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蹦世代依然活跳。DJ @llen專訪(2/3)

Written by A, Feature, People

如果你參與過十幾年前的瑞舞派對,一定對大小臨檢印象深刻。瑞舞在世界各地始終承受擺脫不去的污名,台灣自然也不會是亂世清流,至今依然有人稱我們為「搖頭族」。過往的臨檢往往導致派對必須中途喊卡,這幾乎扼殺瑞舞場景在台灣的發展。

>>點我前往本專訪第一篇:蹦世代依然活跳。DJ @llen專訪(1/3)

如果你參與過十幾年前的瑞舞派對,一定對大小臨檢印象深刻。瑞舞在世界各地始終承受擺脫不去的污名,台灣自然也不會是亂世清流,至今依然有人稱我們為「搖頭族」。過往的臨檢往往導致派對必須中途喊卡,這幾乎扼殺瑞舞場景在台灣的發展。

 

十幾年過去了,瑞舞的希望火苗近年似乎又再燃起,失樂園計畫更是在文化局支持下的成果。這代表瑞舞和公權力和解了嗎?兩者間的衝突型態有沒有變化?在今天的專訪內容中,@llen將就失樂園計畫的經驗分析這個問題。同時,他也將分享在中國長達六年的Long stay中,對於中國電子音樂場景的一些觀察與心得。

 

█ 台灣的地下場景遭受公權力騷擾的問題還存在嗎?
@:之前我辦派對的時候,最大的干擾就是警察來捉搖頭丸,另外就是沒有申請時,他們會根據集會遊行法趕我們。現在這兩個問題都很少見了,主要的問題變成噪音,因為會有居民檢舉。

 

█ 這樣的問題在瓶蓋工廠也發生了?
@:是的,之前辦派對多半只有警察會來,現在環保局也來了。後來有一次,他們直接過來測噪音。

 

█ 瓶蓋工廠那樣的地點也會吵到人嗎?我第一次去,因為不知道地點,整個場地繞了一圈。我的感覺是沒有聲音,反倒是旁邊的夜市聲音好大。
@:這就是當時我這麼喜歡瓶蓋工廠的原因。為了不吵住戶,我們還特地選靠南港車站的廠房,而不選另兩個更漂亮的,因為那個方向沒有住戶。我們也做過測試,到馬路上一點聲音都沒有。警察又不能透露檢舉人的身分,所以我們不知道到底是哪個方向的民眾被吵到了。那你要我怎樣改善?

 

由於實在不知道哪個方向吵到人,我們後來也去申訴,但是還是被駁回。派對會場的喇吧是朝南港路方向打,原因就是那個方向沒有住家,但是環保局卻直接在那邊測。如果要了解住戶有沒有被吵到,不是應該往住戶的方向測嗎?但那天環保局來的時候我沒有想到,等到後來想到去申訴,環保局還是駁回我們的申訴。

 

1237519_10151679964576713_1509605419_n

圖片來源:南港瓶蓋工廠失樂園計劃派對

 

█ 感覺是否還是政府不了解這樣的活動,有辦法跟政府對話嗎?
@:也不能完全怪政府,最主要的問題還是民眾不了解瑞舞。當有民眾抱怨的時候,政府不敢挺我們。他們不能告訴民眾,你們忍耐一下,這是文化活動,這樣他們會被罵翻。政府得聽人民的話,人民要求他們,他們就得開罰,這樣才能達成人民的訴求。

 

其實更好的方法,應該是假設人民有抱怨,就想辦法做一些隔音設施,盡量讓這樣的活動還是可以成功。其實我聽說南港展覽館的活動也經常被抱怨,現在主辦單位也常被罰,所以活動要準備罰款幾乎已經成了常態。

 

我認為這樣一直罰下去也不是辦法。業者如果覺得有利潤,他們會把罰款當做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政府單位真的要好好想一想,光開罰並不能解決噪音問題。瓶蓋工廠當初也是因為政府想推動文創活動,才讓我們舉行派對活化它。也許某些人會覺得這些派對是暗地不法的活動,但派對的目的確實是推廣數位音樂文化,而這個文化的活動型態就是必須在晚上。政府如果想推廣文創,就應該設法保護或協調,而不是一有人檢舉就以開罰了事。

 

█ 這樣聽起來,往好的方向想,我們至少不用被戴嗑藥派對的帽子了。但反過來說,現在的問題變成是與民眾溝通的問題?
@:其實近年來各種大型派對已經很少被警察「抄」。就算警察去,也很少傳出重大違法事件。所以現在的問題性質確實變成與一般民眾的溝通。像遠在萬里海邊的One Love也碰到這個問題,12點一過他們一樣被民眾抗議,一度被逼得必須把音響關小到幾乎聽不到。

 

█ 連在萬里都碰到,這真的有點誇張了。讓我想到前陣子新聞提到,遠在南投顏氏農場的地球革命一樣被抱怨?
@:所以聽說那個場地明年也不能再辦了。因為活動的關係,顏氏農場周圍民宿全滿,商店裡的人多到前所未見,他們其實很高興。但是後來更外部的周圍居民不支持,所以一樣不能再辦。

 

對於商家來說,派對能帶來觀光收入,他們大多很歡迎。但是對於那些被吵到又沒有利益的人,就可能就抗議。我之前在華中橋辦派對,那裡絕對吵不到人,但一樣曾被報案抗議,理由是很可笑的「械鬥」。現在1999很方便,警察獲報一定得處理,所以未來舉辦派對也許真的需要公關專才加入。

 

1231372_10151679971251713_2121086132_n

圖片來源:南港瓶蓋工廠失樂園計劃派對

 

█ 你怎麼看待中國的的電子音樂場景?

 

@:我2006年去中國,2011年回來,這六年都待在北京。這六年間,看到很多改變。其實最早在2001我就去過中國,當時他們的酒吧裡沒有唱盤,只有CD Player。DJ的CD也都是彼此拷來拷去的,想買唱片會被扣在海關,要不然就是很久才能拿到。好不容易有人拿到好歌,其他人一定是想盡辦法拷貝到。整個環境可以說是「很糟」,你在那邊放Techno一類的音樂,根本沒人知道那是什麼,資訊也比台灣慢很多。

 

但我2006年去時,狀況已經很不一樣了。當時很多DJ開始放黑膠,也有很多DJ帶著蘋果,進展非常快。在我離開時,我感覺那邊的DJ水準至少絕對不落後台灣,也有很多人在創作,概念絕對不比台灣差。

 

我想中國的快速成長,是因為他們的派對組織有很多外國人參與。這些外國人帶入很多歐美辦派對的思維,所以他們的作法受歐美影響很大。台灣有很多本土作法,譬如說側標文化。在台灣,派對宣傳品上常看到很多文字,這都是國外派對沒有的。歐美派對傳單頂多只有名字,在北京大多也是這樣。整體來說,他們的進步真的很大。

 

█ 所以按照你說的狀況,中國的電音場景會不會在幾年內取代日本或是新加坡?

 

@:中國人多錢多,而商業最終還是會向錢走。日本雖然已經有自己的場景,但是全世界的眼光現在看的是中國。在北京上海發生的事國際能見度很高,類似Intro一類的活動全世界都知道。以迷笛音樂節為例,最早一屆只有校內學生加上校外幾個人,加上百名觀眾。到了2006年,它已經成長成三天總合人數七八萬規模的活動了。再看2010年,迷笛音樂節變成巡迴全國的活動。接下來,摩登天空音樂節也循著這樣的模式,變成一個很大的音樂節活動。再接下來又有草莓音樂節。

 

█ 聽起來是確實是很有中國特色的操作方式。

 

@:我前兩天才看到,大陸有一個影視界知名人物提出計畫,一年要在三十幾個省舉辦巡迴音樂節,每個月都要有,而且人數都是幾萬人。大陸他們搞這些事情和我們想法不一樣,他們會把看起來有機會賺錢的東西快速大量複製。往好處想,他們很容易把活動搞大,但是問題就是他們沒有文化底蘊支撐。迷笛有他們培養的群眾,他之所以能那麼紅就是社群支持,這些人把迷笛當成精神指標。其他的活動,就不見得是這樣了。

 

根據我和某些大陸的音樂活動合作的經驗,會覺得某些活動就只是拷貝皮毛而已。迷笛的音樂性質偏重金屬,即使找國外團也都是找風格很純粹的團,名氣是其次。其他的音樂節就會找些流行音樂的大眾歌手,或是選秀節目出身的歌手,活動內容完全變質。這些音樂活動很多聽眾是一般老百姓,甚至是民工,或是一家人穿著拖鞋就進場。還有就是公安常比民眾還多,有些活動甚至會看見公安站成一排。這些狀況其實都還蠻有趣的。

 

1239983_10151679974161713_1325239645_n

圖片來源:迷笛音樂節

 

█ 所以,聽起來雖然危機不少,但確實是有可能的。

 

@:我覺得有可能。像Sensation一類的大型舞會,相信很快就會進入中國。他們有錢人太多,這些有錢人不在意音樂,只在意時尚。只要哪個東西流行,他們很快就會湧上去。也許我們很快就會看到這件事發生。

 

明天就是本專訪的最終回了。@llen將由今年最流行的話題~EDM切入,簡評現今電子音樂的創新度問題,也將對日前Sabotage times對Richie Hawtin的評論發表個人看法。最後,也將談到他對個人未來的規劃。
點我前往參考網頁Richie Hawtin: Why The Techno Pioneer Is No Longer Relevant

 

請點以下連結前往本專訪最後部分
蹦世代依然活跳。DJ @llen專訪,最終回!(3/3)

(Visited 97 times, 1 visits today)