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he Devil談TRAP以及孕育它的亞特蘭大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Trap 毫無疑問是在 Dubstep 以後影響 EDM 最為深遠的音樂類型,「Trap House」也因此而得名。你知道「Trap」是什麼意思嗎?這種音樂又是在什麼環境孕育出來的呢?且讓 The Devil 告訴你這些故事。

[button style=”e.g. solid, border” size=”e.g. small, medium, big” link=”http://noisey.vice.cn/” target=”blank”]本文來自NOISEY中国授權刊登[/button]

本文原載於Noisey,作者是Thomas Morton,譯者是席夢思。
所有照片由 The Devil 本人提供
 
Derek Schklar 被稱為「魔鬼」,這外號既非高中同學取的也非網上傳的;稱呼他「魔鬼」的人都來自兇險的環境,也都不是好惹的。第一次見Devil是在ATL Twins的家裡,他獨自躲在角落裡,在這麼一個地方見一個叫「魔鬼」的人顯然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後來他開始說話,大概半分鐘後,我們就明白了他對 Trap 世界的瞭解要多於屋裡的任何人,第二天上午他帶我們去了一棟鐵路邊的房子,裡面有大概20個神情嚴肅的持槍男子,他們一邊玩著 Xbox,一邊照看著一隻蜥蜴。我們就是在這裡見到了Trouble 和 Duck Tape的 Dave,這倆都是極厲害的 Rapper,說他們厲害主要是因為 Rapper 們喜歡在歌裡說的那些事兒這倆人幹的都特別厲害,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看明白我說的話。我們問他們為什麼管 Derek 叫「魔鬼」,Trouble 說,「你看他那樣兒,」,然後我們全笑了。這不光是典型的「搞笑因為確實是」,還是「嚇人因為確實是」。如果這樣一群人都叫你「魔鬼」了,那你基本上也就真的能長出兩隻角來。
 
「魔鬼」創造的藝術若是出自任何一雙他人之手,那就土的不得了,因為他對很多主題的表達(痛苦、疏離的憤怒、資本對個人身份的摧毀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結構崩塌)實在是水準有限,走得完全是高中生藝術大賽的路子,而且作品還不少,頻率還不低。可是呢,「魔鬼」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獨特的滋味。打個比方,他幹的事就像是讓 Pushead 來處理薩德的作品,精准地創造出雜亂的視覺和聲音來啟發那些自閉少年也去創造自己的版本。這個比方放到亞特蘭大場景中則意味著那些給人帶來原始恐懼的音樂錄影帶,就像你在少年時代看到看到那些匪幫說唱 MV 時心裡想的一樣,「這幫人我可惹不起。」下面就有一些這樣的東西,請你盡情欣賞,我們則會讓「魔鬼」講講亞特蘭大很多人都不願承認的一面。
 
Noisey:你怎麼跟 Trap 界人士混到一塊去的?
 
The Devil:Trap 界人士?(笑)
 
你怎麼認識這些人的?
 
我認識他們六七年了。
 
街頭音樂是不是可以囊括我們稱為 Trap 的一切?
 
我他馬的就受不了那些創造了「Trap」這個類型的人。尤其是那些用這種音樂和文化當噱頭吸引白人觀眾的和那些管他媽自己叫「Trap DJ」或者什麼雞巴的EDM DJ們。這詞真他媽惹人討厭。我感覺亞特蘭大文化被強姦了。我們這麼與世隔絕,外面正在上演的事情我們根本一點概念都沒有。比如說全世界人都在用 Trap 這詞,而他們根本他媽的不知道這詞說的是什麼。這是一個亞特蘭大的概念,說的是進出都只有一條路。為什麼是這樣呢,因為亞特蘭大是依靠鐵路發展起來的,這裡有很多的死路和單行道,所以當你走進一條單行線,路的盡頭就是販毒的,這就叫一個 Trap。如果有人在這種街上堵你,你就真的沒跑了。Trap 最本質上說的是這個。現在那麼多人天天說著這詞這概念,但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呢。
 
你這麼一解釋,那些人還真是挺惹人討厭的啊,尤其是當你想到 Miley Cyrus 描述……
 
幹他馬的 Miley Cyrus。
 
嗯。那你對於那些出身亞特蘭大跟她一起合作的人有什麼看法,比如 Mike Will 什麼的?
 
我愛 Mike Will,我跟他交情可深了。
 
你覺得他們也在參與強姦亞特蘭大文化這件事嗎?
 
絕大多數這群玩說唱的都在有意無意地參與其中。
 
那麼六七年前是什麼樣的呢?
 
你說我還是亞特蘭大?
 
亞特蘭大的音樂方面?
 
那時候我跟一個叫做 Pill 的藝術家一塊合作,我常在第四區(the fourth ward)玩。我是東邊來的,所以當時是什麼樣的我也沒什麼概念。對我來說,這裡就是我的家。所以我做音樂跟別人很難一樣。我總是熱衷於音樂、藝術。當時我就是在做音樂。
 

 
當時你在第四區?
 
沒錯,我在 Pink City 認識 Pill 然後和他一起待在第四區。那場景簡直就像是亞特蘭大說唱版的「大地英豪」。我停下車,周圍的環境就跟僵屍電影似的,各種毒蟲什麼的坐在馬路中間。整個街區就像一個大旅館,十七八個房間,住在那的全是呼大麻和嗑藥的。那才是真正的 Trap。你只有知道自己是誰、想要什麼以及在做什麼,他們才會向你敞開大門。那是真正的 Trap。
 
Pink City 在哪?
 
現在已經沒了。之前還有的時候是 Edgewood 和 Auburn 中間的 Hilliard 街。
 
現在那裡變成怎樣了?
 
有些文青出沒的白人社區。
 
過去十年中,在城市發展過程中,這些社區經歷了怎樣的變化?Edgewood 現在有的很多東西2005年顯然是沒有的。
 
大多數時間他們就是在拆,拆房子拆旅館。Pink City 也被他們拆了,然後在那混的一些人就轉移到附近Fort 街上另一個公寓區。他們去那沒多久,員警就出現了。
 
這跟那些非法的事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些事沒那麼猖獗了。以前員警經常會把警車停在路邊,打開警燈。他們知道那些勾當,就是貓捉老鼠的遊戲。他們每天想的就是怎麼拿到搜查證,怎麼逮捕你。我經歷過幾次這種事兒。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搞清楚,就是他們的合作體制。好像每個人都很支持……
 
「他們」指的是誰?
 
就是這些天我們一起待著的那些人,那些運營 Patchwerk 的,還有 808 Mafia 的人,每個人看起來都挺光鮮的。
 
那都只是表面,在底特律或者芝加哥就見不著。我們這的文化不一樣。我們這裡就是一座趴體之城。我們可以很友好。我們喜歡玩樂,天生就這樣。但就是會讓人搞砸。他們以為我們的友好能讓他們佔到便宜,但事實正好相反。你看到的東西是表面現象,不可能一下看到內涵本質。我從小就跳舞,殺人犯也從小就跳舞。大家都喜歡 Kilo 和 Sammy Sam 那種東西。所以我們這跟別的地方不一樣。
 
但你說的是跳舞什麼的,這可是純粹的娛樂啊。
 
這裡的人們愛趴體。但別搞砸。
 

Pill – Trap Goin Ham from Motion Family on Vimeo.

 
這裡還有一些南方的風俗什麼的,早早地意識到這一點,會發現想隱瞞一些爛事很容易。
 
亞特蘭大有段歷史。打個比方,卡翠娜颶風來時,我多半待在 Pink City 和第四區那邊。颶風來了之後,多數人都逃難到休斯頓、達拉斯和亞特蘭大。在亞特蘭大規矩就是,你來了,你賺錢,你是外地來的,沒關係。只要我們能跟你一起賺錢就好。就像BMF。他們來到這裡,壓低了毒品的價格,讓大家一起賺。因為這點,所有人都張開雙臂歡迎他們。他們來到這裡以後,就投資已經在這裡賺到錢的人,以及這座城市。當然也有人沒這麼玩,他們覺得沒關係,因為這裡是一座趴體之城。這樣的人最後只能躺在棺材裡被送回老家。09年我跟 Pill 一塊混的時候就發生過這種事。我們09年就不在一塊合作了,因為那時候颶風帶來災害,有段時間大家都在幫助別人擺脫災難帶來的影響。很多人在災難中失去了一切。那些紐奧良來的傢伙很多在颶風中把毒品、錢都搞丟了,但是這些毒品和錢不是他們自己的啊,真正的主人才不管你什麼颶風不颶風的。所以他們就來到亞特蘭大,攪了不少事兒。那時候街上的事兒可不少。好多搶劫案什麼的爛事。有段時間人們開始變得沮喪,在 Pink City 當時有個街頭法則就是,不光是在那,基本上整個城市,只要你是紐奧良來的,你就得死。有一段時間完全就是這樣。但是你還沒反應過來,這事兒就過去了。那些人開始返回紐奧良。還有一件我知道的類似的事,是之前的邁阿密的傢伙們,來到亞特蘭大的 Techwood,我們這最大的建案區。這些邁阿密來的傢伙想在亞特蘭大,尤其是 Techwood 這兒賣便宜毒品,而且他們帶著自己人來賣,他們不會把毒品先便宜賣給我們這的人。最後這些人全被幹掉了。
 
不是因為搶地盤?
 
在亞特蘭大,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所有的建案區都一樣。洛杉磯的某些地區也經歷過這樣的事,以後還會經歷。所以不論有關係沒關係,這都是滋生幫派活動的土壤。他們不會拆掉 Nickerson Gardens,他們不會替換那座叢林裡的居民。但在這裡,總是會有變化。他們總是在拆、搬,所以很難以同樣的方式滋生幫派活動。
 
在芝加哥也有類似的拆遷項目。我在那看見的就是他們創造了很多小的區域~幫派數目成倍增長,他們可以在那種環境中互相碰頭。但是我發現亞特蘭大似乎不是這樣的。
 
現在這裡的幫派都在互鬥,對這個我不甚瞭解,只是認識一些幹這種事兒的人。但是,我知道在亞特蘭大唯一重要的事就是錢。
 
沒人尊重文化?
 
全是關於錢。沒了。錢。我們在這裡太與世隔絕了,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我們正在影響世界。我他媽去趟倫敦在商店裡都能看見印著「Trap」字樣的衣服,我都樂了。感覺太扯了。
 

THE DEVIL

THE DEVIL

 
感覺就像是 嘻哈在這裡正經受著文化上的考驗。
 
估計是吧。這讓我怒到了一定程度,因為通常我們沒辦法從中賺到錢。通常都是紐約或者洛杉磯的傻逼們。
 
我們採訪的很多人都很堅定地不和大廠牌合作,比如說簽約或是走出亞特蘭大之類。他們總是說要堅持自己的原則,堅持 DIY,在別人父母的房子裡工作什麼的。
 
我向來都這麼幹。
 
亞特蘭大整體都是這種氛圍嗎?還是很多人根本只是光說不練?
 
你見過 PeeWee Longway 怎麼錄音的。那是絕對的 DIY。大多數人是這樣。但是大多數人最後會簽約的,一些紐約或是洛杉磯來的傻逼會把整個氛圍給搞亂。本來不必那樣的。
 
我們在 Edgewood Court 的時候,跟你還有 Young Scooter 在一塊,我們帶著相機,但是沒人找我們事兒,所以好像我們有通行證似的。
 
現在的 Edgewood Court 不是你們該去的地方。不過你的表現還行。
 
要是我們自己跑那去會發生什麼?
 
他們肯定把你們所有的東西都給搶走。他們那喜歡給人扒光。讓你光屁溜。拿走你的手機,你也沒法報警。只能光著屁股在大街上走。
 
我印象中,在南方那些人都是想幹大票的。尤其是搞毒品生意或者非法活動的組織。他們都不想和外人瞎攪合。
 
現在能賣的毒品不夠多,所以很多人都在賠錢。他們會去搶劫詐騙。很多人遭受的損失非常嚴重。他們會不則手段去彌補。他們就是這樣的人。很操蛋,但現實就這樣。
 
那些流行的毒品是賺不了錢的。大麻我估計……
 
大麻可以用來賺,糖漿也能用來賺,但是現在都很難。市場越來越小,你能在非法經濟世界賺到的錢越來越少。
 

>>前往閱讀原文
>>前往閱讀Vice中國譯文

(Visited 11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