主66黨(D66)則歡迎這個政策。他們認為讓用藥者更容易得到幫助,才是解決問題的良方。連民主自由人民黨內部青年派系JOVD都反對黨主席的意見,認為VVD應該接受跳舞場景中有人用藥的現實,讓舞客自己決定想帶多少藥物。

以上討論對與身在台灣,藥物政策連保守都說不上(只能說是無釐頭吧)的我們很難想像,然而它們確確實實的正在當下的荷蘭進行中。激進的政策不見得能保證現在這場三十多萬人的活動不會發生任何死亡案例,畢竟派對安全事實上並不是只有藥物問題這一環;而即便單看藥物問題,由於近代藥物種類越來越多,也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棘手。然而荷蘭的在政策制定上的務實與理性討論空間,是我們都應該看見並期盼的。

(Visited 4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