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正視藥物問題

Written by Feature, Story

TomorrowWorld主辦單位指出,即使你對非法藥物毫無容忍,採取了嚴格的入口管制、在人群當中混入了緝毒人員、預備了醫護人員與救護車,你最終還是沒有辦法阻止這些來參與活動的人,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是社會問題,幫助他們的方法應該是給他們正確的資訊。從某個角度來看,這也是個人的問題

上週五,歐洲著名派對TomorrowLand移師美國雅特蘭大,參與者可以看到現在在歐洲大型派對已經成為常態的現象-在場內外有非營利團體,教導正確的用藥觀念。除了指出濫用藥物的危險性之外,另外也提供如何以較為安全的方式來使用這些派對藥物。

現在整個音樂工業都睜大了眼睛,看這樣的大型活動,主辦者是否能夠帶領活動躲過與藥物有關的死亡陰影,因為自三月以來,到最近期在紐約的Electric Zoo,至少有七名年輕人死亡,數十人以上住院,都符合藥物的濫用之症狀。負面消息促使了活動主辦單位停止活動,也嚇壞了活動投資者與贊助商,進而影響到了這總產值高達450億美金的產業發展。

在活動當中,提供用藥建議給參與者,這樣的事情在美國是具有爭議性的。一直以來基本的藥物政策,就是零容忍。而對於用藥建議這些方案-如發送傳單提供建議用量,或是來自Dj的公開呼籲,請舞客不要將藥物與酒精混合使用,這些行為被認為是對於非法藥物的縱容。

但Shawn Kent說道,活動主辦者面對的是嚴酷的現實。這位ID&T的美國專案經理,也是這場來自比利時的TomorrowWorld主辦單位指出,即使你對非法藥物毫無容忍,採取了嚴格的入口管制、在人群當中混入了緝毒人員、預備了醫護人員與救護車,你最終還是沒有辦法阻止這些來參與活動的人,做出錯誤的決定。“這是社會問題,幫助他們的方法應該是給他們正確的資訊。從某個角度來看,這也是個人的問題”

對於TomorrowWorld的處置,也引發了廣泛的辯論:是對於使用非法藥物的人採取強硬的態度好呢?亦或是認清事實,接受它,並告知喝酒比較好?

e-zoo,ny

就在Electric Zoo的死亡事件之後,TomorrowWorld很快的與DanceSafe達成共識。DanceSafe是一個遍佈全國,教導人們如何正確用藥的公益組織。在活動當日,他們出動了約20名的志工,有一些在人群當中發送如何避免用藥過量的傳單,其他則待在活動主辦單位提供給觀眾的有冷氣的休息區-“cool-down”lounge,提供對於藥物與酒精使用的咨詢。活動當中也有電子看板持續地提醒來參加活動的人注意安全,譬如“你知道你的朋友在哪嗎?”TomorrowWorld不是在ElectricZoo死亡事件後的第一個大型活動,但是卻是第一個在此之後,首次進入美國市場的歐洲大型主辦單位,期待吸引超過五萬人前來參加他們在亞特蘭大西南方的Chattahoochee Hills。為觀眾呈現三天的音樂派對,表演者分佈於八個舞台,提供多種音樂類型與知名藝人,如Tiesto、Jamie Jones、Dubfire、A-Trak、Joris Voorn等,星光摺摺。

活動基本還是遵守嚴格的無藥物政策,Mr.Kent說入場人士需滿21歲,現場保全將會領緝毒犬搜索並沒收所搜索到的藥物,另外現場還有約近三十隻保全攝影鏡頭,來搜尋潛藏在人群中的藥頭並保護來參加活動的人士。

Steve Pasierb,the Partnership of Drugfree.org的總裁認為DanceSafe這樣不過是半吊子的處置,只是降低了我們對於藥物威脅的感覺而已。“就像是告訴你可以盡情地抽煙,只要你有加上濾嘴就沒事”他說“與其眨眨眼跟點點頭,我們期待看到更多關於藥物的教育”

編按:the partnership of durgfree.org是美國長期關注藥物、酒精濫用的公益團體。

但Missi Wooldridge,這位DanceSafe總裁則不這麼認為。她覺得在活動現場提供資訊給參與者是在救人,就像是告訴人家保險套可以預防愛滋一樣。夜生活也應該列入公眾衛生安全的思考,如同一些歐洲國家一樣。

她更一步指出,許多藥物使用者有年輕化的趨勢,其中很多都對藥物有著錯誤的印象,以為它們是無害的;只有少數知道與酒精混合的下場,或是怎樣才安全。“現在我們的藥物政策還未成型,所以我們能公開的討論它,但無論你將藥物說得多壞,而且在其加注犯罪刑期,會用的人還是會用”她如此說道。

Insomniac Events

Insomniac Events

一些主辦者及Dj也同意。Pasquale Rotella,Insomniac Events,美國最大的電子音樂活動公司創辦人說道,他試著在活動當中提供這些藥物教育,但卻遭到當地當局的阻力重重。2009,他製作了一隻影片,希望向來參與活動的人宣導“別和”藥物一起玩,聯合了包括A Trak、Kaskadec還有Steve Aoki等知名Dj,但卻遭到LA 郡辦公室的禁播,理由是宣傳藥物使用。

Steve Aoki,LA知名Dj指出,在活動現場,保全能做的事情,其實有限。“這些事情已經超出所有人的控制範圍”他說“如果有人要玩大的,那他們在進來之前就會先吃了”

Wooldridge說DanceSafe不是為了知道藥物純度,而是希望能夠提供這樣的服務之餘,同時可以增加關於街頭藥物的資料庫,也瞭解他們的組成。

而Kent(ID&T)說道,像這樣的測驗在歐洲根本沒人會扯到是在鼓勵用藥。

編按:歐洲大型活動入口處,會有像DanceSafe或是政府單位設攤,鼓勵人家拿藥來測驗,告知你的藥物是否安全可用,用量多少以及後果與副作用如何。

像DanceSafe這樣的組織,被認為是在做災害控管,在荷蘭、西班牙、瑞士與澳地利都已運作超過十年,且通常受到警方與政府衛生單位的支持。雖然這樣的處置效果,成效如何難以被確定,但支持者主張這總不是壞事。

在阿姆斯特丹,警方與政府衛生當局,與Unity攜手合作在派對或音樂季當中,發送藥物相關資訊,也已超過十年時間了。

Vivian Schipper,Unity發言人說道,他們的義工會勸告人們,眼前的藥物並無安全劑量,超過一定量有致死可能。

她說他們不會與受驗者糾結於致死的部分,但會告知細節:過高的體溫導致器官衰竭,以致內部出血,最後就是七孔流血,死狀淒慘。“我們不想毫無理由的嚇唬他們”她說“如果你想要這一代年輕人不要受害太大,這是較好的辦法”。

(Visited 3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