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EDM 是否走到盡頭?

Written by A, Feature, Story

從2012年起,EDM征服美國市場,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音樂類型。多年以後,這個榮景要結束了嗎?MixMag舉出八個支持論點與四個反對論點,總結這個邁入第三年的爭議話題。

本文原載於MixMag:EIGHT REASONS EDM IS OVER (AND FOUR REASONS IT ISN’T)

先來說說什麼是 EDM 。對 Mixmag 而言, EDM 不代表所有的電子跳舞音樂;它所指的是那種有「重拍墜下」、「流行大趴」、「雙手高高飛」與「流行榜首」等等等,征服美國的大型商業舞台之聲。我們指的是螢光背心、 EDC 、 Ultra 、各種拉斯維加斯泳池派對與飛天蛋糕;差不多是介於 electro 與 progressive house 的中間,由麥可貝主導(變形金剛系列導演),然後就像其他所有的音樂類型, EDM 也是力求表現,或是說已經佔盡版面?它已經佔領 Beatport 前段班多年,也讓好幾個瑞典人荷包滿滿,還有一些荷蘭人與美國人,至少還有一個蘇格蘭人。它讓 Tiësto 不放 Trance ,也讓內華達州香檳的銷量達數十億美金,還讓 Mixmag 粉絲頁上的論戰炮火遠超其它主題。

這差不多就是 EDM 。

在這之後就有一個問題要回答:在成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音樂多年後,這個榮景要結束了嗎?


八個理由說 EDM 已經結束了

TomorrowLand一景
TomorrowLand一景

EDM 的高峰已經過了

老實說, TomorrowLand 、 Ultra Europe 還有 EDC Las Vegas 這些大趴放的煙火,比G8(全球八大工業國)加起來的空軍火力還多,比好萊塢的活動還要奢華,而且整個還更嗨。 TomorrowLand 竟然有可以控制天氣的加農炮,回顧影片做了三十分鐘那麼久,不能想像這些活動還能夠更誇張、辦更大。

EDM 沒辦法也不會再進步

有聽過那個如水門案經典的「史詩混音大合集」嗎?它證明了 EDM 基本上聽起來真的都差不多。你不能脫離公式運作,大家就喜歡這樣, Dubstep 的風潮在瘋狂衝刺後緊急煞車(至少在主流樂壇是這樣的),原因就是因為類型作品過度公式化;而十年前由於相同歌曲炮製出類似混音作品的氾濫, Hard Dance 也失去死忠樂迷。

Steve Aoki承認自己正在做Deep House,但不會用Steve Aoki這個名字發表,因為怕改變之大家對這個名字的印象。
Steve Aoki承認自己正在做Deep House,但不會用Steve Aoki這個名字發表,因為怕改變之大家對這個名字的印象。

EDM 已經過氣了,因為放的人也這麼說

Steve Aoki 、 Nicky Romero 、 Tiësto 還有其他人都曾公開說 EDM 已死。 Porter Robinson 痛心地指出他們深陷於「Big Drop」的模式裡, Aoki 甚至開始利用閑暇製做 Deep House 。以上現象在在提示了臥房製作人已經開始跳船,沒有新人作歌,也就沒有 EDM 。

EDM去年整年被唱衰,這可不是哪個興風作浪的媒體說的,而是那些頭牌DJ說的。
EDM去年整年被唱衰,這可不是哪個興風作浪的媒體說的,而是那些頭牌DJ說的。

EDM 已經結束了,因為太多 Dj 「假放歌」的醜聞

煙火、螢幕,不是用黑膠放歌(還沒帶耳機,紅的明顯),然後過分強調「場面」超過了音樂技巧,幾乎每週都有 Dj 假放歌的醜聞,用預錄好的東西演出,然後在台上演默劇。有些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不信任與懷疑的氣氛已經傷害了,甚至扼殺了這個樂種。而大牌藝人習慣用新人做的東西(而且通常沒有註記),說是自己的作品,這種事情也增加了「缺乏創作能力」的感覺。當初入門的粉絲成熟,懂得更多關於 Dj 技巧與音樂以後,這些醜事就會讓他們信用掃地。

EDM 已經結束了,因為芭黎絲( Paris Hilton )

平心而論,沒有多少人能在三十四歲就在 Ibiza 的 Amnesia 舉辦自己的同名派對。她一定做了許多努力,設法彌平關於白富美的印象;她也一定付出許多努力才能進入各大夜店,並且見到許多 Dj 。但她那些輕鬆錢看來是用老套歌單和控制器輕鬆換來的(也許她放歌很認真),這吸引了許多平庸的流行藝人、模特兒、電視偶像跟風拜拜,想用他們的名氣而非能力換取掌聲。這種歪風怎能長久。

巴莉絲的DJ之路始終充滿爭議。不論如何,有太多庸才想模仿他這條路,是不爭的事實。
巴莉絲的DJ之路始終充滿爭議。不論如何,有太多庸才想模仿他這條路,是不爭的事實。

EDM 已經結束了,因為惡俗時尚

Kandi Raver 的 PLUR 精神毋庸置疑,這一點我們也曾為文支持。但是由於這種精神聽起來有點流於表面(也許因為他真的就是很表面),現實揭開國王的新衣也只是時間問題;一旦主流媒體認為EDM一點也不時尚以後,圍繞在它四周的熱潮也會轉眼消失。你沒看到太多 cyberkid 現在會出來走跳吧?沒有齁,因為他們差不多也殺了 Trance 。

PLURs是不是變成了國王的新衣?
PLURs是不是變成了國王的新衣?

EDM 已經結束了,因為沒有跳舞音樂的子類型能撐這麼久

過去這三年確實是特別、超級夯,但是 breaks 、 minimal 、 electro house 或是 Big room dubstep 統治舞池時,也差不多這麼長時間。要嘛就是進化突變,要嘛就退回到地下( underground ),生命週期就是如此。

EDM 活動都已磨刀霍霍等待其崩解

大型 EDM 派對知道這個樂種不會永遠這麼風光。雖然它輕鬆、好玩,而且不管你在哪裡都能跳得起來,但是 Morris dancing 也是(一種英國傳統舞蹈)。 EDM 缺乏像 Trance 的情緒、 House 的靈魂還有 Techno 對大腦的吸引,它就不是能夠讓人聽一輩子的音樂。所以 EDC UK 開專區找來 Marco Carola 與 Art Department ; 所以 Ultra 今年有兩個「地下」舞台,邀請了 Carl Cox 、 Dixon 、 Nic Fanciulli 、 Maceo Plex 與 Jamie Jones 演出。 Fanciulli 上個月告訴我們說:「我們只要讓5%去聽像 Tiësto 的小朋友,轉來聽我們放,那工作就結束了。」可預期你會看到活動單位很快將會用更大力道來推動。

「地下」正在變成另一個被商業場景瘋狂消費的名詞,所以Seth Troxler才要跳出來大喊「我們不屬於同一個文化」。
「地下」正在變成另一個被商業場景瘋狂消費的名詞,所以Seth Troxler才要跳出來大喊「我們不屬於同一個文化」。

四個理由說還沒!

還有很多新活動在新的地方展開

俄羅斯、中國、韓國、東歐與印度都有數十個新活動準備上線,新的資金、新的藝人,各種的新都在等著灌溉群眾。 EDM 只是剛要進入冒險的第二章。

風格不變,但是定義不同

許多主要的 EDM 藝人都準備進入另一個還未成型的新 Deep House 。到那時候,如果這種類型穩定成為新主流,那為什麼不能說它是「新EDM」呢?屆時這篇文章的序文會需要重寫嗎?別忘了這個樂風已經證明自己具有彈性,像 Avicii 在2013年時放起了西式鄉村的歌,大家罵聲不斷;結果「Wake me Up」橫掃了九個國家,都拿到白金專輯。

Tiësto – Club Life 394 (19.10.2014) [Free Download] by Trance-Worldwide.Blogspot.Com on Mixcloud

像死之華

成功的商業文化現象,在美國往往都有「長尾」。且看嬉皮樂團 Grateful Dead (死之華),將在二十萬人前舉行今年最後的演唱會,距離他們的第一場已經有五十年了。如果你覺得 kandi ravers 看起來很笨,等他們六十五歲後再說…

其實就算在台灣,大紅過的老歌星的唱片也都是長賣商品,穩賺不賠的Cash Cow。
其實就算在台灣,大紅過的老歌星的唱片也都是長賣商品,穩賺不賠的Cash Cow。

Tomorrowland 的紀錄影片

這種感人氣氛看起來不像是「恐龍眼睜睜的看著隕石掉下來」吧,你覺得勒? EDM 讓人們聚在一起,透過電子音樂共享美好的時光,它所達成的人數規模是史前無例的。希望它永遠不會退流行。

>>前往閱讀原文

(Visited 71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