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odd Terje背後的設計美學

Written by A, Feature

十二吋黑膠的形式特別的吸引人,是唱片也同時是一種可以帶著走的藝術形式

MEET THE GENIUS BEHIND TODD TERJE’S SPECTACULAR RECORD SLEEVES
thevinylfactory|http://goo.gl/XrdAQr


來自挪威的插畫家,融合七零年代的惡趣味、傻氣的幽默與手繪文字還有一點迷幻的感覺,讓Todd Terje有著最棒的唱片封套美學。

源自於對漫畫終身的熱愛,挪威插畫家Bendig Kaltenborn,打造了一個有別於Marvel或DC的樣板人物,明亮而且充滿角度的世界。除了Terje之外,曾與Norwegian jazz trio Listen、Chicken Lips與作曲家Daniel Herskedal合作,都以手繪文字,還有充滿「角度」的人物設計為音樂家的專輯與海報增添風采。

而與Todd Terje的合作,則將Kaltenborn帶入了唱片封套設計的世界,並且共同催生了當代最具識別性的音樂符號。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_SnnIgvms[/youtube]

Terje與Kaltenborn早在十四年前,就開始一起工作。一開始是在一家唱片行巧遇,Kantenborn那時沈迷於漫畫同人誌(comic fanzines,畫自己的本本),兩人共同的興趣是分享低級幽默與漫畫。Terje的第一張EP對Kantenborn來說,便是一次好機會,讓自己長久以來的慾望,放縱在十二吋唱片封套設計上。

「以我來講,一個不會玩任何樂器,卻對音樂也充滿熱情的人,這是讓我能夠投身於音樂上,扮演一個小角色的方法。」Kantenborn說道。一位把David Byrne當作偶像,形容自己是與老Blue Note封面談「戀愛」的人。

「十二吋黑膠的形式特別的吸引人,是唱片也同時是一種可以帶著走的藝術形式」他補充道。

Kantenborn從小就開始畫自己的漫畫,當他認識Terje時,已在藝廊Dongery工作。他自己形容是為了平面設計的世界,被鼓勵放棄獸人與幻想暴力的主題。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N4DrApk6bE[/youtube]

在奧斯陸完成視覺傳達的學業,再往斯德哥爾摩取得了碩士學位後,開始回到了他童年最愛的漫畫,從事海報設計。2010年時,一項來自紐約時報的委託,引領他前往插畫的領域,之後便專注於此。代表性的手繪人物佈滿了他的畫板也帶來巨大的成功,這對他的工作來說他形容,這已經成為基本應有的元素了。

與Terje一起的工作,帶給他無與倫比的自由去揮灑創意。在設計唱片封套時不會有官方制式的限制,取而代之,他們喜歡在這樣不言而喻的默契下工作,有時會直接在Kaltenborn的工作室,嘗試各種想法。Terje同常會把歌曲的初期版本丟給Kaltenborn,讓音樂去激發靈感。

『It’s Album Time』上穿著藍色西裝的男人——被Kaltenborn形容是Marcos Valle的廉價肖像畫——到『Strandbar』上的張牙舞爪的瘋狂人物,這對搭檔包辦了一切。當然還有『It’s The Arps』、2015年的『Greatest Edits’ Ep』,以及最近推出的『The Big Cover-Up』。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csegrkwXlg[/youtube]

「對Terje來說,沒有一定要建立特定人物角色的計劃,它們就是突然跳出來…也有些就是一直很渴望出現在Todd Terje的世界裡,像是Leisure Suit Preben。」Kaltenborn這麼說。

而這也給了他一個機會,去重新審視自己以前的作品。像是幫『Sprial』做的封面「溜著滑板的提洛男人」(skateboarding Tyrol guy),就是從十多年前的一隻鴨子做的升級版本;就算是將Kaltenborn鍾愛的人物角色從封套當中拿走,仍然充分地顯示出他的風格,如『Delorean Dynamite』,粉紅跑車的引擎蓋上,映射出搖曳的棕櫚樹,透漏出壞壞的邁阿密風情。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nRD0fb2kBg[/youtube]

另一個Kaltenborn風格的元素,就是他的手寫風字體。對此他謙虛地表示,這只是來自於使用「真實」字體的恐懼而已。

「它們好多的使用規則,字間距還有襯體什麼的」他說,「我把那些留給看過使用手冊的人。用手繪字體的話,你幾乎不可能犯錯。所以如果有人跟你說應該怎樣怎樣,那大可說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Kaltenborn的插畫風格在Terje唱片上,融合得恰到好處。故意塑造出的大小不一,充滿角度的大寫字,通常用來標名音樂家的名字,而他那怪異瘋狂的手繪文字,就用來標明發行名稱。這塑造了一種圖畫語言,到今日我們已然熟悉會出現在Terje每一張唱片上。這份合作關係,也延伸到新的領域;在Terje的『Alfonso Muskedunder』MV上,便將Kaltenborn所創造的漫畫人物,變成充滿生命的動畫卡通。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B4SyLujxis[/youtube]

本來Terje原來的計畫是與挪威的漫畫公司合作,每一張發行都與不同的插畫家或藝術家合作。然而與Kaltenborn的配合簡直是渾然天成,雖然Kaltenborn說他也從未想要為Terje創造一個特殊的風格,但這變成一個「影像般的側寫(profile)」。荒誕不羈的視覺映像,嚴然成為Terje唱片的註冊商標,但也許更重要的是,這對那些宇宙風或是嚴肅照片等封面,感到麻痺的聽眾,能有另外一個出口;對於這種標準化的形象,Terje與Kaltenborn都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並且轉而向一些更有趣,更瘋狂的點子。

這樣的合作也恰巧正是時候,因為版畫正要重新流行起來,甚至於有時候在時事評論上也能扮演角色,如Jean Jullien的「Peace for Paris」符號。Kaltenborn認為這只是媒體起落的一角,大多數認為他們的成功,是來自於一份舊式情懷,而這正是專屬於黑膠的感覺。

「這是一個好方法讓人們想要擁有一張實體專輯,不像CD型式,十二吋黑膠美極了,一個夠大的尺寸可以讓設計與藝術呼吸。」他說。

(Visited 10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