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Peggy Gou爆發炎上事件

Written by News

前日,韓裔知名女性DJ,Peggy Gou爆發炎上事件。起因乃是另一名柏林當地資深DJ,Daniel Wang,在其個人臉書頁面上痛陳數百字,揭露Peggy Gou個人品行問題,並且暗示Peggy Gou在音樂製作上的實力,可能也不如外界預期。

編按:
前日,韓裔知名女性DJ,Peggy Gou爆發炎上事件。起因乃是另一名柏林當地資深DJ,Daniel Wang,在其個人臉書頁面上痛陳數百字,揭露Peggy Gou個人品行問題,並且暗示Peggy Gou在音樂製作上的實力,可能也不如外界預期。

Daniel Wang同時也是Gou的長期鄰居,其所言可能非空穴來風。在貼文之後立刻引爆話題,並且有多人附和,在發稿前Wang在其個人頁面說明,在日前貼文之後,跟他深有同感的人,訊息如雪片般飛來,包含與Peggy Gou同在倫敦時裝學院的同學,詳述她在學校的行為。

昨日Peggy Gou也在個人IG上回應,儘管她倆以往曾是好友,但由此可知為何她需要搬離那棟公寓,她也很遺憾看到往日好友充滿仇恨。

網路還在不停延燒,以下是Daniel Wang原文摘譯(其實好像也就最後沒翻而已)。在他們的爭論之外,有一點確實地被Wang揭露出來:Techno的商業化,或是說電子音樂場景的商業化,從2005年來就開始了,Techno也許是慢一點來而已。也許Peggy Gou真如Wang所說的這麼混球,從旁觀看就像是爆紅以後的暴發戶症狀,那你我追星的行為都是幫了一把手。在討論區當中有一篇推文截了Dj Fabio的推文圖,特別醒目:

「我懷念以前DJ不需要在媒體稱王,你不需要在意你在傳單上的形象,你不會有設備接待清單;沒人會知道你晚餐吃什麼,也不會有人在意你粉絲多少。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讓大家跳起來」

Dj Fabio

–以下是翻譯–(shorturl.at/xKR06

弔詭的2020終於要結束了,而對我來說今年發生最棒的兩件就是:川普即將卸任、Peggy Gou終於搬出我所居住的這棟公寓了。

╮(╯_╰)╭不是哦,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_╰)╭

終於,我鼓起勇氣跟全世界告知這件事情,我也刻意選擇避開DJ或電子音樂媒體,不然大概只有50個人會讀到吧? 我這兩三年以來不止在我的電腦上重複編打、修改、刪除、這份心得多次,這件事更是已經開始影響到我的心裡健康;所以我要今天在此,抱歉,也是為了我自己,好好的把這件事講清楚。

有看過海豚的鰭中被插了一根讓牠們很不舒服的金屬異物嗎? 沒關係,至少這會是我形容跟她認識相處後的經驗的譬喻。直到三個月前,她還是我的鄰居,且不少外面,甚至世界各地的人都認為她是一位才華、外貌、品味兼具的DJ。但我這邊要跟大家說:她的形象是史上最驚人、最悲哀、且執行上最縝密的行銷計畫的結果。

我們這些住柏林的人早就知道她的真面目,但要背負被指責為種族或是性別主義者,或是被認定是眼紅她的亮眼成績的風險,沒有人敢揭露真相,可能真的就是要等我在今天當第一個說出實話的人吧。而且拜託老天爺,我怎麼可能對亞洲人或是女性有任何不滿,同時我也沒有什麼好眼紅或心生忌妒的原因,我已經是有超過20年DJ經歷的老屁股。但我也想要強調這無關品味或是天分,無論你是想放一些笨到不行的油漬搖滾或是鐵勸,抑或你是一位蕭邦級的天才,只要你是為了從中能夠得到的樂趣與友誼,那我絕對是不會批評你的。

仔細想想,兩位亞裔的DJ剛好住在同一棟公寓且僅相隔一層樓的機率確實非常小吧? 但這件事確實就發生在我身上了。我們稱的上「鄰居」的這段時日約有三到四年吧?且剛好見證了她從小有名氣的DJ一耀成為電子音樂國際名人的經歷。 我真的是蠻希望若從頭來過我可以閃的遠一點完全不要沾到她的腥,但我又能怎麼辦? 不如趁她前房東還憤憤不平的收拾並重新裝修她所留下來的殘局的時候把這個故事講完吧。

實際上,藝名Peggy Gou,本名金珉志(音譯)的這個人,是我終其一生碰過最沒有家教、俗氣、貪得無厭、自戀、愛欺負人、又心理變態的人類吧。 覺得我形容的很誇張嗎? 但我老實說,沒有誇飾或想要栽贓,她在老子心中的形象百分之百如此,分毫不差。

而且因為柏林的圈內人,大家都知道我跟她是鄰居,所以從2017年開始,每個跟她有所接觸並想分享或是抱怨的人,都他媽跑來找我聊,我已經不知道該從何講起這些故事了。

起初,我真的是盡可能的敦親睦鄰照顧這位新鄰居,並試著無視她昂貴的衣著,過厚的妝容,以及接近刺鼻的濃稠過量香水味(有人跟我提過 “戲劇性人格異常”,我當然不是心理醫生沒有辦法診斷她,但我不得不承認某些症狀是蠻符合的)。所以身為好鄰居,我協助她安裝了書架跟鞋架(她有大概600雙鞋吧?),幫她把吊燈跟掛畫就定位,甚至有段時間還有她的鑰匙還要幫她簽收包裹(有一次還弄到她對我抓狂,她的巨型LV包裹被我放置在公寓走廊,因為她在峇厘島度假打死不回我訊息)。而且兩位遠在異國的亞洲裔移民同住在一棟公寓中,會產生一些想要互助的連結,是再也正常不過的吧?

我一直覺得她有點狀況啦 ,但跟她的關係也是怪到我沒辦法有用個完整的時間軸闡述給大家。我們兩年前關係正式決裂,不再往來,差不多剛好也是她第一張大碟要讓她竄紅前。

發她第一張唱片的洽巧是我的老友也是Berghain常駐班底發的,她在這段時間會經常在訪談中抱怨偷嘴我這位朋友(我的老友說,其實也能跟我說她的歌的寫手到底是誰,但我沒有追問)。PEGGY也跟這位廠牌老闆的妻子成為朋友,並從他們家中借走兩張要價不斐的Eames椅子; 爾後PEGGY開始聲稱這些是廠牌老闆妻子 「”不小心」” 賣給她的,並且將其占為己有。當然有人會說她這麼有錢幹嘛要偷,但慣竊者的邏輯不是這樣運作的啦

好像是這張名椅

不過個人認為最驚人的事件應該是,她有段時間嘗試在我朋友的唱片行打工(這裡就不說是誰但有需要的話我可以提供聯絡方式)。有天我朋友跑來用很詫異的語氣問我: 你認識她嗎?? 「她很誇張ㄟ,上班不只不願意幫忙客人或是協助整理唱片,反而天天穿名牌來店裡面瘋狂自拍上傳IG」。有天唱片行老闆終於受不了開口請她工作時,PEGGY僅回答說:「可是這樣我衣服會髒掉捏」。更誇張的是,店裡其他雇員的高價稀有名盤常常消失,根本就是被她放到自己的包包裡帶回家。

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的事情:PEGGY很喜歡自吹自擂自己是第一位登板炸翻Berghain的韓國人。但事實上,我在她第一次放完之後在Berghain碰到那位幫她安排演出的節目企劃,話行間他接近嘲諷卻又不可置信的表示:「Peggy Gou的演出跟我們想像的 完全不一樣,我們應該再也不會讓她來放歌了吧」。

有次我發現她其實有年輕的韓國女幫佣,幾乎無法行進的拖著大量IKEA包裝盒在我們公寓下的路上。我實在看不下去上前幫忙,該女僅說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好。就在那時,我看見Peggy揹著一個輕便的Gucci小包經過開始上公寓的樓梯。接著,晚上快要十點的時候,他們開始組裝新買的這些家具。幾個月內,我至少看了三位不同的女性幫她打理生活

七樓的鄰居也跑來抱怨:這女的直接甩我門,還開始大聲對我罵髒話。在德國,若在公寓大門看到鄰居也要進來時,要會幫忙拉ㄧ下門把以示禮貌。

後來也認識了她原本的PR團隊。團隊的頭頭是位善良的德國佬。 他告訴我,他們整個團隊幾乎是直接被Peggy氣走;而他們也沒見過如此貪得無厭又謊言成性的人,而且她真的是可以為了金錢和名氣,做出任何事情。團隊首腦甚至還用「幫川普做事」形容幫她工作的經歷。說謊、偷竊,只要能變得更有名,她都做得出來。不只是PR團隊,連原本的經紀人都因為她的虐待式對待,開始去看心理醫生。

如果有人有留意的話,在IG上關於「商業鐵」的貼文,Peggy在武漢肺炎爆發後,成為了野格的夜生活大使,然後她馬上就代表捐款了「十萬歐」給一家在格拉斯哥的店,而這家店主剛好就是Peggy周邊商品的相關人士呢。這簡直就是貪污了吧。(在事情走漏消息後,她也把捐款撤回了)

我覺得她根本也成了疫情延燒期間為數不少,硬要舉辦的 “染疫”派對的代言人,最恐怖是她所到之處,疫情隨之增溫(當然當地衛生官員也有問題),還有那些在沙烏地阿拉伯的音樂祭,當她被問到關於當地婦女權益的事情,她根本毫不在乎。

關於她的故事簡直永無止盡,我好像是川普評論員。因為在少數如柏林或倫敦的城市之外,對於DJ的定義已被社群媒體所扭曲,有些人在現實生活當中就像毒蛇與老鼠一般,但社群媒體卻追捧他們。

我們身處於「注意力經濟」當中,現實已被智慧型手機與圖片所取代,你知道,只有病態的自戀狂才需要不停的投射虛假的財富與成功的形象,我不是指那些跟可愛動物或家人的自拍,Peggy在Mike Hucakaby還有Andrew Weatherall過世後,寫的那些就是,說他們多肯定她在DJ上的成就,根本有病。她第一次遇到我也是馬上自拍自影。我都要吐了。

我可以一直寫,但是我不會。今晚突然的,我讓這些事ㄧ吐為快,直到過了一個半小時,我仍然驚訝於我是如此的高興,這就好像把濃從噁心的傷口中擠出來一樣。但是…請不要認為我毫無同情心,我曾與她整夜觸膝長談,有時甚至和她哭在一起,還有一次陪她去了一次醫院。當我看到韓國片《寄生上流》時,這簡直…就是她的世界了啊。

她有她的問題,但這不是讓她去欺負別人的執照,特別是「有色人種女性」的標籤,讓所有人都害怕去碰觸。我確信如Rosa Park或是Harriet Tubman等女權運動者,遠遠有別於這位噁爛寄生蟲,韓版伊凡卡。真高興我終於說出來了。

(Visited 7,444 times, 2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