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Do Androids Dream of Vangelis‘ Electric Music?

Written by Feature, News, People

可能很多年輕人不知道,這位希臘作曲家的音樂曾經存在台灣社會的日常生活當中,從以前80年代至90年代無線三台電視新聞的節目背景音樂〈 Pulstar 〉的部分樂章擷用到後來許多廣告採用的〈 Chariots of Fire 〉旋律或更早之前他與幾個希臘人組成愛神之子樂團( Aphrodite’s Child )的經典單曲〈 Rain and Tears 〉經常收錄在西洋經典老歌大合集裡,都在在顯現了作曲家范吉利斯的音樂時早已進入我們的生活圈,足以喚起好幾代人的共同回憶。

原文:緬懷《銀翼殺手》作曲家范吉利斯(Vangelis):一代電影配樂巨擘,仿生人會夢見電子音樂嗎?刊登於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67590
獲授權刊登
刊頭照片來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hansthijs/3634660819

仿生人會夢見范吉利斯的電子音樂嗎?紀念一代電影配樂巨擘范吉利斯

據外電報導,創作經典電影《火戰車》和《銀翼殺手》原聲帶的希臘作曲家范吉利斯( Vangelis )於法國醫院病世,享年79歲。

可能很多年輕人不知道,這位希臘作曲家的音樂曾經存在台灣社會的日常生活當中,從以前80年代至90年代無線三台電視新聞的節目背景音樂〈 Pulstar 〉的部分樂章擷用到後來許多廣告採用的〈 Chariots of Fire 〉旋律或更早之前他與幾個希臘人組成愛神之子樂團( Aphrodite’s Child )的經典單曲〈 Rain and Tears 〉經常收錄在西洋經典老歌大合集裡,都在在顯現了作曲家范吉利斯的音樂時早已進入我們的生活圈,足以喚起好幾代人的共同回憶。

范吉利斯1943年出生於希臘阿格利亞,在雅典成長,本名 Evángelos Odysséas Papathanassíou 。他早在三歲時就開始自學彈奏鋼琴和其他樂器,但從未經正規訓練學會讀或寫音樂。

年輕時,他對爵士樂產生興趣,後來又對搖滾樂產生興趣。故在60 年代初組建了一支名為Forminx 的流行搖滾樂團。之後樂團雖獲得小成功,但終究難逃解散命運。接著他與歌手 Demis Roussos 及鼓手 Lucas Sideras 組成愛神之子樂團。

由於原本計畫到英國倫敦發展但卻遭拒絕允許入境,使得被迫轉往定居在巴黎,並在那裡和唱片公司簽約發行首張專輯《 End of the World 》,其中單曲〈 Rain and Tears 〉在 1968年成為全歐洲的熱門單曲,最終銷量超過百萬張。使得他們的音樂經常被拿來與 Moody Blues 和 Procol Harum 這類的英國古典搖滾樂團相提並論。

愛神之子樂團雖於1969年底發行第二張專輯《 It’s Five O’Clock 》,但范吉利斯早已另有打算,他留在巴黎並參與了他為法國導演 Henry Chapier 的電影《 Sex Power 》進行首部電影配樂的工作。隔年1970年,他同樣為以野生動物為主題的電視紀錄片《 L’ Apocalypse des Animaux 》(動物啟示錄)創作了配樂,該原聲帶專輯於1973年發行。

1970年底,樂團開始錄製他們的第三張專輯,改編自新約聖經《若望默示錄》的音樂劇專輯《666》發表。這張由范吉利斯構思,且作品更加雄心勃勃的展現范吉利斯的創作企圖心,但因與其他團員想朝更流行的方向發展而導致理念不合促使樂團最後解散。儘管如此,《666》還是成為了早期前衛搖滾的經典,被認為是搖滾樂歷史上第一張以聖經內容為主題的概念專輯。

范吉利斯之所以單飛,主要是他覺得商業流行音樂的世界非常無聊,樂團解散後,他還拒絕了 Yes 樂團的鍵盤手 Rick Wakeman 的邀請試圖拉攏他加入他們的陣容,但卻和其主唱 Jon Anderson 相當契合,兩人在八零年代還另組了 Jon & Vangelis 二人組,其首張專輯成功進入了前五名。

整個七零年代,范吉利斯持續他的電影、電視配樂工作,其中包括’73年的《 Earth 》結合電子鍵盤與希臘傳統歌謠的元素、’75年的《 Heaven and Hell 》以恢弘的唱詩班描繪天堂與地獄的景象、靜肅的《 Ignacio 》以及’76年堪稱早期代表作,描繪銀河系及行星體的《 Albedo 0.39 》,此時期的范吉利斯已充分展現他對鍵盤演奏的技巧,擅用變換的音調及平緩但富有旋律感的電子鍵盤合成器鋪陳視覺主題。加之各種豐富的迷人節奏與他對爵士樂和溫和的搖滾元素,即成為他一首首動人的配樂作品。

七零年代後半,范吉利斯依舊多產的推出《 La Fête Sauvage 》、《 Spiral 》、《 Beaubourg 》、《 The Dragon 》等配樂,雖不至於陷入低潮,但也只是默默的不斷累積自己的業界聲譽,直到他在1979年先以這張《 China 》重新獲得評論界的注目而獲得高評外,接著次年隨著電影《火戰車》一舉拿下英美兩地多項大獎及最佳原創配樂後,范吉利斯的聲望不僅達至巔峰外,連該配樂專輯亦獲得前所未有的冠軍銷售成績,而最讓後人津津樂道的是,其中一段兩位男主角跟一群運動員在海灘上慢跑的畫面慢動作亦成為後世運動選手使用慢動作效果的代名詞。

至此范吉利斯開始進入創作高峰期,’83年的《 Antarctica 》同樣在商業及評論上兩相得意,而1982年他為電影《銀翼殺手》所做的配樂,卻因當時與與唱片公司沒有談好,導致他拒絕提供原始的演奏版本。但也因為當時電影票房意外的奇慘,這部電影原聲帶遲至電影上映12年後才做正式的發行。而電影《銀翼殺手》也經過時代歲月的證明是後世科幻電影的典範。

在《銀翼殺手》配樂中,范吉利斯巧妙地穿插電影中的對話和聲音片段,通過耳語的潛台詞和全面末世啟示的畫面,創造令人難以忘懷的聲音場景,淒涼、冷冽而孤獨的電子聲響貫穿全片,與片中洛杉磯霓虹燈和黯黑的未來城市景觀的冷漠風格色調相互搭配而形成極具未來科幻感的風格。

此外他因令人回味的《火戰車》主題而不斷受到讚譽,因此他還受到體育團體委託為許多重大賽事配樂,包括 2000 年澳洲雪梨奧運會、2002 年日本和韓國足球世界杯以及2004年雅典奧運會。他還為其他戲劇的舞台劇創作了芭蕾舞配樂和音樂。

由於他早年經常為地理、地誌性的紀錄片及他曾描繪銀河系音樂的經驗,在進入千禧年後,他與美國 NASA 合作發表《 Mythodea: Music for the NASA Mission – 2001 Mars Odyssey 》為2001年火星探測艇奧德賽任務的官方音樂,而他對外太空宇宙的迷戀,讓他同樣為2004年歐洲航天局發射的羅塞塔太空探測任務創作了同名的《 Rosetta 》,且在2021年最後一張作品《 Juno to Jupiter 》則是受到 NASA 朱諾號探測器的啟發,收錄了其發射的錄音以及探測器本身在外太空的工作情況。

范吉利斯被許多後代電子音樂創作者讚譽為「電子聲響的先驅」。而他所做的三十多部配樂作品,早已是被認為開創了一種新的音樂視景,從太空到地球這片大地與動物。他曾為自己的音樂下註解說道:「我的音樂不會試圖喚起觀眾的喜悅、愛或痛苦等情緒。它只是與影像相配…。」「我的興趣不是創建一個交響樂團,我可以很容易地做到這一點,而是要走得更遠,做一些交響樂團做不到的事情。」

《銀翼殺手》原本改編自科幻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或許在五十年後,當世界真的出現仿生人時,也許有人亦會提問,仿生人會夢見范吉利斯的電子音樂嗎?

(Visited 1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