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Robert Hood 熱情永遠不滅

Written by A, People

Hard Wax 對於他在自家廠牌 M-Plant 上新的發行計劃 – Floorplan ,甚至打趣地說:“ Robert Hood 傳的福音,你最好相信!”

RA 的 Will Lynch 專訪這位底特律老將,一談關於信仰、音樂以及這座引擎城市 ( Moto City )。

在今年底特律的大型跳舞音樂季活動 – Movement,這位底特律 Techno 先驅是在第二個晚上,在 Underground 舞台作為當天最後一個壓軸演出。舞台幾米之外就是底特律市中心,整個場地在一個混泥土與鋼筋構築的水泥坑洞裡, Robert Hood 正全力施為,鼓聲如蒸汽機轟隆隆的噴發出陰鬱的氛圍,偶爾放到了 Floorplan ,也才有了溫暖的感覺;群眾跳到不能自己,揮舞著旗幟,把海灘球踢來打去,看著他們瘋狂,你絕猜想不到這音樂是如此黑暗。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bjWYJQXUw[/youtube]

而快到結束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了個怪旋律。“ Baby~Baby~ ”,那是 Katy Perry 嗎?又過了幾分鐘,喇叭傳出 Martin Garrix 的 “ Animals ”!?真的假的?噎?

Dj 台上面的是誰?對著群眾揮舞著“她”的小拳頭? Robert Hood 長久以來的演出已贏得他們的信任,台下舞客也就跟著買單了;不過謠言就從 After Party 還有第二天的觀眾那傳開了:

Robert Hood 開始放一些流行歌跟 EDM !?

謎底揭曉,原來那位出現在 Dj 台的女生,是 Hood 家18歲的千金 – Lyric。她對 Dj 有興趣,所以 Hood 讓她上來放個兩首。這也告訴你了 Hood 確實是個愛家的男人,而且完全不管別人怎麼想,若是有 Techno 死硬派不喜歡她女兒放的歌,Hood也不在乎,畢竟這是一個當年毅然決然離開 UR ,去追尋自己理想的男人;並且是那個以 Minimal Techno 開山立派的一代宗師。最近他開始在自己的舞曲中傳播基督福音,照理來說這種行為會引來質疑,但台下舞客似乎沒有異議。 Hard Wax 對於他在自家廠牌 M-Plant 上新的發行計劃 – Floorplan ,甚至打趣地說:“ Robert Hood 傳的福音,你最好相信!”

Hood 與我( Will Lynch )相約在飯店大廳, Lyric 坐在真皮沙發上,作為助理和他老爸的知音,也全程相伴;而主角 Hood 坐離椅子邊緣一些,展現無可挑剔的姿勢,堅定的眼神,說話時充滿豐富的手勢,讓他存在感十足;充滿活力身型強健,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 49 )要來得更為年輕。直率、善言,對於大的議題毫不畏懼 – 不好的回憶、貧窮與宗教等等,你可以發現他十分的堅強而且充滿著愛,同樣的,你也可以在他的音樂裡發現這樣的特質。


☞你在阿拉巴馬住多久了?
到下個月就要超過十年了。

☞回到底特律的感覺怎麼樣?
底特律是我的家,我的哥們都在這,我在這裡長大。這裡養育了我,所以回到這裡感覺特別的好,見到我的家人,還有美食 – Coney Dogs ,全世界最棒的熱狗!(底特律招牌美食)

☞回來參加 Movement ,是不是有點近鄉情怯呢?
你知道家就是如此,他們說不要這麼土裡土氣的,但是家就是心之所在。我們在阿拉巴馬的家很棒,不論我們去到哪旅行,最後也是喜歡回家,回到自己的房子。回到底特律,有些東西提醒了我們當初為何離開,但也同時想問自己:“如果我們搬回來呢?”、“如果我們這個夏天就待在這呢?”,所以的確,是有點近鄉情怯。我們愛底特律,我們也討厭這裡的一些問題,但我們想念它,底特律。

movement-2014-underground-stage

Photo by eugene yoo https://www.flickr.com/photos/31448033@N08/7317214664/

☞什麼讓你離開的?
我想換到更開闊的空間。有一回我去阿拉巴馬拜訪親友,那是我頭一遭到阿拉巴馬,一抬頭就看到藍藍的天空和雲朵,是那麼鮮豔生動,於是沈浸在其中,感覺非常悠閒自得;我想我是厭倦了底特律的喧囂與精神上每日的消磨。在決定搬過去前,我和太太為此一起祈禱,剛好她祖父在那裡有一塊閒置的土地,就覺得也許這是一個契機,而我也一直想要蓋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所以一切就如水到渠成,我們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我想你也找到讓自己心靈平靜的地方了
正是如此,那裡我可以坐在開闊的空間,好好整理我的思緒。當我駕著割草機修整草皮,是我的獨處時間。想著各式各樣的事情,一些策略還有靈感來源以及生活中的大小事,讓我可以重新組織我自己。在這裡重新的由外而內得觀看底特律,而不是由內而外;我可以重新檢視這個養育我的城市所賜與我的養分,然後問我自己:“底特律 TECHNO 帶給我的土壤,我又要怎麼栽種出我的音樂?”

☞你是否有覺得:曾幾何時,底特律也變成你身份認同的一部份?人們總是會說:“ Robert Hood,底特律 Techno 的開創者”,你的名字總是和底特律出現在同一個句子,你覺得呢?
是啊,如同義詞一樣,不過我的意思是說這非常正常。不管我去哪裡,我都帶著我的底特律老虎隊棒球帽,無論去到阿拉巴馬或是雅特蘭大,人們碰到我會說:“老虎隊最近表現如何?”、“最近汽車業怎麼樣?”,他們用“ D ”來加入你的身份認同;用“ D ”來加入你的音樂認同。“汽車城最近如何?”、“這個引擎城市近來如何?”,就算我去教堂,也會遇到鄉親一直說“密西根五虎( Feb Five )近來如何?”、“ Chris Webber 最近怎麼樣?

我們教會有個年輕牧師,他對五虎、摩城( Motown )知之甚詳,他問我說:“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去 Motown 博物館?”,所以你逃不過這種認同方式。車子、街頭、西格蘭大道還有拉丁區,所有的底特律特徵,表現了這個城市。每個人都來自某處,你也許來自 LA ,也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人家會問你 LA 如何如何,就像底特律是我的一部分一樣。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aFJGvwaczU[/youtube]

☞說到摩城,你來自音樂世家,你的雙親喜歡什麼?家裡的氣氛是怎麼樣的?
音樂天天都充滿了我的家。家父是爵士樂手,常出外表演,所以我總是看他來去匆匆,他會在半夜搖醒我,帶給我他從旅途中買回來的禮物,並親一下我的額頭。音樂一直持續不斷繚繞著屋子,母親在一個小 R&B 樂隊裡面作為歌手,我猜她有錄一些 45 轉的唱片;我的保姆也是音樂的愛好者,她喜歡五零年代的*嘟哇音樂( doo-wop ),當然還有靈魂音樂像 Isaac Hayes 、 Stevie Wonder 等,我記得她老愛聽著嘟哇,這些音樂都陪我長大。

我也喜歡在母親的唱片收藏當中挖寶,只要有任何機會,我都會坐下來把唱片從頭聽到完,同時學習著音樂知識,知道了誰彈什麼樂器、誰製作了這張專輯,不知道是在什麼潛意識運作下,我對此總是求知若渴;或是在我祖父母家裡,廚房裡的收音機也是一直開著,不停著放送著音樂,祖父在車裡都會放著古典音樂,我也樂於做他的副駕駛。我也曾在我叔叔的唱片行裡打工,所以總是沉浸在音樂當中。

☞Techno 是底特律眾多音樂故事的一章,跟隨摩城還有其他一路延續下來。但如你的父母,當他們聽到 Techno 時,也會有一樣的想法嗎?
他們聽不懂啦~我的祖母說:“你做的事不錯,但我不太懂是啥啊”,她認真地說。我叔叔跟 Patti LaBelle 是上同一所學校的,他可是老摩城了,還負責營運摩城博物館,擔任總經理的職務,說的就是像 Luther Vandross 、 Patti LaBelle 還有其他的老靈魂藝人,他認同 Techno ,不過我不確定他是否將此認為是一種藝術形式,當作是文化運動。

☞如前面所講的,在你的音樂裡面,也聽得到你們家族所帶給你的聲音嗎?
當然啦,從五零年的嘟哇,從 Isaac Hayes 、 Temptations 還有 The Jazz Crusaders 和 Joe Sample 與 Al Jarreau ,當然還有 WJZZ (電台),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所有的底特律都流向我,我就像一塊海綿一樣吸取它。如 Earl Klugh 、 Stevie Wonder 、 Earth Wind & Fire 或是 The Ink Spots ,在我的音樂裡,你一定能聽得到來自於他們的回聲,我所聽的一切,都在那裡了。

也有很多其他的聲音被我放進來了,那些細小,但是卻緊緊吸引我的聲音。像是早期一些小遊戲如爆破彗星、小精靈、太空侵略者等,底特律工業的聲音也吸引著我,就像是這個城市自己的旋律。當我也許在做別的事情,但我一直在傾聽,聽著各種聲音,然後想像這種聲音若是丟到我現在做的東西,或是在別的場景聽起來又會如何?所以我總是在分析自己所聽到的聲音,和聲與旋律,讓負責創作的大腦運轉不間斷。

[youtube]http://youtu.be/L2cHkMwzOiM[/youtube]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你或是你這一代的表演者,是怎麼將工業的聲音,如巴士的排氣聲,視作是有音樂潛力的一部分?
問的好,因為我也不知道。我記得在高中一年級時,我去跟 Anthony Shakir 學打鼓,我們一直不停地談論著各種有關音樂的事情。我們會聊到聲音,聊到前一晚 The Electrifying Mojo 電台秀的內容,那時我可不知有一大票人的想法也跟我們一樣。

不過有一個共通點是,我們都會聽 Electrifying Mojo 的廣播,他帶領著我們,就好像上課一樣,像是一種儀式,有個男人每晚都會傳福音給我們,他帶給我們的音樂真是毫無邊界,我以前從沒在收音機上聽過這樣的節目,電子、搖滾、民謠、靈魂,所有的東西都共冶一爐了。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u3Alw0-Hw[/youtube]

☞Electrifying Mojo 把這些工業之聲拿來做特效了吧 ? 他甚至用到太空船降落的聲音裡去了。
A:是啊是啊,每次都有一個很長的開場前奏,有二十分鐘或半小時吧。然後你就知道,這又是另一個波瀾壯闊,史詩般重要的夜晚,要準備好守在收音機前,如果你錯過了一集,就好像錯過了全世界最棒的事情一樣。我們會把他錄下來,當太空船降落的時候,那聽起來就像歐比王要大戰達斯維達了,像是 James Earl Jones(幫達斯維達配音的人),那個神秘的男人,把未來介紹給我們,帶我們坐上時光機。現在想來,我還是覺得耳朵大開,我也覺得這大概是我們這一輩的共同回憶。

☞說來也妙, Mojo 不是一位 Techno 藝人,但他也許是有史以來對 Techno 影響最深的人。
是啊,我甚至都還不知道他老兄長得怎樣;他每晚帶我們前往未來,我卻不曾見過他一面,簡直有如神魔一般,太神奇了。我想我們都有句話想對他說,沒別的,就是是他帶領著我們。

☞你有沒有覺得,他不知哪來的想法:音樂也許是通往未來的窗口?
正是如此,只要運用你的想像力!而且他也是先知,他曾說道:“不管日子再苦,別忘了你其實潛力無窮;若是你在懸厓邊感到快要力盡而竭,可別認命,把繩子打個結,繼續撐下去。”他每晚總是這麼說,就是“永不放棄”,這激起了我們的希望,我想這是他傳給我們的福音,一切都好的不真實,他帶來希望,像是一個交通工具讓我們脫離這裡,脫離這個現實進入另外一個。他總是說:“厲害的還在後頭,你剛剛看到的還算不上邊呢,厲害的還在後頭。”,他將這些種子撒在我們之間,讓我們知道我們還有更多的可能,開創不一樣的未來,但這一切來自於你的心靈,所以先要需要成長你的心智。

☞這真是一段相當有趣,關於希望的訊息。所謂好戲還在後頭,我想是對聽的人說:你做得到。
是的,如果你持之以恆,堅持信念,記住他說給我們的話,我想如果你持真、信奉這些話,那你就會堅持下去,然後就會通過難關。我現在就是見證。跳舞音樂產業的處境是日漸艱難,這是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但我可不管外頭有多拼殺,我就是專注在真實,讓我一心一意地去面對它,所以我才能變得強壯,產生改變去影響這個世界,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是如我前面所說,這一切都自你的心靈開始,你可以站在鏡子前面,對自己說:“無論是什麼情況,只要透過音樂,就算是巨人擋在我前面,我也照砍不誤,就算是山擋住我的路,我也能移山向前,只要我想,我就能開山闢地。”

☞如果老派底特律 Techno 前路險阻,困難重重,那希望何在?
當然,想像你就是年輕的天行者路克,未曾有過絕地訓練,然後你遇到了 Mojo ,如歐比王他訓練你如何使用原力,一開始你一定是相當笨拙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只要你學會了如何駕馭這股力量,當敵人來襲時你就能正面跟他對抗,像是底特律所面對的艱困環境,而原力就存在於底特律 Techno ,稟持這股精神的力量,去學習如何編鼓、組成旋律,就像是學習如何揮刀或是揮舞光劍,進而學到如何使用這股力量。

[youtube]http://youtu.be/8kpHK4YIwY4[/youtube]

☞我想任何一種音樂,聽起來都會帶有某種特定的形式,能夠緊緊抓住人心,充滿了想像力,人們會用自己的方式去建構它;當你的父母或是親戚聽到 Techno 時,應該無法理解這種音樂為什麼能夠讓一個人感覺這麼強烈。
是啊,如果你不投入進去的話。我總是說如果你沒有到過像 Music Institute 這樣的地方,如果你沒有感受過這個悸動-腳跺著地板,像是心跳般強烈。我記得以前在 Music Institute 的時候,有時音樂會停下來,而舞客們就開始跺腳來產生節奏,讓這個律動持續下去,因為沒人想要停下來,這個力量不是只有來自於 Dj ,也來自於舞客,大家萬眾一心,力量強大,於是我們就變成了樂器之一,用我們的腳來製造音樂。所以你沒有經歷過的話,你是不會懂得。

☞當你在做歌的時候,你會從你的個人生活經驗當中,選擇素材嗎?
景象與聲音。人有五感,聽、味、視、嗅與觸覺,這些經驗會留在我的靈魂裡,像是我看的電影如 Omega Man ,多年在我腦海裡一直揮之不去,我也曾看過黑幫火拼,看到認識的朋友死於暴力,我的父親過世、朋友丟了工作、吸食古柯鹼的毒蟲出現在我的社區附近,我看到雷根時期,人們從美國夢裡醒來,從南方上來到了自動化工廠工作,卻被解僱,我看過一個成年人被幾個小鬼藥頭圍毆…這些都會留在我的靈魂裡。對我來說,音樂是一個機會,讓我能夠為這些畫面配上配樂,讓我能夠告訴別人,對於在底特律長大是什麼感覺。看到了種族歧視、掙扎求生年輕未婚懷孕的女孩,或是甚至只是為了趕上一班公車,這些在底特律的經驗都是我創作的靈感來源。

☞也許這是另一種方式去表現這種經驗?
也許吧。下意識裡,這些經驗被沈澱在我靈魂的夾縫裡,猜想某部分的我試著去理解這一切究竟有何意義。但我現在懂了,基本上這是生命當中的風暴。

恰似猶太人逃離埃及的迫害、黑人從佃農的狀態中逃離奴役,他們來到底特律,所謂的應許之地,自欺欺人以為我們有著著美國夢,忽視自己內在有的力量與資產,以為是來自神的應許,我們忽視這點,甚至黑人教會也忽視這點。當我們自南方而來,我們手持聖經,持著神的話,但卻不知怎地,在發著美夢的同時,也把這些都丟棄了。我想我有點說太快了,但我認為這就是現在底特律為何如此的原因,我們不再向前,既無夢想也沒有對未來的展望,人們自暴自棄,現在只是苟延殘喘而已。

如我所說,我有點說到題外了。但我們現在是苟延殘喘,而不是真的活著。這一切是上帝給我們的訊息,對於我們整日競逐,但其實是追錯目標了,祂說:“把我放在首位,其他的如水到渠成,但必高舉我,奉我為先”。我們忘記了這一點,所以才會經歷這一切。明證“看看往日所有與今日所持”,貪婪與永不滿足造就了今日。

☞當汽車業還昌盛時,底特律曾是美國最富裕的黑人社區之一,你有覺得這份美國夢是被人悄悄的偷走了嗎?
是啊。

☞就你所說,太過於關注發美國夢,也許是個錯誤;專注於物質上的獲取多過於心靈上的成長,這是錯誤的主因?
正是。以前有首歌,我們底特律教堂常唱,這首歌說道:“金銀都不如耶穌”,我想是在馬太福音4:33*,“你們要不斷先追求王國和他的正義,這一切别的東西也必賜給你們了”,但是我們想要跳過這個階段,直接去獲取。我們要滿足物慾,我們要凱迪拉克、房子、珠寶、貂皮大衣,於是尋上歪路,縱情於酒吧、脫衣俱樂部,獲得了這份物質過剩的生活。這並不是上帝指引的道路,我們走偏了。

於是家庭破碎、夫妻離異而小孩被受到藥物吸引,然後我們卻對此一切感到疑惑?我們偏離了道路,而這是有規範可以依循的。我並不是想要聽起來像個傳教士,但這是有規範可以遵守的。上帝有個計劃,他希望我們繁盛,有個四十畝地,有騾子、有房子、有土地或是任何我們所渴望的,但是必先渴望祂,但心靈上我們要先成長,經歷這個過程。就如我先前所說,我將此比喻成猶太人的孩子們,他們在荒野上失去方向,為了達到應許之地,卻用上了錯的方法。

☞將信仰放到音樂裡,是你的目標嗎?
以前不是的,就算是,我以前也不知道。我並沒有意識到,但現在我知道在這該做些什麼,是為了傳遞訊息,將福音帶給人們。餵養群眾,是我人生的目標,我希望將水與食物給予那些願意聽的人。任何人想要一起吃飯的人,桌子已經準備好了,你們都是受到歡迎的,我想要告訴人們關於愛情、關於權力,還有關於心靈的成長,你們都能夠達到。

基本上我要傳達的,跟 Electrifying Mojo 要傳達的是一樣的,但不會像我現在這樣說教。 Techno 藝人們啊,我覺得我們似乎也迷失了,就像這座底特律城市一樣,我們也背上了擔子,感到迷惑而迷失於這片我們曾幫助開創的工業;而我的任務就是要讓大家回到正軌上,首先就要體會自身、體會神的靈性,於是我們便無所不能。所以我只想把這訊息帶回到底特律。

我還記得底特律 Techno 藝人曾如此的強大,宛若處於世界的頂端,所向披靡,我羨慕他們,並看他們說:“天啊,他們是如此的強大,就像是超級英雄一樣”,我曾想要變成這樣。而我見到這份希望從創作者的音樂當中流失,所以我想要去幫助啓發,將這靈感回到人們身上。

☞對你來說,是因為身為基督徒的關係,或者你只是希望人們有更多心靈上的存在?
這是一位基督徒的事也是心靈的事,我們知道我們自己有著什麼樣的力量,而除了自己之外,沒人能夠阻擋你。你必須走出自己的路,讓上帝去重建你,就像無敵金剛( 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 )一樣,成為莫可匹敵的主宰。有首歌是 Heaven 17 八零年代時所作,“ We’re Going To Live For A Very Long Time. ”,我一直到十五年前才瞭解到,這是一首心靈的歌曲,我說他們講到關於力量,關於心靈長存,所以便能懂得,我們的身體不過是物理上供給心靈居住的房子,而心靈是能夠永遠流傳的,這就是這首歌在講的。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6tA-Vr4Hnc[/youtube]

就像你 Floorplan 裡的歌 “ Never Grow Old ”。
沒錯,就是如此。我們將永遠不老,雖然我差不多快五十歲了,但心靈上我是年輕的,如我所說的,這肉體終將腐朽,但我的靈魂永遠不老。Aretha Franklin有一首同名的福音歌曲,當我聽到那首歌便想到 Heaven 17 ,有次我在半夜中醒來,聽到上帝對我說:“我要你將福音音樂與這個希望的訊息,這個歌頌神的訊息,放到你的音樂裡”。祂將我從半夜中搖起,我雙眼倏地睜開。“我要你做這個”,而我對這預言心存懷疑,問道:“要是他們沒有接受到呢?”,祂說:“別擔心,這由我來,他們需要這個,他們需要這個訊息”。

所以像“ Never Grow Old ”,其實是一首心靈歌曲啊?
絕對是阿,並且是經過深思熟慮,精心設計的。你將活著,你是充滿力量、創意,莫可抵擋的神的子民,你是為了做些了不起的事情而來到世上,但很多人臨到墓前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沒有發現他們的夢想與目標,錯過讓他表現的機會。我要傳遞的訊息如下:你不僅可以生存下來,你還應當可以茁壯,擁有一個富饒的人生,這是上帝的計劃,也是他的希望,所以我們不需要感到沮喪或是疑惑或是生活在恐懼當中,有什麼值得恐懼?在 Techno 裡,我無所不能,你看到的是一個能在水上行走,甚至對抗地心引力的人。再一次,如 Mojo 所說“沒人能夠壞的像你”,他說的是我也是你,這豈不美妙嗎。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C6sOXnBglE[/youtube]

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有這樣的想法?
在我人生幾次的事件當中,當我的婚姻亂七八糟,我的事業走下坡,一切都和我的期望有所落差。大概是2007年,我有了靈的經驗,我跟太太一起上教堂,當時讚美與禮拜正在進行中,太太扶著我的背,叫我一起開口,我剛開始有些抗拒,因為我不是那種有著瘋狂崇拜的人;在教堂裡,我寧願坐在最後一排,希望牧師不要叫到我;在學校,我寧願課程當掉,也不願意在課堂上,在全班面前讀上一本書或是報告,我不喜歡在大家面前說話。

但當她說“張開你的口”時,我居然開始大喊大叫,眼淚流過我的臉,我感覺到上帝的存在充滿了我,從此我宛獲新生,我開始並持續地讀經,尋找祂對我人生的旨意,並走在公義的道路上,開始建構我的信仰,我也開始感到越來越有力量。我說過了,就像天行者學習使用原力一樣,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現在也在持續中。

現在 M-Plant 20歲了,站在這個里程碑上,你們將要發出一張紀念合集,也是一個回首過去所做的過程。你覺得是否能夠在這條道路上繼續下去呢?或是有什麼計劃持續下去呢?
當然,我將持續不斷。有段時間,我曾試圖去創造經典不朽的作品,而且我想我也做到了,但是我們才正要開始呢,因為之前只是學會了如何爬,也學會了如何走上一點,現在我正專注於如何學會跑,之後也要更進一步,要學會如何飛翔,我期待著下個20年。為什麼不呢?那裡還有我想要做的,有故事我想要說的;我們已經替 M-Plant 鋤好田地了,所以要更進一步佈下種子,然後待它開花結果。

原文:Robert Hood: We will never grow old
http://www.residentadvisor.net/feature.aspx?2077

校譯:BlackBell


*嘟哇音樂( doo-wop )
一種節奏藍調與搖滾樂的人聲音樂風格,流行於 1950 年代和 60 年代。嘟哇音樂的結構通常是由4~5人組成重唱小組,由一人擔任領唱,其他人以密集和聲作伴唱。撩撥聽者為之起舞的明快節奏,均為將黑人音樂導至主流市場的大功臣,也為之後在七、八零乃至九零年代的放克( Funk )、饒舌( Rap )和嘻哈( Hip-Hop )音樂打下萌芽的基礎。

代表組合有:黑人演唱組“墨水瓶”( The Ink Spots )、“金鶯”( Orioles )等;50年代的代表組合有:“紅鶴”( The Flamingos )、“雲雀”( Lark )等;60 年代的白人演唱組有:“奇想”( The Capris )、“丹尼與孩子們”( Danny and Junio​​rs )等。

[youtube]http://youtu.be/uRu3CZfteyY[/youtube]

*這邊說的應該是馬太福音6:33。

(Visited 3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