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zusing 專訪。於2022-23跨年前夕

Written by Feature, People

聊到多年前在公館 The Wall 的經典派對場域 Korner 中,將其結合東方旋律與工業感的實驗舞曲美名傳遍台灣地下舞場及國際舞台,成長過程在台灣、上海與美國等地來回穿梭的 DJ 兼音樂製作人 Tzusing 與那一首〈日出東方 唯我不敗〉必能勾起令許多樂迷難忘的派對回憶。

同文刊載於海肯

聊到多年前在公館 The Wall 的經典派對場域 Korner 中,將其結合東方旋律與工業感的實驗舞曲美名傳遍台灣地下舞場及國際舞台,成長過程在台灣、上海與美國等地來回穿梭的 DJ 兼音樂製作人 Tzusing 與那一首〈日出東方 唯我不敗〉必能勾起令許多樂迷難忘的派對回憶。 在離開台北,前往上海 All Club 與中國各地走跳的這些年, Tzusing 與許多蟄伏在中國地下場域奮鬥的朋友們度過了嚴峻的疫情挑戰。如今讓很多台灣派對份子感到興奮的是,就在不久前,他回到了台北並加入今年 FINAL 盛大的跨年之夜演出,這可是大家睽違多年後,Tzusing 的返台首秀。 在 2021 年尾於上海、北京出差的筆者(海肯闆闆)HENSION,有幸參與當地許多享有 Tzusing 放送品味的熱鬧夜晚。現在很高興大家都回到了台北,一起迎接新的一年,於是藉著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邀請了電子音樂雜誌「耳朵蟲 Earworm」主理人 Aya 一起與子訢進行我們本次的最新專訪。

同時也邀請大家在新年夜,跟著 FINAL Taipei 與裝置藝術團隊,感受 Tzusing、Lil Mariko、Sandy’s Trace 與 troubl3p 所接連帶來的獨到視聽饗宴。 –

先來問一下,這些年從台灣到中國發展後,現在回到台北的原因是什麼呢?

撇開一些敏感話題,最大差異就是台灣(疫情)已經完全開放,可以飛來飛去。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 2023 年四月要發一張 LP 專輯,這張已經寫好兩年了。是因為發行的歐洲廠牌 PAN 說等可以巡演的時候再發。之前在中國一直無法巡迴,最後就決定搬了回來,把這張搞定,同時準備到處 Tour。 不過現在中國也即將要開放了,很替那些中國的朋友們開心。因為今年上海的 Lockdown 封城管控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我們近年最喜歡子訢哥的一首,是去年混音專輯《Next Life》由 Jon Du Remix 的〈Face of Electric〉。這張更有很多我們一直很愛的 Producer,包括中國實驗電子圈中廣為人知的 Zaliva-D、Hyph11E 等人,還有英國 Hodge 與肯亞的 Slikback,都非常代表性,所以非常好奇關於這張合輯的故事。

謝謝你們的讚美,這張合輯是因為我很喜歡的一個製作人叫 Suda,他們那時廠牌叫 Her Records,影響了我很多。他第一次來上海演出時我就去看,一到現場他剛開始,放的第二首居然就是我的歌,但聽起來比原作更好,我就覺得 WTF~怎麼會這樣? 演完後我過去找他聊天,他說那是他幫我做的一首 Remix。我就覺得 OMG 這太屌,真的做得太屌。然後我就也在想是不是該做點什麼,因為不能只發一首 Remix 單曲嘛,太少了。於是想說不如來找些喜歡的朋友,做一整張 Remix 合輯,就可以跟 Suda 這首一起發行。 其實很多製作人像 Estoc 還有 Gabber modus operandi 他們之前都敲過我,想要我作品的分軌檔案拿去做 Remix。所以很多都是原本累積的機緣。再加上一些我去邀請的像是 Zaliva-D、Hyph11e、Jon Du 等等,最後就這樣很順、很自然產生出來。

我們有聽說許多製作人明年會以 FINAL 的名義發一張合輯,很多台灣的指標人物都有參與其中。關於這張未來大作,有沒有可以跟大家聊聊的呢?

我對那張合輯蠻滿意的,剛好大家都是身在台灣的製作人,做的歌都是我認為能在國際上,與現在最好的那些 Producer 平起平坐,都有到達那種水準,還蠻高興的! 因為我個人不太喜歡那種一定要支持 Local 音樂的想法,有些做得過份了,就會像拿「支持在地音樂」當作宣傳,導致很多人對同鄉產物的講究有所下修。而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製作人,我的標準都一樣的,不會因來自哪個國家而有所不同,都是要追求國際上最新、最棒的聲音。

這幾年疫情對台灣與中國派對場景的影響,你的觀察是?

我認為 COVID 對台灣跟中國電音場景的影響都蠻類似的,就是沒什麼國際的指標音樂人來放歌。但其實有越來越多年輕人對電子音樂有興趣,交流更頻繁後,其實舞客的品味已經變得更開闊了,而我看到太多新的這些年輕 DJ ,不知是本身收的音樂不夠多,還是對不同音樂類型的興趣太窄了? 我自己是蠻失望的。因為我追求的 DJ 是會放一些我沒有聽過的音樂、介紹新的音樂給我,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 DJ 很指標的價值。 有時一首歌沒大鼓也可以放,不一定要那樣整場都哈扣、一路轟到底。可能很多新手 DJ 就覺得,要讓大家跳舞唯一的方法就是給你最炸的。像太過重複的 4/4 拍或一路咚滋咚滋下去,都會造成說一場 Set 變得很單一,都是些聽過、沒有新鮮感的東西,對早已聽膩的人來說,確實是單調了。 其實這不僅是台灣跟中國的通病,我看到整個國際趨勢都是這樣。我們原本在 FINAL 搞,然後到了上海也跟朋友一起在 All Club 推動廣度。像我們這票都是深受 Total Freedom 這類的 DJ 所啟發,就是很敢放、品味深又廣;可以創造一個更多可能性的音樂環境,但現在反而看到的是相反的情況。

關於離開多年後的首場返台演出,有沒有想跟大家說的話,以及接下來的規劃是什麼?

剛剛上一題好像太激動了(笑)就其實是希望像這次可以放些不需要那麼快、那麼炸,可以是些慢的東西,而大家也是可以跳得起來的。然後現在基本上就是正式搬回台北,2023 巡迴都已經排完了,在歐洲有蠻多場的,所以就專心宣傳新專輯,專注在演出中囉!

(Visited 2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