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鮭魚返鄉?陳涵專訪

Written by News

前台北 the Bar 固定班底,前 agnès b. 唱片行店長,在返回高雄家鄉(?)後,仍然致力於音樂推廣。在最近百樂門酒館的音樂活動當中,常常都能看到他努力的身影。在時下夜店派對縱情於聲光效果當中,顯得難能可貴。

有時在派對的介紹與藝人簡介文字,可以看得出來主辦單位對於內容的熱情到哪裡。陳涵推薦的活動並不會套用官方給予的制式宣傳,多是經過他個人的認識,再轉譯而出。

在他回到高雄後,曾擔心是不是台北消磨了他對於音樂的熱情,如今可知這是多餘。也看到仍有人對於派對活動的音樂內容,猶原在意。故特此提出訪問的邀請,以下是 QA 問答。


可不可以先為我們介紹一下,現在的陳涵?

自從 2017 年離開最後一間服務的唱片行,很幸運地我一直都還能夠以樂評人和 DJ 的角色工作至今(感謝最初邀請我工作的小樹、Spykee)。

文字工作方面,目前有兩個固定的評論專欄,一個在 Wazaiii,每個月會收到編輯希望我能撰寫的主題或方向;另一個是 StreetVoice 上每週的達人推薦,都是網路媒體,因此比較沒有住在哪不能做的問題。至於 DJ 工作,一年多之前開始在高雄的「Paramount Bar百樂門酒館」駐場。原本是自己每週三播放四小時(21:00-01:00),從今(2022)年開始,也慢慢找到高雄在地的隊友,無論是自己帶出來的學生,或者過去的同事,又或者新認識的朋友。另外,約兩個月前也開始於每週日晚上在高雄的「Bar Tide 吧溙」餐酒館駐場。

其實剛下來的時候只想找間咖啡店的工作,但投了幾間公司,要嘛面試被拒,要不就是履歷石沉大海。在這段過程中,臺北時裝週一個伸展臺音樂設計/選曲的案子先找上門,托各地朋友的福,便陸續接案工作至今。我心想:「好吧!或許冥冥之中有人不希望我放棄。

我用 Rekordbox 排歌、用文書軟體寫稿,平日經常在咖啡店一坐就超過四小時。電腦大概就是我生活的一切吧!出門排歌單、寫稿、敲工作,回家打電動(有人也愛玩 Valheim、Necesse 跟 Terraria 嗎?)。我其實過得蠻簡單的,也不得不簡單些:因為收入真的不允許。

介紹一下百樂門吧?

「Paramount百樂門酒館」是一間高雄在地的小型 Live House:一樓是酒吧,二樓有展演空間,大概可以容納 100 人左右。以規模而言,比較類似臺北的 Revolver Bar 或者臺中的迴響藝文展演空間。我下高雄不久後因為「佛性金屬」活動主辦人蕭大的關係認識了百樂門酒館的主理人阿昌(陳振昌),隨後在 2021 大港開唱那陣子阿昌就有提出邀請我做個常態活動的想法。據我所知在之前應該是沒有駐場 DJ 的例行活動,很感恩他願意相信我。因為疫情的關係,這件事情就拖到了 2021 年 8 月解封之後才開始做「POP CITY」這活動。

百樂門近期活動

根據過去跑 THE BAR 的經驗,從第一、二次之後的草創期大概都會是我跟少數幾位聽眾大眼瞪小眼。然而這並非無意義的,把自己放進場景裡,觀察主要參與者並融入環境中,所有過程中的對話、彼此互動的反應,每個人都一點一點地在調整頻率。我在百樂門放了很多在臺北不會放的東西,最大的收獲應該就是自己開始關注臺灣的龐克、瞪鞋樂團如:Shootup、必順鄉村、河豚子……等。另外就是在這裡放起我愛的臺語歌,比起在臺北,大家更有共鳴、更熟悉。

另外,過去在臺北放起臺語歌時,對 DJ 活動抱持較為保守觀念的、不知道的人、覺得我在耍鏘的比較多。不過在百樂門或在整個高雄,這就是某種生活日常吧,其實更能接受這些我認為很有意義的作品。聽過一兩次之後,大家也都知道我喜歡在活動結束時播放陳盈潔的《海海人生》了。雖然這種「樂天知命」的臺語歌有點保守傾向,但我覺得像這種道、佛教混雜的觀念……這其實就是臺灣的某種面向吧。我們要不要把這些事物詮釋得更完整或做得更細緻呢?

在百樂門中秋烤肉的時候,東港、小琉球長大的孩子們會帶他們家處理的漁獲與大家共享;在其他日常週末夜裡,也常有 11 點多借了車就殺去臺南的朋友,12 點多幫大家帶了好幾碗的牛肉湯回來,簡直極樂!常來演出的朋友也都知道、也都愛吃百樂門隔壁釣蝦場的炒飯,又或者到隔壁釣蝦之後就烤了整包來分著吃……凡此種種都是在地獨有、其他地方不可能出現的事情。

(喔!然後還有很多啦……像是阿昌還特別准許一個客人自己帶酒,大家都叫他「大隊長」,每次都會拿烈酒請全場所有客人品嚐。)

鮭魚返鄉也有兩年(?你覺得現在高雄、台南的音樂環境如何?

其實我臺北人啊,是離鄉。離開臺北的時候疫情剛開始,對我而言 2020 發生許多改變,其中也波及先前駐場的 THE WALL/THE BAR 開始有發不出員工薪水、縮編的狀況……就臺灣中小企業日常,這行業沒什麼神聖的,生意人也是一樣嘴臉。

來到南部,沒有過很久就收到臺南單位「民生電氣」的跨年活動邀約,還有「四四拍唱片行」的小型市集活動。民生的大王、田爸、胖貓,還有四四拍的小豪、艾麗絲夫婦,都是先前在臺北就曾經接觸過的活動單位和朋友。一直以來也都很感謝他們的力挺……有回民生的活動我器材差點出包,小豪還特別開車去載兩台 CDJ-2000nx2 來借我用!另外像 TCRC 的沈髒三,還在我前陣子失戀的時候帶我去臺南海邊生火放空、一票人帶著我跑到恆春玩!到這程度你說我能不愛他們嗎?

環境的話,臺南和高雄是不同的:臺南活動舉辦的時間、地點非常密集而且集中,大都在中西區,且因為是一個觀光盛行的古都,外地人來開業的非常多,在地居民也習以為常地不會選擇在假日出去跟大家擠。幾天前四四拍的小豪和我說,感覺目前在臺南沒有比較地下的電子音樂場景,甚至他考慮自己想出來做一間。要說有什麼「音樂場景」,我覺得倒比較像是有很多「場景音樂」融入在生活。

高雄則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狀態。這裡路寬地大,所有地點的聯繫都有段距離,人潮比較集中的地方比如說像美術館、衛武營、高流(駁二)、巨蛋、科工館……鬧區之間車程大概半小時,不是臺南那樣就算是市區與安平也是 10 分鐘左右就到的。我個人覺得在高雄要揪朋友出門比較需要找個特別理由,不然大家平時都比較宅一點。以我揪人練舞當作例子,我就是已經放棄(一直問好像很盧那樣),所以去買一台藍芽喇叭每星期找一天自己到文化中心運動一兩小時。

最近高雄的音樂活動都蠻大的,尤其是自從高流週邊場地開始營運後,幾乎每週都會有市集,整個範圍也從鹽埕擴散出去。臺南有很多由民間單位發起的中小型活動,而高雄則是非常多公部門跨領域參與整合、執行的活動,比如說高流的呷涼祭冰品市集、Takao Rock 打狗祭或像衛武營的週年慶活動這類。不過,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在意小一點的場景,像百樂門跟 TCRC Live House,它們和音樂的關係比較單純一點。

住高雄做場景,好比我做週三的百樂門為例,其實要做到改變高雄人生活型態和習慣是比較難:一方面是因為外地人不多,所以平時也習慣在家中和家人一起;另一方面就是剛提過的交通問題,好比說你一出來喝酒就不可能騎個腳踏車或走路沒幾分鐘到家這樣;要混到早上嘛……店家沒開這麼晚(喔對,在高雄想找像 Sugar Man Café 這樣開到四點的店是沒有的,對我這個作息顛倒的人來說有點麻煩),也沒有像臺北那樣密集的捷運和交通網。不過,反正我禮拜三就都在百樂門、我找了很多很棒的朋友在推廣很棒的音樂,絕對有信心是大家需要特別來一趟的地點。

高雄值得注目的音樂人與 DJ

勝野裕次郎:第一個一定要說他。讓我強調一下,「太空猴宇宙放送局」的主理人太空猴 aka Astro B. aka 局長 aka 勝野裕次郎,好多人不知道他是高雄人㖠!他其實因為工作產業類別的關係,週末很少能夠抽出時間在高雄活動,所以可能讓人有種「他好像都在北部?」的錯覺,但他確確實實是在地的喔!局長從 2000 年代中末就開始介紹日本音樂文化,他和臺北的 DJ Spykee 是晚近 City Pop 能在臺灣吹起風潮的重要人物,而且不只晚近的 City Pop,更早影響到臺灣流行的 J-Pop 類型和融合電子與爵士樂的澀谷系音樂更是他深耕多年的領域。日本音樂五四三絕對難不倒他!

Litro:他是民生電氣新生代 DJ 之中最為穩健、學習能力也最好的一位,而且,還很用功!已經參與過大港開唱、浪人祭和數不完的大小活動,我聽過他的華語 R&B set,用 Hip-Hop 的方式放(丟在第一拍比較多),不過他說自己學的其實是電子音樂播放方式,所以應該也能做到完美順接。這兩年我發現他開始吸收很多樂團導向的音樂,和剛開始認識時聆聽的方向稍有不同,但主要還是以 Chillwave 和 R&B 為主,然後要三八的中文金曲也有,以上。

Howard:就是臺南四四拍唱片的主理人小豪,他喜歡的風格比較偏 Tech House,那種有反拍刺激你腳步不能停下來然後又有漂亮合成器聲響的類型。約莫就是 fabriclive 系列那種感覺吧。不過他以前是 2005 年那前後聽 French Electro 開始生涯的,所以那種兇兇的東西他也是能夠駕馭自如。隨著四四拍的活動企劃越來越多元,小豪在選曲的廣度上也變得非常高,大家可以參考他在浪人祭演出的歌單。以及他們接下來的年度企劃:《電音。閻羅殿》。

Ace:高雄派對組織「Xanzin三進」主理人,朋友也會叫他「王牌」,早期也曾做過臺北最大舞廳 MOS 的企劃。他也是我覺得臺灣 DJ 不會輸給老外的其中一位,每次聽他放歌都是順到不可思議。現階段大概會說是偏向比較 Melodic Techno,但其實接到 Balearic 或者 Deep House 類也完全是沒問題。2022 年第四季在「真愛碼頭輕軌站」旁開了一間名為「Acid House」的期間限定舞廳,面對碼頭落地玻璃港邊海景一覽無遺,超級鬆。可是我真的很想在那裡放 Acid House 就是了。

‘Flow’ by Lef Tso ft. Subi From X Λ N Z I N


Olan
地獄之聲(?

Nemo
百樂門

Olan:Olan 是 Ace 介紹的,不過我跟他一見如故,這人也是聊起音樂跟音響不會停的傢伙,他也有在聽一些英倫實驗爵士跟 City Pop、老華語……所以我覺得他一定可以放禮拜三的「POP CITY」。他在高雄其實也算相對資深的 DJ,自從找他加入百樂門陣容以來,他也完全不會吝嗇於給予後輩一些細節上的建議。朋友們也都一致認為他在調整聲音的細節上做得非常縝密,每次聽他放中文舞曲都會讓人驚豔,因為他就是能把聲音修到與前一首歌天衣無縫,讓你覺得聽到的是一首新歌。

Nemo:這位是我手把手帶了半年的百樂門小 DJ,雖然放歌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已經能夠融會許多類型音樂。20 歲的他就像一張白紙,對於資訊和知識的吸收都特別快速,和 Litro 努力學習不太一樣,他比較是天才型的。他的優勢就是與在地樂團的聯繫:身為百樂門燈控,他經常接觸到不同的在地獨立樂團,並與這些人保持密切的關係。他也是少數我覺得能夠很好地處理龐克與瞪鞋音色的 DJ,可能也只有他,因為除了我們大概沒有其他地方有 DJ 在放瞪鞋(當然玩票性質那些一次性免洗 DJ 不能算)

(Visited 64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