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Diplo評流行樂壇膚色歧視與文化侵略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Diplo在日前訪問中說出「我會紅,那是因為我是白人」一語。你知道他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嗎?白人跟會紅有什麼關係?

日前Diplo在接受Q Magazine訪問時,意外觸及了流行樂壇的種族歧視議題。

在談到他的走紅時,他提到自己能成功,泰半是因為自己是白人。會讓他發此感想,是因為他在介紹Baile Funk此樂種時曾遭阻力。「沒人想看來巴西貧民窟的黑人唱些真的黑道歌曲,」他表示。從那次經驗以後,他了解其實全世界都有類似的問題。

Baile Funk是巴西的本土流行音樂,是Miami Bass與Electro Funk流傳後的變種。這個樂種最早在2004年前後開始被歐洲樂壇注意,而後藉由「Bucky Done Gun」一曲,Mia成功的將它介紹到美國樂壇。同年Diplo與Mia於倫敦Fabric舞廳結識,陷入愛河五年,也有許多音樂上的合作。Diplo幫Mia寫出他最受歡迎的單曲「Paper Planes」,Mia則讓Diplo對Baile Funk有更深入的認識。

[youtube]https://youtu.be/VNJ96imMskk[/youtube]

除了察覺到在樂壇上能否走紅與膚色有關以外,Diplo也對白人的音樂文化對其他世界的侵略有所感觸。他以自己在牙買加的觀察為例,發現該地賣得最好的唱片是Owl City的「Fireflies」與麥莉的「Party In The USA」。美國流行樂榜單上的音樂幾乎佔領該地流行音樂市場。

對於這個現象,他坦白的說:「看到這狀況,不得不讓我想到,這裡有人會管在英美的聽眾對我推廣牙買加音樂買不買帳這種事嗎?」言下之意,Diplo認為自己能在世界樂壇成功,很重要的理由是因為他是白人。

Diplo這段話直接了當的道出歐美樂壇長期以來的大問題。現今歐美流行音樂的元素中,有很大一部分來自美國黑人的音樂文化,譬如福音歌曲、靈歌、藍調、爵士、靈魂、放克…等等。然而當白人將這些音樂從地下介紹到商業場景,並拆解重組成商品販售大賺其錢時,黑人卻往往因為樂壇的權力結構而被排除在外,甚至在包裝上完全看不到黑人。這種現象被人戲稱為漂白(Blanching)。

反過來說,有很多歐美藝人為了求新求變,不但在音樂中加入黑人元素,更在視覺形象也模仿黑人文化符碼,力求讓自己像個「白的黑人」。在美國走紅的澳洲歌手Iggy Azalea最近就因此遭受嚴重批評,Taylor Swift也因為Shake It Off的MV遭受類似指責。嘻哈歌手Azealia Banks憤怒的形容這是種「裝黑文化」(Cultural smudging)。

[youtube]https://youtu.be/_zR6ROjoOX0[/youtube]

當Diplo說「我會紅,是因為我是白人」的時候,他想標示的問題是什麼?光說種族歧視,可能還不夠準確。

各位不妨設身處地的想:假設你是個貧民窟的小孩,後來你變成音樂人,你的音樂元素全部取材自你的生長環境。你雖然沒賺大錢,但也還過得去。然後有一天,來了個白人小孩,把你的音樂和形象整套搬到有錢的都會區賣,然後也紅了。來自窮人的穿著或幫派手勢諷刺的變成流行,有錢人彷彿只要把這些東西裝在身上就能讓自己變酷。你難道不會有強烈的被剝奪感嗎?

這種被剝奪感說不定對於我們有些陌生。但想想看每次傳出韓國又把哪個東西宣稱是該國首創,台灣人或中國人的生氣憤怒,應該也差可比擬。這種現象完全可以說是「文化嫖竊」。

Diplo從走紅以後,一直持續的在介紹各種來自邊緣的音樂類型。除了前面提到的Baile Funk以外,他近幾年也因將New Oreleans Bounce介紹到主流而廣為人知。Twerk(常見台譯「電臀舞」,New Oreleans Bounce的重要舞步)能在當今居於主流,他是重要推手之一。

[youtube]https://youtu.be/BKaL7WL-onI[/youtube]

Diplo提出膚色歧視問題,應該是對這種文化嫖竊現象有所感觸。說不定他也遭受類似指控,並曾經自省。他在推廣Baile Funk過程中得到的結論,並沒有讓他在推廣New Oreleans Bounce時,輕率的把它移植到白人身上去「漂白」。

以Express yourself的音樂錄影帶為例,這隻影片忠實呈現了New Oreleans Bounce場景,而非找來一堆辣白妞來扭腰擺臀。他也試圖推薦更多當地藝人進入主流,譬如Sissy Rapper Nicky Da B就是最好的例子。去年Nicky Da B不幸英年早逝,他表達了沈痛的哀悼,顯示兩人友誼深厚。

就Diplo的種種作為來看,或許我們可以相信他不是譁眾取寵,而是真的在意流行音樂圈的「膚色問題」。

音樂文化必須靠著不斷的交流,才能夠在多元的土壤裡綻放創新的花朵。但也因為音樂是一種文化,讓事情變得沒那麼簡單。借鑑嫖竊的界線已經夠有爭議,一旦又扯到膚色,這個爭議就變得仇深苦重了起來。

作為樂迷的我們,聽音樂最重要的目的是開心,對於這些爭議不見得有興趣。但如果若在開心之餘,還能夠保有尊重並做出選擇,不但是良好的態度,更能讓埋在地下的好音樂得到更多鼓勵與支持。

(Visited 10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